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兴网 - 国内优秀的生活资讯网站
宝兴新闻网

起底“山寨版”《人类简史》:职业写手署外国笔名

栏目:人文历史    来源:中新网    作者:安远    发布时间:2017-06-23 11:22
起底“山寨版”《人类简史》:职业写手署外国笔名

在亚马逊书城,九州版《人类简史》图书页面下方,感到被骗的读者打出差评。网络截图

起底“山寨版”《人类简史》:职业写手署外国笔名

集中在2016年5月15日、16日发表的“五星好评”。网络截图

“我居然读了一本假书。”在豆瓣,一位买到《人类简史——我们人类这些年》的读者如此感慨。大量吐槽出现在豆瓣和亚马逊等平台,该书在豆瓣评分低至2.5分,并被打上了“山寨”字样。

然而,真正让读者“大开眼界”的是,这本书山寨了中信出版社出版的、以色列作家尤瓦尔·赫拉利的《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

封面上,九州版《人类简史》与后者版式设计类似,主标题一样,英文副标题仅一词之差。在京东、当当、亚马逊线上,它与后者出现在同一页面或相邻推荐位置。

大量读者因此被误导,购买之后看到内文,才发现这是一本“骗钱的山寨书,还不如百度百科加中学课本”。

起底“山寨版”《人类简史》:职业写手署外国笔名

一本“山寨”名著如何以正规出版物的身份被策划出版,并在市场中扰乱视线?事关图书出版的各个环节以及利益链条上的各个主体。

是“心血之作”还是“流水账”

被山寨的《人类简史》是生于1976年的以色列新锐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的作品。该书在2012年出版后,受到世界学术界瞩目并很快被翻译为近30种文字,畅销全球。

中信出版社在引进版权后,分别于2014年和2017年印行了前后两版《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经过张小龙、罗振宇等互联网圈名人推荐后,火爆网络,据报道销量已突破百万册,成为现象级畅销书。

拿到九州版《人类简史》,记者随手翻至第14页讲述南方古猿的段落、第245页尼德兰革命的段落,发现其大段文字是对百度百科的简单改写,只是通过语句调整规避重复率。

关于南方古猿化石的发现,百度词条是这样表述的:“最早的南方古猿化石发现于1924年。当时,澳大利亚人达特前往南非在约翰内斯堡的一所大学任解剖学教授。他对化石非常感兴趣,经常鼓励他的学生在课余时间去寻找化石。”

九州版《人类简史》对此的描述是:“1924年,在南非约翰内斯堡的一所大学里有一位叫达特的澳大拉亚籍学者,他研究解剖,狂热地痴迷化石,在课余时间也会鼓励学生出门去寻找化石。”

作为一本历史读物,全书没有任何史料考证和注释。最终的参考书目简单罗列了7本国外史学书的中译本,其中还包括了尤瓦尔·赫拉利的《人类简史》。

另外,记者调查发现,九州版《人类简史》的目录与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在2011年首播的100集纪录片《世界历史》的节目列表基本雷同。

在网上,有读者吐槽,目录为“中学历史课本的简单罗列”,而内文“行文不连贯”“东拼西凑”“流水账”。一位网名为“杨Happy”的读者在亚马逊网上商城给这本书打了“一星”,称:“作为一个极端业余的历史读者,整本书几乎没有给我任何有见地的新内容和知识点……喂狗都不愿意给这个。”

起底“山寨版”《人类简史》:职业写手署外国笔名

6月12日,一位图书公司负责人透露,九州版《人类简史》是图书策划人“白丁”的作品。这种蹭热点的跟风书很多,他已见怪不怪。

白丁原名杨郭君,网络标签“90后代表作家”、“四川省散文学会最年轻的会员”。杨郭君名下有一公司,北京华语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语天下),于2015年9月注册。

6月13日,“白丁”杨郭君向新京报记者承认,这本九州版《人类简史》出自其手,不过他并不认为这是一本策划跟风书。

“我们不是跟风,这在行业内很常见,书名相似情况太多了。”白丁说。在他们看来,自己所做的事情是在法律范畴之内的,“没有任何问题”。

这位自称“亚特伍德”的男性声音拒绝透露个人信息。他承认自己“是一个职业写手,靠撰稿为生”。他现居重庆,曾游学美国,因此取了“亚特伍德”的笔名。对于成书和刊发过程,他未向记者透露,并表示“我没有误导读者的意思,我的书也是心血之作。”

这位自称亚特伍德的人表示,2016年初,他投稿给北京华语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白丁征得其同意后,加了“人类简史”的主标题,“要撬动市场,肯定要取一个更能抓住读者的书名才能卖得好。我知道卖得很火,但是如果按照原来的书名肯定不会这么火。”

尽管白丁和自称亚特伍德的人均一口咬定并非山寨《人类简史》,但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这本书的策划可能性极高。

代为发行、好评营销

白丁告诉记者,自己是北京磨铁图书有限公司(下文简称“磨铁”)的前员工,九州版《人类简史》是自己找到磨铁的熟人代为经销的。

磨铁图书是国内最大的民营书商之一。2007年创办,曾打造过《盗墓笔记》、《明朝那些事儿》、《后宫甄嬛传》等多部畅销小说,颇具实力。

在《人类简史》的电子书信息中,品牌策划方显示为磨铁图书的全资子公司“北京磨铁数盟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这是华语天下出的书,磨铁只是代为发行。”6月21日,磨铁图书有关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确认,这本书是白丁找到磨铁的发行同事代为销售。他们公司在知道这本书在网上被质疑后,今年三四月份立即收回了尚未卖掉的图书。

对此说法,一位业内资深从业者分析,一本书要在市场上大卖,没有大公司的发行强渠道也很难做出影响力。

通常图书公司给予渠道方更低的折扣或有利益关系,往往可以获得靠前的推荐位置。上述云南读者告诉记者,自己通过使用购买京东畅读卡来获取尤瓦尔的《人类简史》时,由于属于优惠电子书,页面上仅有九州版《人类简史》一个搜索结果。

在亚马逊商城上,该书显示在2016年5月1日开始线上销售,目前201条评论的评分为2.2星,其中128位读者评价为1星并且对其山寨行为进行了谴责。

但是,这201条评论有54条好评,绝大部分评价时间集中于2016年5月15日与16日两天,且不乏以“前500名评论者”为标签的、较有影响力的评论者身影。其中某些好评更是“驴唇不对马嘴”,被读者识破为是对尤瓦尔《人类简史》的评价。

“刷榜是业界通用的做法”,一位从业者透露。山寨版图书发行初期用来迷惑读者的“好评”,就是刷榜的结果。

此外,一位亚马逊读者评论称此前“去@kindle中国微博底下评论这件事还被删了”。记者还发现,在京东上,此书依然有92%的好评。

尽管白丁自称在4月12日左右接到九州出版社的书面通知后,便开始在亚马逊、京东、当当上将图书下架,“5月期间已经全部下架完毕”,但记者6月14日在亚马逊网上书城搜索“人类简史”,这本山寨书依然在列,并且能成功下单购买。这本书与中信版《人类简史》并列在一个页面,排在第四个搜索结果,依然颇具迷惑性。

各方获利

业内人士透露,在我国一本书必须有书号才能成为正规出版物发行流通。一本图书上市过程中,出版社要先把好内容审核关,而后再评审给予书号。

因此,民营书商一般都是和出版社合作,共同对一本书的内容予以认可,由出版社和民营书商共同出版发行图书。

民营书商与出版社的合作,主要有三种,分别为资本层面合作、版权层面合作,以及出版社仅提供书号、其余由书商一手操办的模式,据多位业内人士透露,目前第三种模式是最为普遍的做法。

如此一来,本来“主要用于内容审查”的书号,变相成为了一种“资源”,买卖书号便成了通行的行业潜规则。

记者从多方渠道了解到,山寨版《人类简史》至少印刷四五万册,虽被撤回但剩余并不多。在通常图书销量1-2万册的市场情况下,显然已经获得了不错的利益。

一本书的成本包括策划、封面设计、书号、印刷、发行等,在这个链条中,负责提供书号的九州出版社、负责发行营销的磨铁图书、负责提供内容的华语天下,各有一定收益。

综合多位业内人士的说法,书号的价格在几千元至两三万不等。而记者从中国出书网处获得的一份表格显示,书号明码标价,平均在1.5万-2万元之间,其中不乏九州出版社、吉林大学出版社等。

业内人士分析,九州版《人类简史》一书的书号费约为1.5万元。

九州版《人类简史》每本书定价39.8元,据业内人士估算,以印刷5万册推算,印刷成本大概在定价的15%以内,同时给予渠道5折以下的折扣,这在利润很薄的图书行业已属平均水平。

内容提供方获得约12%分成,即华语天下的获益估计在10万元左右。

这只是白丁赚的一小笔。据接近白丁的知情人士透露,他曾以策划选题、找写手攒书的手法操作过不少图书,另一本书据说销出几十万册,从中获利约100万元。

伪书、山寨书包围下的维权困境

更早之前,中信出版社从市场反馈得知山寨版《人类简史》的存在,但“因为这些书都是正规出版物,并非盗版,我们并不能采取什么应对措施。”该出版社如此答复《新京报》,其工作人员称,唯一能做的,是“把营销做得更好”。

随着民营图书公司的崛起,出版社与其形成了大量的长期合作,这“实际上弱化了内容的把关流程,给很多跟风书提供了空间”,人民文学出版社营销主任宋强告诉记者,“由此催生把关不严、以量取胜、低价策略等诸多问题,导致大量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

在我国,“著作权法只保护作品,书名并不受法律保护”。所以单从“人类简史”几个字来看,山寨版并未触犯法律。版权律师张志峰分析道,亚特伍德版《人类简史》可以认为是一种不正当竞争行为。

类似山寨名著的行为,在图书出版行业其实是早已长期存在的普遍现象。“不论出版社还是图书公司,都会跟风,只是没有这么毫无底线。”一位从业十余年的图书公司管理者说。

目前,以“没有任何借口”为名的其他跟风书仍在各大网站销售。

2003年,姜汝祥将侵权方告上法庭,并自发开展伪书打假。然而,“我把事情闹得这么大,最后法院判我赢了6万元。”他告诉《新京报》,为了维权,仅律师费便花了5万元,更不论组织团队取证的成本以及隐形时间成本。

此后,他依然经常被侵权,但都选择了沉默。“打击伪书从法律来说,最大的问题是受到侵害的人去打官司其实是亏的,所以很多人选择不去诉诸法律”,他说。

“如果中信在中国有专有出版权就可以去维权”,张志峰说。但鉴于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被侵权方的举证成本和诉讼成本并不低,而赔偿额通常也不会很多。所以,虽然此类事件在出版界已经普遍存在,但“到诉讼阶段的不多”。

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总干事张洪波认为,从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角度讲,应该对相关山寨版伪书从行政监管角度明确规定。对于民营书商,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印刷发行司的监管,仅限于印刷经营层面,对于内容层面的监管则处于真空状态。

从中国出版协会等行业协会来说,亦缺乏对会员单位违反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序良俗的行为进行行业自律的处罚和监管。

张洪波说,如果内容拼凑、剽窃以及使用其他百科知识,且内容有大量错误,可以提交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出版管理司和出版产品质量监督检测中心认定,认定为不合格出版物的,就可以召回并追究相关出版者的责任。

新京报记者 高敏

热搜:山寨   
ad06
起底“山寨版”《人类简史》:职业写手署外国笔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