宝兴网 - 国内优秀的生活资讯网站
宝兴新闻网

宝兴记事:那些爱,润物无声

栏目:人文历史    来源:互联网    作者:苏婉蓉    发布时间:2015-09-03 16:05

中广网雅安5月8日消息( 魏宁川记者隆敏)4月25日——5月4日,总队驻宝兴抗震救灾卫生监督工作组在宝兴刚好十天。十天来,我们付出了爱,却感受到了更多的爱,那些爱,细如春雨,润物无声。

你不能从这里走

“你不能从这里走。”这是一位50岁左右的大嫂站在围墙已经垮塌的院子中对我说的。当时我正准备拉开一条挂着“禁止通行”纸板的绳子向灵关镇民生水厂临时取水点走。“为什么?”我边说边穿过了第一道封锁线。“这里是水厂的取水点,不能随便进。”大嫂大声说。“我就是来检查的,你没看见我穿着制服吗?”我继续前进,已经靠近了第二道封锁线。这时,大嫂急了,从院子边的石坎上跳了下来,伸出双手拦住了我的去路:“不行,水厂的人没有通知我。”“怎么回事,难道来检查还要事先通知你?”我反问道。“不管是谁,要到这里来,都必须要得到水厂的同意并且要通知我,不然随便哪个都不能进去,就是部队的都不行.”大嫂寸步不让。我笑了,停下了脚步,这时,和我一起的小婉已经打通了水厂主管的电话告知了我们的来意,水厂主管随即通知了看管水源的大嫂,大嫂放下电话后,稍稍放松了戒备,但仍然伸着手:“给我看你的证件。”我打趣道:“不用这么认真吧。”“这里管着上千上万的人喝水,出不得事情。”大嫂的语气不容置疑。这时我已经掏出证件递了过去,认真比对我和证件上的照片后,大嫂拉开拦路的绳子让我进去,然后跟在我后面,一边提醒我注意路滑,一边不眨眼的看着我检查简易消毒设施、检查消毒剂、采水样。最后,我们提出跟大嫂在封锁线前合个影,大嫂却躲进了屋里。照片上那山很绿,那水很清,青山绿水沁人心脾。

吃吧,不要钱

“吃吧,不要钱。”这是我们在灾区经常听到的一句话。我们在去往穆坪镇最大安置点——体育场安置点的路上,看到路边摆的樱桃红艳鲜亮,随口赞了一句,卖樱桃的大嫂立马把篮子拎到我们面前:“吃吧,不要钱。”洋溢的笑脸让我们感觉很甜很甜。

在去往五龙乡场镇取水点的道路两旁,种着很多樱桃树,树枝挂着累累硕果,令人垂涎,不由多看了两眼。正在采摘樱桃的老乡看见了,热情的招呼:“摘吧,随便摘,随便吃,不要钱。”我们不好意思了,赶紧快步离开。

在从陇东镇回县城的路上,已是中午一点,路过苏村,我们停下车,想弄点开水来泡面,路边帐篷里的老乡立马搬出凳子让我们坐,把我们的茶杯掺满开水,把泡好的面端到我们面前,这时候,我们才发现,我们自己拿来的方便面还在自己手里。

吃吧,不要钱。很平常的一句话,不会让人感动得泪流满面,但却悄悄的滋润着我们的心田。

你们随便住好久都可以

我们的营地有围墙、有可以上锁的铁门,依山傍水还比较开阔。这在两山夹一水几乎没有什么平地的宝兴,特别是灾后,可以说是一种奢侈。

这块宝地原本是一个园艺绿化工程队的营地。我们达到宝兴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先期探路的王立峰对张总说:“其他地方都挤满了,这地方不错,可是他们不同意我们扎营。”张总不信邪:“进去看看。”推开铁门,找到负责人,工程队的项目经理。张总嗓门很大:“老板贵姓?”“免贵姓魏。”“哟,我们这有个你家门哦。”我适时地站出来介绍:“家门,我们是卫生执法总队的,这是我们张总队。”魏经理还在迷糊,张总队开门见山:“我们主要是来负责灾区饮水安全的,想借贵宝地扎营,你给一句话。”魏经理脑袋点的跟鸡啄米:“要得,要得。”于是,营地问题解决。一阵忙乱,安顿好之后,魏经理过来串门,我们这才知道他拒绝了交警队、保险公司和好几拨志愿者队伍的扎营请求。“我看,就你们是来办实事的。”这话让我们一阵窃喜之后感觉到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最后,老魏拒绝了我们一起吃饭的挽留,留下一句:“你们随便住好久都可以。”

现在,老魏和我们成了朋友,互留了电话,相约以后多走动。

我不是你们的人生导师

在宝兴十天,每天晚饭的时候,有一堂必修课,那就是听咱们张老大的唠叨,时间从半小时到一个多小时不等。但兄弟们一点都不觉得烦,都听得津津有味:“比老干妈还下饭。”

“你们年轻人一定要记到,家是第一位的,要好好经营,不管你走到哪里,都有人牵挂,都有人帮你照顾好家,你才没有后顾之忧,你才能干好工作。”张老大从不避讳在我们面前讲他以前是如何哄老丈人开心,讲他和嫂夫人之间的趣事,讲他如何调节夫人和女儿的矛盾冲突,讲他的生活琐事,讲他的人生感悟……

对于我前段时间的消沉,张老大并没有说教,而是用自己的例子开导我,他说:“我知道你为什么消沉,我不给你分析这个。你也算是总队的老人,你知道我的情况,副处实职干了八年科级干部,我没有委屈?但我干的有滋有味,你知道为什么?事业,你干的是你热爱的事业,你在为老百姓干实事。再说一件事,我都快退休的人了,五年三次带队参加抗震救灾,厅里头都有很多人为我抱不平,你也看到了,我没有抱怨过嘛,你要这样想,你做的是积德的事,那么,你还会有不平和委屈吗?”

每天晚饭,气氛都很热烈,我们往往和张老大有不同的看法和意见,毕竟年龄差距在那里——有“代沟”,但绝没有“鸿沟”。争论有时候唾沫横飞,面红耳赤,却从没人生气,张老大也不会,他说:“我不是你们的人生导师,我只是把我的经验与你们分享。”

这经验,成为我们全体队员的共同财富。

心态平,什么都平了

司机宁序,宁司,平头,瘦却很壮实,很干练的汉子。刚到总队不到两个月,却是咱们组除张老大外年龄最大的。

刚到营地,卸车、搭帐篷,宁司都是主力;营地没水,要到几百米外的电力公司旁去拉,50公斤的两个桶,宁司一路小跑用斗车推回来;做饭,宁司说:“手艺不好,我给霄娃打下手。”

28号那天,到乡下的时候淋了雨,感冒了,回到营地就躺下,不想吃饭。宁司把药和温开水端到我面前。还有一次,王立峰在隔壁小帐篷写小结,吃饭时喊他,他让我们先吃不用等他,估计是正在抠脑壳。宁司一声不吭把饭菜给他端了过去。每天早上,不到七点,还是宁司,已经烧好开水并且把我们每人的茶杯里泡好了茶。

从霄娃嘴里,我们了解到宁司也是有故事的人。做过大哥,干过老板,人生用精彩两字都没法形容。我时不时总要观察他一下,他的神态总是非常平和,我能够感受得到他的真诚。但我不是很能理解。

快要离开之前的那天晚上,我和他站在河堤上,沉默半晌,我突兀的问了一句:“你是如何做到的?”宁司却并不觉得突然,他笑了一下:“经历了一些事情,争过,赢过,也输过,现在放手了,回过头看,没后悔,也没觉得啥了不起。心态平了,啥都平了。”

三人行,必有我师。先贤诚不欺我。

你真的没有必要感到内疚

最后,我还要提到一个人——宝兴县大队副大队长婉娇,一位80后的女孩儿。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我们的营地,刚到宝兴的第一天。她来了,留一条马尾,素面朝天,清清爽爽。见到我们一帮人,很不好意思,不大敢说话。在张老大布置工作的时候,掏出一个小本飞快的记录,完了,小声的问我们还需要什么,她会尽量给我们解决。那细细的声音里带着内疚,仿佛她没有帮上我们是天大的错误。

婉妹(这是我们对她的昵称)震后一直和雅安分队一起在重灾区灵关镇。27号,我到灵关镇找疾控队伍协调饮水检测数据共享和协作开展饮水的监督监测工作,婉妹给我带路。路上,我见她脸色不太好,问她咋了,她不好意思说。霄娃悄悄问她,才晓得吃了一礼拜方便面,有点不太习惯。霄娃不由分说塞给她几听罐头,她急了:“我都没有帮到你们。”

以后的几天,婉妹几乎天天给我打电话(我是组里的联络员):“魏老师,你们要点什么不,现在指挥部啥都有,米面油矿泉水都有,我让人给你们送点来吧。”每次我都说不用,每次,我都能感受到电话那头的怅然。可我们真的不想给灾区添麻烦。

离开前一天,我打电话告诉她:“婉妹,我们明天要撤了。”电话那头一阵沉默,我仿佛听到抽泣的声音:“对不起,你们都要走了,我也没有帮到你们。”我很想说,你在这里,你已经尽力,你真的不需要内疚。但我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离开前夜,站在河堤上,远处的宝兴城笼罩在一片迷蒙的光晕中。我伸展双臂,深深的呼吸,我要把宝兴的味道深深镌刻在记忆了。

留下祝福与眷恋,不带走一丝云彩。再见,宝兴。

热搜:宝兴   
ad06
宝兴记事:那些爱,润物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