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兴网 - 国内优秀的生活资讯网站
宝兴新闻网

缓解资本充足率之“渴”银行猛发永续债二级资本债

栏目:都市热点    来源:东方网    作者:笑笑    发布时间:2019-04-27 16:40

今年以来,商业银行继续启用各种资本补充工具缓解资本金压力。

据上证资讯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商业银行动用永续债、二级资本债、优先股、可转债等工具拟发和已落地的资本补充金额接近1万亿元。其中,最新的一种工具——可补充其他一级资本的永续债,除已经落地的400亿元外,还有4900亿元蓄势待发。

近两年,在资管新规、不良暴露、更严厉的资本监管标准等因素影响下,商业银行饱受资本充足率可能不足的困扰。据华创证券测算,商业银行整体需要补充的资本金大约在4500亿元至6000亿元之间。相比往年,今年商业银行对资本的渴求更为迫切。

新一轮补充资本潮

进入2019年,商业银行继续奔跑在补充资本的大道上。

近期,平安银行在发布一季报的同时,抛出500亿元永续债发行计划,拟补充其他一级资本,首期发行金额将不超过200亿元。该行25日还完成了一笔总额300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发行。平安银行相关人士表示,2019年至2021年,公司将有301亿元二级资本工具和200亿元优先股面临赎回,需用同等级或更高级别资本替代。

在监管部门力促商业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下,永续债落地迅速。这是一种非金融企业(发行人)在银行间债券市场注册发行的“无固定期限、内含发行人赎回权”债券,在国际市场上早已是成熟品种,与优先股类似,都可补充其他一级资本。

今年年初,中国银行400亿元首单永续债落地,票面利率为4.5%,全场认购倍数超2倍,共有约140家机构参与认购,商业银行通过发行永续债补资本由此“破冰”。

据上证资讯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有11家商业银行已发行和拟发行合计5300亿元永续债再融资。此外,还有17家商业银行发行2635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加之已实施的860亿元可转债计划,2家银行拟发的1050亿元优先股,商业银行目前已多管齐下达成“补血”计划合计9845亿元。

商业银行会根据自身的资本结构来选择资本补充工具。从上述数据来看,在资本补充工具箱中,处于政策窗口期的永续债成为今年“补血”新主力。相对而言,优先股今年比较少用,到目前为止只有光大银行和工行披露优先股计划,拟发合计1050亿元。定增计划目前还未出现。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前4个月,二级资本债意外出现井喷,且节奏也快于去年——规模达2635亿元,而去年同期为1148亿元,发行量翻了一番以上,超过去年全年的一半。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说,主要是发行门槛比较低,中小银行用得比较多,比较依赖这种工具。

东方金诚首席金融分析师徐承远解释称,相比其他资本补充工具,二级资本债具备发行门槛低、审批周期短的优势,普适性较好,是商业银行相对高效的资本补充方式。但是相比其他工具,资本补充的含金量最低。

记者注意到,二级资本债发行量井喷,或许与其发行成本降低有关。今年以来,二级资本债发行利率普遍不超过5%,而去年大多在5%以上。

资本缺口压力不减

事实上,不少商业银行已是多次融资补充资本,如大行中的工行、农行,股份行中的平安银行、浦发银行等。农行今年不仅发行了1200亿元的二级资本债,还抛出规模高达1200亿元的永续债计划。而平安银行在年初时则开始实施260亿元可转债计划。

对商业银行而言,资本充足率不仅为了满足监管要求,也决定着杠杆率,影响其盈利能力(ROE)。

然而最近两年,资管新规的实施导致表外资产回表,监管又力促不良加速暴露等,都让商业银行消耗更多的资本金。加之2019年末,我国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要达到国际监管框架《巴塞尔协议III》资本监管标准,资本缺口压力不减。

此外,今年还新添了其他因素。一位大行人士向记者表示,今年之所以还存在资本补充的压力,是因为该行的资产增长也在加快,更多的贷款投放需要更多资本金。而上述平安银行人士表示,今年该行拟出资成立理财子公司,需要消耗50亿元乃至更多的资本。

华创证券在其研报中分析称,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的资本缺口压力大。“从其他一级资本充足率来看,受制于过去其他一级资本补充工具只有优先股,我国商业银行整体其他一级资本较为缺乏,其中农商行和城商行资本结构亟待优化,城商行其他一级资本充足率仅为0.08%,资本缺口压力最大”。

不过,经过去年一轮资本“输血”后,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已有一定提升。根据银保监会数据,截至2018年末,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11.03%,比上年末上升0.28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11.58%,比上年末上升0.24个百分点;整体资本充足率14.20%,较上年末上升0.55个百分点。

热搜:银行   
ad06
缓解资本充足率之“渴”银行猛发永续债二级资本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