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兴网 - 国内优秀的生活资讯网站
宝兴新闻网

以微心诉衷情:小宇宙里的铁骨柔情

栏目:都市热点    来源:东方网    作者:谷小金    发布时间:2019-04-08 08:49

《倒霉的幸运日》

《遗孤》

据《青年报》报道:年初,在上海市群众艺术馆里亮相的“中国军警模型作品展”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一个个精巧的模型作品,让大家一睹中国军警们的傲人风采。这些做工细腻、场景真实的模型作品全都出自一个由军人和公安干警组成的模型爱好者团队——旌戈团。他们把对国家、对人民最直白的热爱,全都凝聚在了这一座座微缩的模型中。

旌戈团里的模型梦

作为旌戈团的初创成员,朱肖峥自幼便痴迷各类题材的模型制作,并精于钻研各种模型制作材料和技法,尤其擅长场景模型的设计和制作,曾多次在国内、国际各类模型比赛中获得优异成绩。

朱肖峥对模型的最初印象是小时候哥哥送他的一架飞机模型,从此他爱上了模型,并将这一个兴趣爱好延续至今。在读大学的时候,朱肖峥带着一腔热血,应征参军,两年的海军生活让他对于军人、对于国家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与更浓烈的情感,退役后,他继续创作模型作品,借由在部队时候积累的知识,他对军事题材模型的制作更为擅长和精通。

在一次模型活动中,朱肖峥结识了如今旌戈团的群主,由于两人都有从军经历,又有相同的兴趣爱好,立刻成为了好朋友。这也让朱肖峥意识到,应该为和他们有一样背景的模型爱好者建立一个相互交流的平台:“因为有相似的经历和爱好,我们在交流上会有很多共同的语言,而且像我们这样有共同经历的人,在国内应该还是蛮多的。”于是,三年前,旌戈团就这样诞生了,目前已经有将近七十名成员。

据朱肖峥介绍,旌戈团成立的初衷,除了源于军人对武器装备的特殊热爱和情怀,也是为了推广模型文化、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这是一个有着共同精神信仰、共同经历、共同兴趣爱好的集体。团队成员虽然平时非常低调,但做起模型来却毫不含糊,曾经多次斩获国内、国际专业模型赛事的大奖,团队的模型制作水平在国内模型团队当中也是名列前茅。

更有代入感的爱国教育

对于普通人来说,退伍军人的平时生活和业余爱好其实是不为大家所知的。通过这个模型展,朱肖峥和旌戈团希望展示给大家他们真实的另一面:“其实我们的业余生活也非常丰富多彩,除了参加模型活动,也希望能借此对外界有一个爱国主义的宣传和教育。”

除了军事题材,朱肖峥的创作内容非常广泛,比如高达情景、民用情景等,在他看来,只要是感兴趣的题材,都会去做,并不会限制题材。

最近,朱肖峥又在构思的一件新作品,目前仍在制作,尚未完成:“我设定了一个故事背景,讲的是在抗日战争时期的飞虎队。虽然,飞虎队现在已经远离了我们的生活,但也不能忘记他们当年对中国做出的贡献。所以,我就构思了这样一件作品,我做了一辆中国国家地理的勇士车,希望在2022年,用这样一件作品去纪念或者缅怀当年牺牲的飞行员。届时,通过这辆车可能还会带上某位当年参战的老同志一起去寻迹他们当年的足迹。”他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让观众看到更多的故事情节,让观众们在看到作品之后能有更多的代入感。

关注人性的思考

刚入门模型世界的时候,朱肖峥喜欢想到什么就做什么,但现在的他则会经过完整的构图和构思后才开始动手制作。对生活的观察、对人性的思考,会更多地被融入他的作品中。此外,书籍、电影、摄影作品都是朱肖峥获取灵感的途径。其中,一张由Discovery摄影记者偶然拍下的被熊追赶的照片让朱肖峥制作出了《Watch Out》,凭借该作品,朱肖峥获得了马来西亚世界比例模型公开赛场景组的金奖。

照片上的一群摄影师当时正在进行拍摄工作,不巧却遇上了突然出没的熊,吓得他们慌不择路,这照片正是他们逃跑中偶然拍下的。这个场景让朱肖峥觉得很有意思,于是,他就设计了一个临近河边的场景:陆地上停着摄影工作车,架着摄像机,外出觅食的熊妈妈带着熊宝宝从树林里咆哮而出,河里正游着它们爱吃的鲑鱼,河面上有两个惊恐逃离的摄影师。“这个作品侧面反映了,其实摄影师在野外拍摄的时候,处于一个比较危险的环境。一旦遇到危险,还要带着可以随身的装备赶紧逃跑。”朱肖峥说。

还有一件作品叫《倒霉的幸运日》,展现的是一个探险家在东南亚当地租了辆破皮卡,由于对道路和地形不是很熟悉,车子刹车不及冲到了河沟里去,原本是一件很倒霉的事情,却在此时遇到了上山运木头的大象,在大象的帮助下,幸运地把车拉回到路面上。

正如这两件作品所体现的内容,朱肖峥现在的作品,不管是军事类还是其他题材,在创作构思时,他考虑得更多的是人性方面的内容:“很多人去做军事类场景可能都是跟战争有关,我觉得,战争是比较残酷的,所以说我尽量做战争以外的故事,可以通过战争来考虑到更加人性的一面。我做过几个题材,虽然是在战争,但是战争的背后,双方的士兵还能抛开战争,在私底下成了朋友。”

Qa 生活周刊×朱肖峥

Q:有没有自己比较偏爱的作品?

A:我现在比较喜欢与人、动物、自然有紧密联系的创作。曾经看过一些公益广告,像是“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由于利益驱使,很多动物成了收藏家的牺牲品,所以,我想通过自己的作品来更好地告诉大家,不要去伤害动物,保护好动物,其实就是保护好人类的生存环境。

我做过一个以救援大猩猩为主题的模型《遗孤》。场景讲的故事是,一只受伤的小猩猩正被救援组织抱回车上,但是另一边,树后还躲着一个举着枪的捕猎者,小猩猩的父母已经被他捕杀了。这件作品还会有续集,叫《回家》,讲述小猩猩长大后回家的故事,我有可能把这个故事做成一个系列作品。

另外,还有《倒霉的幸运日》,因为现在很多东南亚国家对大象的保护并不是很好。很多大象一生出来就会被栓上铁链,并进行表演,或者从事一些重体力的活动。如果站在大象的角度,它们肯定是不愿意的,它们也是喜欢自由的,所以说通过这个情景也是要告诉大家,不要去伤害动物。

我之前还做过一个高达的作品《隐藏的故事》,两方交战,有一方已经被击毁了,然后另一方就去救那个驾驶员。虽然战争是很残酷的,但这就是战争背后的人性——虽然你已经被我打败了,但是我还是要救出你。

Q:在模型上,还有什么想挑战的技能?

A:我还想朝影视类发展一下,像是在《流浪地球》里运用了很多模型类的电影道具。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是不是有机会向电影道具方向尝试一下,就像好莱坞每年在电影道具上面花费的资金高达几十亿美金,其实这是一个比较大的市场。如果说,能在一部比较成功的电影中,我也能有所参与,可能会比较有成就感吧,因为没有尝试过。

另外,在处理完手头上的工作后,我也会去尝试制作小比例的仿真动物,这是我近期比较想挑战的。

模型是需要交流的,很多东西是互通的,就像一层窗户纸,如果你没有捅破窗户纸的时候,你对这个东西该怎么做一头雾水,但是当你通过交流了解之后,你就捅破了这层窗户纸,这件东西的制作方法自然也就不是问题了。所以说,这也是为什么我会去国外参加一些比赛,它会带给我更多的交流机会,帮助我提升技法。

热搜:宇宙   
ad06
以微心诉衷情:小宇宙里的铁骨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