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兴网 - 国内优秀的生活资讯网站
宝兴新闻网

腾讯系“追梦人”:创业是一件从0到1的事

栏目:都市热点    来源:中华网    作者:张璠    发布时间:2017-09-26 10:35

数据来源:南极圈 彭春霞/制图

在SEE小电铺创始人兼CEO万旭成看来,腾讯的人才多被“蜜养”,尽管专业本领过人,但缺乏从0到1的狼性。“大公司很多员工没有经历过0到1的过程,一开始就在做1到100的事情,但创业却是一件从0到1的事。”

证券时报记者 卓泳

2013年,肖文杰结束自己的第一段职业生涯,从任职六年的腾讯出走,创办国内首家分期消费电商平台——乐信集团前身分期乐。去年分期乐已完成D轮融资,估值约200亿元人民币。

2014年,在腾讯互娱浸染六年,完整参与了整个移动互联网游戏的发展进程的卫东冬选择“单飞”,打造了“游戏发行品牌”咸鱼游戏,并于今年5月完成了由华谊兄弟(300027,股吧)三轮参投的1.8亿元B+轮融资。

同一时期,在腾讯打造过应用宝、手机管家等亿级用户产品的万旭成也离开腾讯,于2015年创办了专注小程序电商的运营服务平台SEE小电铺,目前已完成了来自IDG、晨兴资本等投资机构数千万美元的B+轮融资。

似乎没有哪个时代会把“创业者”作为一种独立的身份来称呼,而在移动互联网潮起和“双创”战略纵深实施之下,每个人的心里都长出了一个“创业梦”,而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这种让人仰之弥高的互联网巨头则是众多创业者的“黄埔军校”,在整个“双创”中扮演重要角色。

据咸鱼游戏创始人兼CEO卫东冬回忆,就腾讯而言,2013年~2014年间有大批腾讯人奔赴创业的战场。而南极圈统计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腾讯系创业者有11家企业完成IPO,11家企业完成并购,14家企业获得C轮以上融资,29家企业获得B或B+轮融资,111家企业获得A轮融资,其中不乏如趣店、摩拜单车、分期乐、小红书、银客网、拉勾网、悦动圈等一批行业内耳熟能详的明星企业。

揣着梦想从“鹅厂”出走

乐信集团首席执行官肖文杰与腾讯的“缘分”似乎早已被规划好。上大学时的某一天,肖文杰偶然在报刊亭买了一份报纸,这份报纸当天的头版头条是“盛大游戏上市,陈天桥成为中国首富”,作为当时盛大游戏的用户,肖文杰对此感触很大,“那时我们只知道游戏好玩,但没想到背后蕴含着这么大的商业价值,而且在很短时间内,甚至可以超过钢铁等传统行业。”这个事件在肖文杰心里埋下一个互联网创业的种子。

毕业之后,肖文杰脑海里有一股强烈的念头:一定要加入当时最领先的互联网科技公司——腾讯,看看他们怎么做互联网产品。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腾讯的日渐壮大,公司员工不仅被笼罩在腾讯的光环之下,还实实在在地得到了成长和回报,这种“蜜养”让许多员工对出走有心无力,但肖文杰却有着非常坚定的计划:“我的目标是在那打磨五年,然后出来创业。” 就这样,2013年,他从时任腾讯财付通总监纵身一跃,成为消费金融蓝海中的一名普通创业者。

几乎是同一时间在腾讯,也同样是游戏“发烧友”,卫东冬跟肖文杰一样有着笃定的目标,不过卫东冬的目标是:“走到游戏的中心去!”2008年下半年,卫东冬加入腾讯游戏运营部,从移动游戏项目管理到游戏宣发,尽管放弃部门领导的职位,他也总想着离游戏开发岗位再近一点。虽然从一个部门到另一个部门,但始终无法满足卫东冬这颗不安分的心。眼看着一手拥有启动资金,一手有着合适的团队和平台,身边的人也都在创业,卫东冬也按捺不住了,2014年离开腾讯,自己去打造一个集研发、运营、发行为一体的综合性移动游戏企业。

就在同一年,在腾讯打造过应用宝、手机管家等亿级用户产品的万旭成也从腾讯出走,于2015年创办了国内首个小程序电商服务平台SEE小电铺。以实习生的身份进入腾讯,工作一两年后,万旭成发现,自己所做的事情已经不足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在专业上的成长也达不到预期,“天花板”不期而至,彼时,出去创业是万旭成面临的最好选择。

“腾讯给了我们

格局和视野”

对于身处其中的腾讯人,腾讯俨然一所黄埔军校,而对于已经毕业的“校友”来说,腾讯工作的那段经历也对他们日后的事业带来深远的影响。

“小步快跑、快速迭代、用户体验”,这几个词不仅被腾讯人天天挂在嘴边,还在他们心里产生极大的认同感,“互联网是个高速变化的行业,一两年的时间可以让一家公司从山顶跌到谷底,唯快不破。”如何以用户体验为中心来设计产品?如何打造一个对用户更有价值的产品?在肖文杰看来,这些理念可能每个人都听过,但腾讯却把这些理念付诸行动且做到了极致。

刚进腾讯时,肖文杰还只是个普通的产品经理,但短短的几年内,他从产品经理晋升为产品总监,“这不仅仅是个人能力提升所致,腾讯的激励机制起到很大的作用,个人的工作成绩可以很快体现在回报里。”腾讯对员工卓越有效的激励体系让肖文杰觉得非常受用,这对他如今创办自己的公司也有了很深的启发。

给上亿人群做一款产品是什么感觉?这种感受恐怕只有腾讯能给到。受访的几位腾讯系创业者无一不受腾讯庞大的格局和开阔的视野影响。2011年,国内手机游戏刚刚起步,韩国早已领先,彼时腾讯在韩国有分公司,当时CF、DNF等都从韩国引进,这些游戏在中国取得了成功,卫东冬前往韩国继续拓展市场并受到当地公司的特别重视,第一次切身感受到大公司国际版图带来的优势。在此后自己创办公司时,除了借鉴腾讯的组织架构、公司文化等,更关键的是在公司的业务运营中,他也不再拘泥于周边的一亩三分地,而是把视野放得更宽广。

在移动游戏领域,大家总喜欢拿腾讯网易来比较,而卫东冬在腾讯时参与过移动游戏的战略策划,当自己出来创业时,这些都不再是难点,对每家大公司的游戏策略都比较了解,因此在定制方向和布局时,也懂得了做垂直细分,“我们公司的体育游戏做得比较好,源于我在腾讯时受到战略思维的训练影响,有很深的指导意义。”卫东冬说,在腾讯的几年见证了移动游戏的整个浪潮,这是他创业前最扎实的基本功。

而对SEE小电铺创始人兼CEO万旭成来说,腾讯工作的经历则给了他一个互联网企业的商业观和世界观,这些底层观念成了他学习的模型和参照物,“我在腾讯了解了互联网产业发展的规律和内在逻辑,这很大程度上减少我创业时的早期摸索和学习,我们公司在对人的文化和价值观上,偏向于腾讯的风格。”

走出异于腾讯的独立风格

“腾讯系只是一个分类方法,实际上没有太大的意义。”万旭成说。事实上,对于“腾讯系”这个标签,并不是所有腾讯出来的创业者都以之为傲,甚至出现阶段性的抵触。但不可否认的是,腾讯系的创业者往往会受到更多资本的关注。

“我刚开始出来的时候并不想对不认识的人说我是腾讯出来的,的确这个身份有的时候会获得关系和资源,但也不是谁都买账的。”刚创业的时候,卫东冬从不强调自己曾经是腾讯人,接受媒体采访时也不想让他们知道我在腾讯做什么,当时的他觉得是不是腾讯人并不重要。“贴上这个标签,有人会质疑,究竟是你的能力还是平台的作用呢?”面对这样的质疑,卫东冬会在实践中证明,离开大公司的光环,靠自己的能力究竟能走多远。而如今,公司走上了发展的快车道,也获得了B+轮融资,这个时候卫东冬已经不再避讳这个标签,在已经获得别人认可的基础上,这个标签反而能给其锦上添花。

他们来自腾讯,却逐渐走出异于腾讯的独立风格,探索出最适合自己的发展模式。创业之初,万旭成跟其他腾讯系创业者一样喜欢聘用老东家的人才,然而,在创业一年左右,他却发现问题来了,“产品上线以后,大家都在等着用户找上门来,都没有意识去增加用户,而增粉的工作非常考验人。”此时,万旭成发现,就腾讯的品牌和规模来说,吸引用户不是件难事,甚至坐等上门,而对初创公司来说,吸引用户是要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的。

在万旭成看来,腾讯的人才多被“蜜养”,尽管专业本领过人,但缺乏从0到1的狼性。“大公司很多员工没有经历过0到1的过程,一开始就在做1到100的事情,但创业却是一件从0到1的事。”在这方面,万旭成认为,反倒是非大企业系的创业者更能容易做到零的突破,甚至跑得更快。“很多腾讯系的创业者在天使轮或A轮后就做不下去了。”接下来的日子,万旭成在用人上更青睐于聪明、性格皮实的人才。

从依葫芦画瓢到独立出走创业,这是来自大企业系创业者成熟的标志。肖文杰也发现,尽管受腾讯的企业文化和公司体制影响,但任何一家公司所处的行业、环境、阶段不一样,都应该有不同的风格和模式。“我们在腾讯基本不用考虑风险,用户增长和收入增长是单向逐步积累的,要考虑的只是产品要快速迭代、快速创新。但我们做金融的不一样,业务高速增长的时候我会睡不着的,增长出来的是风险还是业绩,根本没法预测,我们对风险要保持高度的敬畏和警惕。”对于肖文杰而言,稳健才是最适合自己公司发展的风格。

谈及大企业系创业者和普通创业者各自的优劣势,卫东冬认为,来自大平台的创业者往往视野更广格局更高,受过系统性的培养,但对于其他普通的创业者而言,没有大企业背景也是一种优势,他们往往更具备市场竞争所需要的品质,更具备创业的狼性。

热搜:创业,腾讯   
ad06
腾讯系“追梦人”:创业是一件从0到1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