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兴网 - 国内优秀的生活资讯网站
宝兴新闻网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栏目:人文历史    来源:中华网    作者:白鸽    发布时间:2017-06-15 16:50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在座宫崎骏的粉丝们,一定对「三鹰之森吉卜力美术馆」这个名字充满了向往。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三鹰之森吉卜力美术馆是由动画大师宫崎骏在其工作室的基础上亲自设计的,到处充满着吉卜力动画元素,在这里不仅能看到如动画般的建筑和主角形象,还能见到作品原稿等资料,而纪念品商店和主题餐厅也非常受欢迎。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宫崎骏的美术馆,借鉴了他的风格

然而,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是,宫崎骏导演在美术馆开建之初曾说:希望能把三鹰之森吉卜力美术馆建成像百水公寓(Hundertwasserhaus)那样的建筑,希望能融入他喜欢的设计师百水先生的风格。

这个让宫崎骏深受喜爱,美术馆都想建造成此风格的设计师是什么来头呢?

PART A

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这位“百水先生”是谁?

佛登斯列?汉德瓦萨(Friedensreich Hundertwasser)生于维也纳,是奥地利的著名艺术大师。因为他的姓“Hundertwasser”在德文中意思是“百水”,因此他也被尊称为“百水先生”。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年轻时的百水真是帅到爆炸啊!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真心有腔调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百水先生1928年出生于维也纳一个犹太人家庭,原名Friedrich Stowasser。1936年他在蒙台梭利学校读书。在他20岁前,他妈妈的大部分亲属在集中营里遇害,这对他后期的作品影响相当大。1948年,他短暂地在维也纳艺术学院学习,同时也开始了自己的创作。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PART B

一个“弯”的设计师

“直线是恶魔的工具”

——他可能是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

百水先生从六岁起便开始创作绘画,而且展露出对色彩和形状的非凡领悟能力。他常说,“直线是恶魔的工具”。认为曲线是世界上最美的的线条。

因此在其作品中

螺旋状、圆圈式曲折迂回、迷宫一样的形状和线条

以及隐藏其间的千变万化的动植物形象随处可见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如此强烈的个人风格

总能让观者们一眼就能够识别出他的作品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百水先生横跨艺术家、画家、建筑师多领域。他的作品中,最常见的主题是对直线、鲜亮的颜色、有机结构、人类和自然的调和和强烈的个人主义的不啻。尖锐边缘、直角、平行墙壁、划一尺寸等好几种传统建筑学与室内设计规则都被佛登斯列?汉德瓦萨拒绝的。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他的绘画作品、环保主义理想、哲学观、建筑外墙造型、邮票设计、旗标、服装等等艺术方面,都充分体现了他内心的那股难以压抑的、有时甚至令人讶异的艺术见解。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他的作品充满个性和不对称,如此他是被很多人欣赏的同时鄙视的,非常具有争议性。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PART C

宫崎骏欣赏的「百水公寓」

百水先生曾说:“一个人的梦,就只是个梦而已。大家都有这样的梦,梦就会是个新的现实的起点。”百水先生在全球按他的理想一共实践了差不多10栋被称为“自然与人和谐共存建筑”的“百水屋”,其中维也纳的百水屋是最有名的。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这是位于维也纳兰德大街区(Landstra?e district)

包含了一栋一层楼和一栋两层楼的公寓

修建于1983年至1985年间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厌恶对称和规则的理念下

使得百水公寓与传统建筑决裂

大量运用弧线、鲜艳的颜色色块

奇怪的几何形状、随意拼贴的磁砖建造了它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色彩斑斓的墙面像儿童随意涂抹的水彩画

红、橘、蓝、黄、紫

大块大块鲜艳的颜色拼在一起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或许觉得缺少了一些绿色

百水在设计中充分考虑了一个小型公共社区的需要

努力体现回归自然的设计理念

在所有的平台、凉台上都种上了树和灌木

整个楼里现在有大约250棵树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于是一棵棵树从房顶、凉台、窗户里突然冒出

就像是一个色彩互相交错的果园和现代童话宫殿

(日站君猜想正是这样的童话风打动了宫崎骏爷爷)

他还被人们称之为奥地利的“高迪”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而且更有趣的是

这里每家每户的窗户都不一样!

因为在他的设计理念里

每个人都应该有个人化的建筑外观

所以在兴建公寓时,百水都让每个住户

根据自己的喜好来决定自己窗户的大小和颜色

(连房屋外观都可以个人定制好棒啊~)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据说他造房子也很另类,在施工期间,百水鼓励工人们充分发挥自己的创造力,很多镶拼的地方都允许工人们自己创作,他甚至鼓励工人们不要用水平测量仪、角规等这些传统的测量工具,一切都“手工制作”。

因此,有人调侃说,恐怕是因为上帝觉得世界上的房子都太平淡太丑陋,看见百水先生的画很喜欢,所以让百水先生画出一幢房子,然后再由建筑师照着盖。

百水先生和他的百水公寓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维也纳艺术之家 (Kunst Haus Wien)

离百水公寓不远处,便可以看到这座专门展览百水画作的维也纳艺术馆(Kunst Haus Wien) 。设计也出自百水之手,直线同样非常稀少。建筑物墙面与百水公寓颇为相似,但色彩不如后者鲜艳,多运用黑白两色。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在这里,你可以完全沉浸在百水的世界中。三层楼高的艺术馆从外观到内部都是百分百的百水风格。

一层现在是商店和咖啡厅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二楼和三楼收集和陈列着百水先生在各个时期的作品,展品包括他的画作、废物利用的作品,及他的各式各样的设计作品,如奥地利的车牌,德国百科全书的书皮、新西兰的国旗、各国的环保邮票和垃圾焚化厂的模型等。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维也纳艺术馆内的卫生间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这里还收藏了百水一幅画作的宣纸版画,署名是他的日本妻子帮他取的日本名字“丰和百水”。

【插播一条小八卦】

Yuko Ikewada是百水的第二任妻子

是当年百水去日本旅行时遇见的

两人的老照片也是别具风格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PART D

那些独具一格

“百水”设计的其他建筑作品

垃圾焚烧厂(Fernwaermewerk Spittelau)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维也纳一直被人们称之为多瑙河畔的女神。美丽女神风情万种,音乐名城千姿百态。

但现实世界并非神话,维也纳这个具有两百多万人口的城市,每日里制造出的如山垃圾是她风光亮丽背后的另一面。

1992年维也纳市内建起了一座垃圾焚烧厂

维也纳人有意避开“垃圾”这个字眼

按功能命名它为维也纳远程供热厂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百水先生主动请缨,免费为供热厂设计装饰。在百水的巧思包装下,垃圾焚烧厂呈现出不同的风情:

大楼的窗户大小不一

每扇窗户都被红苹果、蓝剪刀等图案围绕

外墙上画着大草莓、蓝水泡、黄钳子等可爱图案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窗户顶多了加冕的王冠

阳台在绿树掩映下生机勃勃,金黄色的圆球烟囱

远远看去,还以为是旋转餐厅

宛如童话世界!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是不是很喜欢呀?

日站君特意给大家找来了详细的介绍视频

罗格纳温泉酒店(Rogner Bad Blumau)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这座“童话小镇”由建筑师兼画家百水设计,原建于1997年。建筑从外立面到内饰,采用的都是柔和的曲线和歪斜的线条,看不到硬挺的直线。“以其丝绸般的温泉水闻名,也以其童话般的城堡建筑吸引人。”这是罗格纳温泉酒店最大的特点。

歪斜的线条,斑斓的色彩,圆形的屋顶

从远处看,好像是绿油草地上长出的一座城堡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除了线条之外,色彩也是营造梦幻气息的重要元素

百水认为色彩代表着“健康和财富”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酒店不仅提供奢华的水疗设施,同时涵盖了由奥地利建筑师百水设计的全面的艺术系统。设有缤纷多彩的外立面和绿化屋面,所有可视表面没有直线条存在。

室内环形水疗馆构成项目核心

同时涵盖多种住宿、游泳、洗浴、餐饮设施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百水和他的Rogner Bad Blumau温泉酒店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螺旋森林(Waldspirale)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位于德国达姆施塔特的Waldspirale是一个综合住宅建筑,建于20世纪90年代,螺旋森林的译名,既反映了建筑的总布置图,又反映了它有一个绿色屋顶花园的事实。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建筑的里面有105间公寓和一个餐厅

它最让人叹为观止是不规则造型

如漩涡的梦幻色彩和模仿不同岩石地层的线条设计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依旧延续着百水建筑每个窗户都是还不一样大小和造型的传统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因为百水先生相信,只有这种不同款式、不同色彩的设计,才能让窗户在建筑中“跳起舞来”,才能营造出健康、有生命力的建筑。

大阪市环境局舞州工厂(Maishima Incineration Plant)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日本版的维也纳远程供热厂。舞洲垃圾处理厂的口号是“融技术、生态、艺术为一体”。主要是针对可燃垃圾和大型垃圾,每天可处理900公吨的一般垃圾及100多吨的巨大垃圾,例如榻榻米、床垫、家具等大型家具。

大坂市内的童话王国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汉德瓦萨车站(bahnhof uelzen)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位于德国北部于尔岑小镇的车站,是德国为了迎接2000年的世博会,特别请奥地利艺术家百水先生来设计与施工的,所以于尔岑车站又称百水车站。

用大量的瓷砖,色彩缤纷

不规则与不对称的几何图形来建构

再次体现地淋漓尽致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车站内有波浪形状的走道,特别的窗户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连公共厕所都色彩绚丽,让人不想离开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虽然规模不大的百水车站并非百水先生的代表作,但已经成为艺术家本人主张自然、反对框架诉求下的体现,更重要的是,这样精美的车站,也能为旅人们在旅行中带来不小的惊喜吧。

大阪儿童广场“孩子们的街”(Kids Plaza Osaka)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专为孩子们设计的游乐场,有趣的窗户

鲜亮的颜色,孩子们一定超级喜欢吧!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吊桥供孩子们玩耍,体验冒险的快乐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太鼓桥和各式各样弯曲的梯子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不仅孩子们可以在里面尽情玩耍,感兴趣的成年人也可以哦,在这么童话般的建筑里,找回童年也是很棒的体验呢!

公共卫生间(Hundertwasser Public Toilets,Kawakawa)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没错,这是位于新西兰卡瓦卡瓦小镇的一处公共卫生间,1988年由百水先生升级重建。

公共卫生间入口处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男女厕入口的标志

形象直观,又充满趣味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走廊设计也是百水标志性的风格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洗手间内部趣味十足

如厕都是一种享受呀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PART E

感谢百水先生为世界带来的童趣

1959年,百水荣获巴西圣保罗艺术双年展大奖。60年代,其在艺术上的辉煌成就不断得到国际间的认可:1962年,百水在威尼斯双年展的奥地利展亭举办个人回顾展;1964年,德国汉诺威著名的凯斯特纳艺术协会为其再度举办个人回顾展。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此外,百水积极致力于创建一所培养创造性人才的艺术学院,并成为德国汉堡艺术大学的客座教授。 1981年,这名生活极端简朴、近乎苦行的艺术家荣获了奥地利国家嘉奖。1985年,由百水设计的市政公寓楼“百水屋”(Hundertwasserhaus)在维也纳落成,再次引起轰动。自1988年起,白水先生每年都会接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委托,负责各种建筑项目的设计。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2000年,百水搭乘豪华油轮“女王马丽二世号”游历太平洋时,由于心脏病突发而与世长辞。艺术家的遗体被送至其生前在新西兰购置的一块土地,安葬在一个叫做“幸福亡者花园”中的一棵黄白杨树下。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

作为奥地利最古怪的艺术家之一,百水先生拒绝理论,相信感官领域,一生排斥直线和刻板,厌恶对称和规则。创造了别具一格的装饰艺术风格:抽象的如梦境一般的画面、明亮艳丽的色彩,令观者仿佛进入了童年记忆里的童话世界,有时近乎天真幼稚,有时又给人离经叛道的疯狂之感。永远怀念百水先生,感谢他为这个世界带来的无限乐趣

热搜:设计   
ad06
这个最痛恨直线的设计师连宫崎骏都是他的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