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兴网 - 国内优秀的生活资讯网站
宝兴新闻网

四川国理股东内讧雅化集团锂矿资产有失控风险

栏目:商业发展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许一诺    发布时间:2017-07-14 17:31

四川国理股东内讧雅化集团锂矿资产有失控风险

界面新闻记者独家获悉,雅化集团(002497)旗下核心锂矿资产平台——四川国理锂材料有限公司(下称四川国理)正在发生股东内讧。

成都亚商富易投资有限公司、张京云等多位股东以维护股东权益的名义全权委托陈思伟全面介入公司生产经营管理,同时罢免雅化集团方面派驻的管理层、四川国理董事长及法人代表高欣。

这一事件进展或将影响雅化集团对四川国理的经营管理权,甚至不排除失去第一大股东地位。

四川国理股东内讧

张京云、陈思伟、林忠群、李洪、李梁、田树鳌、黄健斌、杨春晖和兰英等自然人股东,以及成都亚商富易投资有限公司高管廖昌宏、成都易高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高管欧宇和廖品荣等11家四川国理股东联名向雅化集团发送《告知函》,指责四川国理管理权交由对方后公司生产经营管理长期处于不正常状态,严重损害了除其自身外其他股东的合法权益。

上述函件指出,未经法定程序(董事会、股东会)审议批准,利用实际控制管理四川国理,雅化集团下属全资子公司(如四川雅化锂业科技有限公司、四川兴晟锂业有限责任公司)与四川国理(包括其全资子公司阿坝中晟锂业有限公司)发生大额、频繁的关联交易,存在输送利益的嫌疑,严重损害了非关联股东的合法权益。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函件还特别指出,关联交易合同签署时未能履行相关程序,相关人员未回避表决,雅化集团实质进行双方代表签署协议。

同时,上述函件的指控还包括,四川国理(含中晟公司)产品销售渠道已被切断(即被雅化集团垄断),造成四川国理与销售市场脱轨,严重侵害非关联股东的合法权益。

其中,雅化集团通过将四川国理的产品出售至其全资子公司四川雅化锂业科技有限公司,再由全资子公司出售至第三方客户,雅化锂业与四川国理存在同业竞争。

因此,上述11家股东一致认为雅化集团涉嫌违反了《公司法》第20条“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或者其他股东的利益”,并要求后者向其他股东提出妥善解决方案。否则,还将采取诉讼等进一步的措施。

公开信息显示,四川国理股权结构为:雅化集团37.25%、张京云12.47%、林忠群8.61%、杭州融高股份投资有限公司8.34%、成都亚商富易投资有限公司7.07%、陈思伟4.60%、李洪4.02%、西藏融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3.73%、上海辰祥投资中心(有限合伙)3.54%、田树鳌2.68%、黄健斌2.12%、成都易高成长创业投资有限公司1.52%、李梁1.47%、四川恒鼎实业有限公司1.24%、杨春晖1.10%和兰英0.23%。上述11家股东合计持股比例高达45.90%。

除此之外,知情人士还透露,由于雅化集团方面派驻的管理层、四川国理现任董事长及法人代表高欣存在无故不履职情况,被股东依法解除罢免董事长及法人代表职务。现在全权委托陈思伟全面介入公司生产经营管理,维护股东权益。

界面新闻记者调查获悉,四川国理2016年度营业收入18929.30万元,净利润2895.05万元。而雅化集团2015年度、2016年度与四川国理的关联交易金额分别为471.30万元、199.22万元,同期与四川国理全资子公司中晟锂业的关联交易金额分别为2853.03万元、6084.94万元。上述关联交易主要是锂产品及运输服务。

对于上述指控,雅化集团方面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一切信息以上市公司公告披露为准。公司方面还没有收到相关《告知函》,但四川国理股东之间的矛盾一直都存在,目前仍然是由雅化集团在负责经营管理,股东之间的诉求不一致很正常,但上市公司并不存在损害其他股东的利益,相关股东的指控并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雅化集团方面还透露,目前公司对于四川国理旗下李家沟锂矿的态度是保持观望态度。由于公司现有锂矿原料是有保障的,完全能够满足订单需求,现阶段是没有必要去开采的。反正矿山还是在那里的,而且矿山开采的资金投入比较大,时间周期也比较长,加上现在股东也那么多,如果说市场前景真的那么好,再开采也不迟的。

雅化集团锂矿资产面临失控?

界面新闻记者调查发现,作为雅化集团锂电产业链的重要一环,其参股37.25%的四川国理对上市公司的重要意义非同寻常。

早在2013年12月20日,雅化集团发布公告称,拟出资3亿元参股增资四川国理,并将取得后者37.25%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并于2014年3月26日完成工商变更。

在收购恒鼎科技前,国理公司下辖三家全资子公司:阿坝州安泰矿业有限公司,阿坝中晟锂业有限公司,汶川新砼建材有限责任公司,实现了从矿山开采到锂电新材料生产销售的全产业链覆盖。其中,阿坝中晟锂业公司电池级碳酸锂产能1800吨,工业级碳酸锂产能2500吨,磷酸二氢锂2500吨,氢氧化锂6000吨,200吨电池级锰酸锂。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增资扩股完成后,四川国理迅速收购四川恒鼎锂业科技有限公司100%的股权。恒鼎锂业下属的德鑫矿业李家沟采矿权储量51.21万吨氧化锂,采矿权证105万吨/年,约折合年锂精矿产量17万吨,相当于目前全球最大固体锂矿供应商泰利森产量的一半,被外界称之为“亚洲最大的锂矿山”。

需要补充的是,在参股四川国理、向上游锂矿山资源拓展的同时,雅化集团还于2014年9月自筹资金8200万元收购四川兴晟锂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兴晟锂业)股东的全部股权,涉足氢氧化锂、碳酸锂生产加工环节,以期与上游锂矿资源形成完整的锂电产业链。

但是,由于雅化集团原拟加码收购四川国理剩余股权被紧急刹车,这直接为日后股东之间的纷争埋下了伏笔。

2014年9月22日,雅化集团拟向张京云等四川国理15名自然人或机构股东发行股份,作价42671.45万元购买四川国理62.75%股权,收购完成后四川国理将成为雅化集团全资子公司。但由于四川国理2014年8月恢复生产后,原有销售市场的恢复以及新客户的拓展未达预期,2014年度经营业绩持续下滑,亏损严重,且短期内能否恢复仍不确定,雅化集团于2015年4月紧急叫停了上述收购事项,向证监会撤回非公开发行股票的申请。

然而,在放弃收购四川国理剩余股权以后,雅化集团还曾经一度考虑全部出售四川国理、兴晟锂业。

2015年11月6日,公司与众和股份在成都签署了《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合作框架协议书》,后者拟通过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形式收购公司四川国理和兴晟锂业100%股权。但最终由于种种原因而到期未生效而自动解除上述协议。

对于这番无疾而终的出售,雅化集团方面当时对中小股东的解释为“公司从直接经营锂产业转为通过持有锂产业上市公司的股份间接参与锂产业,从直接获取锂产业实体经济收益转为通过投资方式分享锂产业成长利益,不同的参与模式均可支撑企业的良性发展”。

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分析指出,根据目前情况来看,由于雅化集团持股比例仅为37.25%,并没有对四川国理形成绝对控股,但考虑到上述11家股东合计持股比例高达已经45.90%,如果二者之间不能尽快对各方利益诉求达成一致的话,雅化集团很有可能失去对四川国理的经营管理权,甚至不排除进一步失去第一大股东的地位。

新接盘方浮出水面?

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四川国理其他股东联名叫板雅化集团的背后,所谓的关联交易损害股东利益等指责并不是股东内讧的根源。

上述人士指出,在锂电池产业链持续快速升温的过程中,雅化集团按兵不动都能够坐享股票市值的持续飙升,但其他股东也存在同样的诉求——目前国内锂矿是非常稀缺的资源,天齐锂业通过对全球锂矿巨头泰利森的控股而实现国内锂电池产业链原材料龙头地位,市值已经超过600亿元,雅化集团的市值也已经接近120亿元。

界面新闻记者调查还发现,原拟与四川国理、兴晟锂业一起打包卖给众和股份的四川华闽矿业有限公司,今年5月已被国内另一家矿业巨头盛屯集团揽入囊中,并更名为四川盛屯锂业有限公司。

公开信息显示,在盛屯集团入主之前,四川盛屯锂业有限公司持有金川奥伊诺矿业100%股权,金川奥伊诺矿业拥有“四川省金川县业隆沟锂多金属矿(扩大范围)详查探矿权”和“四川省金川县太阳河口锂多金属矿详查探矿权”。

界面新闻记者调查获悉,较之于盛屯集团所抢夺的锂矿资源探矿权而言,四川国理的锂矿资源价值非同寻常。

公开信息显示,四川国理是国内重要的基础锂盐生产企业,具有较强的技术实力,其下属子公司中晟锂业目前具有5000吨/年氢氧化锂、1000吨/年电池级碳酸锂生产线,技改完后,将拥有7000吨/年氢氧化锂、6000吨/年电池级碳酸锂的生产能力;四川兴晟拥有一条年设计产能达6000吨的单水氢氧化锂生产线,技改完成后,该公司氢氧化锂合计产能将达18000吨,国内屈指可数。

同时,四川国理下属子公司德鑫矿业之李家沟锂辉石矿资源储量丰富,经四川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化探队勘探,共探获矿石资源量4036.172万吨,折合氧化锂51.2185万吨,是国内主要的大型锂辉石矿山。

根据《采矿许可证》,李家沟锂辉石矿开采矿种为锂矿、铌矿、钽矿、铍矿、锡矿,开采方式为露天/地下开采,生产规模为105.00万吨/年,矿区面积为3.878平方公里,有效期为三十年,目前还处于建设开发前期阶段。

在国内锂资源日益紧张的背景下,四川国理的股权已经成为各方虎视眈眈的抢手货。通过破产重整、即将恢复上市的*ST川化已经公开披露,公司拟向锂电产业链全面转型,计划于2017年底至2018年上半年完成大型锂矿并购,2018年拥有相应配套锂盐产能。而盛屯集团也正在通过收购威华股份的控股权而向锂电产业链开展布局。

一位有色金属行业分析师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目前锂电池原材料主要是来源于锂矿石和盐湖提锂两种,但国内盐湖提锂技术短期内难以获得实质性突破,现有工艺盐湖提锂的主要产品还停留在工业级,想要进一步提纯至电池级就没有任何成本优势了。而锂矿山方面来看,存量的采矿权、探矿权都十分稀缺,增量的部分还有待地质勘探工作的进展,而且从探矿到开采时间周期比较长。

对于四川国理股东内讧,雅化集团的态度很干脆,“如果他们真的不想搞了,直接把股权都卖给我们也行啊,我们控股不是更好嘛?”

界面新闻记者从雅化集团方面获悉,原拟向众和股份出售四川国理等事项,正是四川国理其他股东主导的结果。

知情人士则指出,目前锂矿资源争夺战才已经白热化,现在已经不是2014年、2015年那么低迷的时候了,雅化集团再想要从其他股东手里收购四川国理的股权恐怕没有那么简单,甚至不排除其他股东已经初步锁定了接盘方。但雅化集团方面表示具体情况不知情,目前公司与澳洲银河资源签署了锂精矿的采购协议,上游锂矿资源的保障没有问题。

热搜:四川,股东,资产,风险   
ad06
四川国理股东内讧雅化集团锂矿资产有失控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