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兴网 - 国内优秀的生活资讯网站
宝兴新闻网

[治国理政新实践·重庆篇]创新“八问”之四如何让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加速?

栏目:国内要闻    来源:互联网    作者:醉言    发布时间:2016-09-22 16:38

原题目:[治国理政新实践·重庆篇]创新“八问”之四如何让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加速?

电动乘用车AAT产品、第二代电动摩托车AAT产品……如今,西南大学智能传动控制技术研究中心正在抓紧组织生产这些产品。

“这是我们环绕企业需求推出的新产品。”西南大学智能传动控制技术研究中心主任薛荣生教授告知记者,9月底,这些新产品会进入市场。

AAT技术是一种智能化的电动汽车自顺应自动变速器,它代替了传统汽车的聚散器系统、电控变速、液压系统,将电念头、控制器、传动传感机构、自顺应变速机构等高度集成在一起,被誉为机械传动领域的重大革命。

为了把原理变为产品,从试验室走向市场,完成成果转移转化,薛荣生和他的团队已花了30多年时间。

AAT技术转移转化

赚来数亿元技术应用入门费

在今年4月举行的第十二届重庆高交会上,中科高技术控股有限公司以“3亿元技术应用入门费每台车销售提成100元”的价钱,获得了薛荣生团队研发的电动汽车AAT技术的国内独有允许权。

薛荣生告知记者,如今电动汽车广泛能耗特别高,缘由在于其电念头输出的功率与外界行驶阻力不配套。他们研发的电动汽车AAT技术,即使在车辆上下坡、载重、顺风等情形下产生负荷变化,也能不中止动力让电念头的驱动力与行驶阻力一直坚持均衡,完成高效率工作。

如今,电动汽车AAT技术在70多个国家请求了创造专利,已获得我国创造专利授权70多项。

实际上,在去年,薛荣生团队研发的电动摩托车领域的“凸轮自顺应自动变速轮毂”,还以“技术应用入门费1200万元每台车销售提成10元”的价钱,转让给我国最大的轻型电动车出口公司——雅迪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据粗略统计,自1985年开始研发AAT技术以来,已前后有10多家企业向薛荣生及其团队寻找技术允许转让。这也成为我市高校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典范案例之一。

最近几年来,我市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获得了必定成效。去年,我市公布《重庆市高级学校、科研机构众创空间建设与科技成果转化“双百示范行动”实行方案》,提出到当年年末,高级学校和科研机构推出科技成果转化示范性案例100项以上。

到去年末时,全市高校和科研院所转化科技成果1421项目,转化折合资金总额56.93亿元。其中效益显著、可作推行的示范性案例132件。

除薛荣生及其团队之外,市中药研究院以评价价值为3200万元的16项中药制药技术成果占股40%,与重庆多普泰制药股份有限公司、重庆科技风险投资有限公司一起成立混杂一切制企业,估计今年年末投产;重庆机电装备技术研究院研发的新能源汽车变速器转让给綦江齿轮传动有限公司实行生产和技术改良,产品销售直接经济收入5000余万元。

与市场需求对接不密切

转移转化“最后一千米”仍面对挑战

虽然如此,在高校和科研院所中,能像薛荣生及其团队一样对准市场需求做研发的还不太多。

“科技成果转化率偏低还是我市的突出短板,从科技成果到产品,其转移转化过程当中的‘最后一千米’还面对很多挑战。”我市一高校科技创新与成果转化办公室负责人坦言。

去年11月,由重邮自动化学院教授李清都及其团队自主研发的四足机器人——“行者一号”,以连续行走134.03千米的成就,打破此前由美国康奈尔大学“游侠”坚持了4年的纪录。

即使是这么牛的科技成果,从试验室走入市场的过程也其实不简单。在李清都看来,团队的主要精力用于科研,懂技术而不懂市场。如何依据市场需求对四足机器人进行相应的产品设计?又如何提升产品安全性、靠得住性?……这些都是他们亟需处理的问题。

“高校科研成果缺少与企业之间的连接,即使有一些很好的技术成果,但常常缘由是缺少中试环节而不够成熟,企业又怕担风险,所以‘下叉’很谨严,致使很多成果被置之不理。”重庆大学汽车工程学院教授郭钢表示。

我市一家汽车零部件生产企业的负责人也告知记者,在2014年举行的重庆高交会上,他曾“相中”一项技术成果,以后还进行了深刻考核,可最后还是放弃了协作。“缘由是对成果自己还有挂念,缺少信念。”

“在很多企业看来,高校和科研院所的科技成果与市场需求对接不够密切,有的甚至没有摸到市场的‘门’。”市科委有关负责人以为。

即就是薛荣生及其团队,也是苦撑了多年,自己拿锉刀、圆规等粗陋的工具造出原型机,安装在摩托车上试验,并依据市场需求完善成果,直到2007年拿到国家检测中心的各项可行性数据报告,能够进行批量化的工业生产后,才有众多企业找上门来。

打通“转化通道”

让科技成果不再置之不理

前不久,市委书记孙政才在市委四届九次全会第一次全部会议上说,不顾是高校、科研院所还是企业,研究方向都要着眼于市场应用,研究成果都要力图转移转化。

如何让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加速?

“市委四届九次全会提出强化科研项目立题的市场化导向,往后,市级财务科技经费用于市级科技筹划中市场类项目和企业牵头实行的项目比例均不低于80%。”市科委主任李殿勋说,这将促使高校和科研院所的科研人员不能够再“平空假造”,必须从一开始就面向市场进行科研项目立题,然后环绕市场需求做研究。

9月15日,重庆大学“2011汽车协同创新中心”向与之协作的几家汽车企业,搜集了智能驾驶、智能交互等新兴领域的10多项技术需求。这将是其下一步做研究的重点内容。

“有针对性地展开技术研发,将使高校科研有的放矢。”郭钢介绍,实际上,自2012年成立以来,他们已搜集了上百项企业的技术需求,环绕这些需求获得的很多技术成果都获得转化。

“加速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关键要打通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的通道。”郭钢说道。

与重庆大学“2011汽车协同创新中心”不一样,重庆市特种电缆协同创新研究中心则是由企业牵头树立的产学研“多方联盟”,这类试探更有益于紧跟市场展开技术创新。

“我们联合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重庆大学、重庆理工大学等构成战略联盟,一起开发满足市场需求的科技产品。”重庆渝丰电线电缆公司副总经理曾令果介绍,如今,他们已开发出4个类型12种新型特种电缆,一年来新产品销售额冲破7亿元。

“其实,其他省市很多企业或科研院所都设立了对科技成果进行二次开发和转化的研究院。”郭钢建议,往后,政府能够采用后补贴等方法对成果转化进行赞同,鼓励企业积极参加成果中试,打通科技成果转化通道。

“市委四届九次全会提出了很多加速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举动,包含提升科研人员成果转化收益比例,加速发展技术交易市场、创立一批新型孵化载体等,都极大地提振了科研人员展开科研和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信念和积极性,信任今后会愈来愈好。”李璐说。

热搜:创新,科技,重庆   
ad06
[治国理政新实践·重庆篇]创新“八问”之四如何让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