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兴网 - 国内优秀的生活资讯网站
宝兴新闻网

贾跃亭遭银行“雨天收伞”乐视网易主手里还有啥牌

栏目:产业经济    来源:中国网    作者:苏婉蓉    发布时间:2017-07-11 09:05

乐视网易主

贾跃亭辞职了。7月6日晚,乐视网(300104.SZ)的一则公告,无异于乐视的一只靴子落地了——贾跃亭辞去包括乐视网董事长在内的一切乐视网的职务。

其实,无论乐视是楼塌、宾客散,还是面临贾跃亭口中的“飞升之劫”,7月6日,贾跃亭辞任乐视网董事长前的种种迹象都表明乐视已经不在贾跃亭的控制之中。

6月26日,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川北支行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冻结被申请人乐风移动香港有限公司、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贾跃亭、甘薇名下银行存款共计人民币1236584434.07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财产。

7月4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贾跃亭及乐视控股所持乐视网26.27%的股权中已有99.06%被司法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26.03%。乐视网已于2017年4月17日停牌,按照停牌价30.68元计算,此次被冻结的股权价值159亿元。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今年4月12日,乐视控股已将乐视影业超过1.82亿元的股权质押给融创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此后乐视控股的法定代表人也由贾跃亭变为吴孟。

5月21日晚,乐视网发布公告称,贾跃亭申请辞去乐视网总经理职务。

7月6日一早,贾跃亭便通过微博发表公开信称,自己将“尽责到底”。但外界仍不禁猜测,贾跃亭是否真的要出局了?特别是被视为乐视“救星”的孙宏斌恰是一位“并购狂人”。

当晚,乐视网发布公告称,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这意味者贾跃亭退出乐视上市公司体系。同时,乐视网第三届董事会拟进行改组,董事会成员拟增至8位,孙宏斌已获得提名。

当“缺钱”的贾跃亭遇上“并购狂人”孙宏斌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侯隽 | 北京报道

贾跃亭突遭银行“雨天收伞”

尽管贾跃亭宣称,“再大的挤兑,也挤不垮我们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但因“缺钱”导致的“挤兑”确实是乐视危局的直接导火索。

6月28日,在乐视网股东大会上,贾跃亭公开表示,从去年到现在,整个乐视系累计偿还贷款150亿元左右,其中90多亿元是偿还金融机构的贷款。不过贾跃亭承认,及时还款并未增加金融机构对乐视的信心,“相反的,金融机构还在观望,最终出现了一些‘准挤兑’的现象”。

根据《中国经济周刊》此前报道,在融创宣布投资乐视后,把乐视分成上市系和非上市系,孙宏斌的资金主要注入上市系(乐视网)业务中,而非上市系(即乐视移动、乐视体育、乐视影业、乐视金融、乐视汽车)则主要由贾跃亭自己负责。

贾跃亭承认他所掌控的非上市公司体系的资金反而比危机刚爆发的时候更加紧张。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资料显示,乐视系股权已遭到十余起司法冻结,涉及乐视控股、乐视影业、乐视致新、乐视云等公司。

其中,贾跃亭在乐视控股中9.2亿元股权,已经被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冻结,冻结开始日期为2017年6月30日,冻结期三年。

乐视控股在乐视影业中的股权,也遭到5起司法冻结,涉及上海、北京、山东济南三地的法院。

乐视控股在乐视致新中的股权,遭到4起司法冻结,其中一起冻结已解除,涉及北京、上海的法院。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曾3次冻结乐视致新5743万元股权,其中一起已经解冻;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也冻结了乐视致新5743万元股权。从执行通知书的文号看,这些冻结均发生在2017年。

此外,乐视控股在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中的股权也遭到两起司法冻结。

目前,尚不清楚整个乐视系的债务风险敞口究竟有多大,但有资深风控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称,“招行上海分行的举措对贾跃亭来说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在抵押资产能够覆盖债务的情况下,招行依旧率先冻结抵押资产代表了一种态度,‘晴天送伞、雨天收伞’是银行最基本的措施。”

贾跃亭还留下了哪些值钱的东西

为了稳住上市公司业务和市场恐慌,乐视网在7月4日的公告中紧急澄清称:这次贾跃亭所持公司股份被冻结与乐视网本身无关,对乐视网控制权的影响暂时无法判断,不会影响乐视网正常的生产经营与管理,也不会导致乐视网股权分布不具备上市条件。

作为“ALL in”型创业者的代表,贾跃亭已大量质押手中持有的乐视系股权。

乐视网2017年第一季度公告显示,乐视网前五大股东中有3位进行质押。其中,第一大股东贾跃亭质押股份数量占其持有乐视网股份数量的97.2%;乐视联合创始人刘弘持有乐视网总股本的3.07%,位列第三大股东,质押股份数量占其个人持股总数的48.54%;贾跃亭的哥哥贾跃民持有乐视网总股本的2.2%,他质押了自己持有股份数量的98.48%。

尤其是在贾跃亭“押注”的乐视汽车生态中,贾跃亭为实际控制人的乐视致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将乐视汽车800万元股份质押给北京银叶金宏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占乐视汽车注册资本的80%。

贾跃亭为最大股东的乐视控股,将乐视云26504.7986万元股权质押给一家基金公司,占乐视云注册资本的33.33%。此外,乐视致新、乐视体育的股权也被质押。

那么,贾跃亭手里还有什么牌呢?

据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无论在过去,还是在近期资金链吃紧时,乐视都在拿地。

例如,2013年,乐视在山西临汾落成约3000亩的生态农业产业园;2015年,乐视4.2亿元拿下重庆两江新区195亩纯居住用地和187亩纯商业用地;同年,乐视投资10亿美元,在美国拿下5500亩地,建设超级汽车工业城;2016年,乐视投资30亿元在重庆建设酒店、公寓综合体项目,约16万平方米;2016年12月,乐视2.79亿元拿下浙江德清经济开发区90万平方米工业用地

除已被质押的位于北京朝阳区东四环路边的乐视大厦外,贾跃亭手中商业价值最高的房产莫过于位于北京核心商业圈的世茂工三。乐视正寻求转让此商业地产以应对目前的危机,而融创中国正是潜在的接盘侠之一。而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是,2016年乐视资金链紧张时,贾跃亭表态想要卖掉位于北京核心商圈的世茂工三项目后才和孙宏斌建立了关系。

不过,在6月中旬的乐视影业IP战略发布会上,孙宏斌对此矢口否认。据悉,世茂工三目前被乐视挂牌的价格为40亿元,乐视已与多家全国性房地产企业进行沟通,卷入传闻的包括万科集团,然而并未有真正的接盘侠出现。

对于乐视拥有的地块,孙宏斌曾表示:“莫干山的地块,工业可能用2000亩、4000亩,剩下的政府说你干什么都行,所以我们将来可以在那里开展。”

除了手中拥有的土地,贾跃亭在6月28日乐视网的股东大会上特别提到,像乐视手机、乐视体育、易到等未纳入“聚焦”范畴的业务,“希望在未来两三个月之内,让大家逐步看到乐视这次的决心,以有限的资产获得最大的价值”。话音刚落,易到马上被出手,外界猜测下一个要卖的就是一直亏损的手机业务。

乐视会彻底改姓孙吗

但是,外界没有想到的是,在出手乐视手机之前,贾跃亭将其持有的全部乐视影业股权质押给了融创方面。

另一个重要的细节是,6月19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融创方面提名的独立董事郑路(信威集团副总裁)任职乐视网第三届董事会独立董事。加之此前担任乐视非独立董事的刘淑青,融创方面在乐视网现有的5个董事中占有两席。在融创投资乐视的合同条款中,乐视网公司章程对董事会审批的重大事项范围重新界定,并规定重大事项须董事会超过2/3成员同意方可批准。

加之乐视控股的法定代表人由贾跃亭变更为吴孟,贾跃亭辞去乐视网CEO职务。

外界认为,这一切都表明,贾跃亭正逐步丧失对乐视系的控制权,而孙宏斌的话语权进一步扩大。

尽管5月22日,孙宏斌在融创中国的股东会上说,“有人说我要取代贾跃亭。我觉得很有意思,我为什么要取代他?我取代不了,他们的团队在行业里面已经累积了相当的经验。”但他同时称,对乐视治理结构和管理体系的改善,是写在投资合同里的,是融创可以和应该做的。现在做的调整对乐视是好事,委任CEO也是之前就约定好的,贾跃亭作为董事长还是聚焦战略、产品,这是乐视上市体系走向成熟的标志。

再把时间拉回到半年前的1月15日,对于媒体“乐视姓贾还是姓孙?”的提问,贾跃亭和孙宏斌这两位同样出自山西的商人“惺惺相惜”。

贾跃亭说,这个问题压根儿不用回答,“如果你们相信那个谣言,孙总就不会投乐视了。”孙宏斌说,“我要控制权干吗,累不累?乐视是贾跃亭的半条命,也是我的半条命,他要管,我当然也要管,但是我只是治理结构、管理体系,其他的事情管不了。”

这半年以来,融创不但注入了资金,还完成了收购协议项下的乐视网、乐视影业及乐视致新的目标股份转让登记,同时完成相关董事及高级管理人员的委任。

根据联合信用评级近期发布的关于融创的跟踪评级公告,截至5月24日,融创收购的款项仍有25亿元未完成支付。对此,孙宏斌曾表示 “现在来看,100多亿肯定不够。”

同时,融创还在不断接手乐视的地产资源,目前,融创已经将上海隆视广场50%股权收入囊中,并参与开发重庆两江新区地块,尽管融创并未公布收购隆视广场的股权金额,但通过媒体测算,其收购成本大致在4万元/平方米左右,而乐视此前拿下该地块的楼板价仅为1.8万元/平方米,尽管如此,融创还是可以换回可供其开发的资源。

当年,在融创中国入主绿城中国的并购案反转后,孙宏斌曾在自己的微博里写下一段话:“不做好人,不做坏人,做人。”

7月6日,贾跃亭辞任乐视网董事长,孙宏斌获非独立董事提名。

“买买买”的孙宏斌与他的融创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银昕 | 北京报道

“这是一起传统地产商与互联网公司的跨界新生意。”2017年1月,融创中国与乐视召开“同袍偕行,乐创未来”战略投资暨合作发布会,融创中国宣布一次性向乐视投资150.41亿元时,有人曾做出这样的评价。

“乐视的领导、战略、团队都没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缺钱。”被贾跃亭视为“救星”的孙宏斌曾给出这样的乐视评价。彼时不太有人敢料到,仅不到半年时间,乐视的上市体系和非上市体系都已全面进入“去贾跃亭化”时代。

作为专注于高端房地产项目的融创中国,孙宏斌的商业王国一直以“买买买”作为其扩张和“曲线拿地”的手法。回溯这段历史,似乎可以料想到乐视这一帝国最终的结局。

从监狱中走出的地产大亨

孙宏斌生于1963年,融创成立于2003年。在其生命的头40年,孙宏斌就已拥有一段传奇般的经历。

研究生毕业于清华大学的孙宏斌在取得硕士学位之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柳传志执掌的联想集团,只用了不到两年时间,他就从一个基层职员做到了联想集团企业发展部经理,职权范围遍布联想在全国各地的18家分公司。随着孙宏斌在联想内部的势力持续坐大,外地分公司的经理全部由其任命,财务上也不受联想集团控制。不久,孙宏斌被联想以“挪用公款罪”起诉。1992年8月22日,法院以“挪用公款13万元”的罪名判处孙宏斌有期徒刑5年。经过减刑,孙宏斌最终于1994年3月出狱,其在狱中的时间定格在19个月。

然而,孙宏斌冷静的眼光和机敏的商业嗅觉是柳传志无法忽视的。出狱后,孙宏斌与柳传志再度会面,对之前的过往表示歉意,柳传志随即以联想的名义借给孙宏斌50万元,他利用这笔钱在天津开办了顺驰房地产咨询公司(下称“顺驰”)。2004年,顺驰以127亿元的销售额拿到了房地产行业的销售冠军,但背后的风险也开始凸显,资金链断裂和巨额的土地出让金让顺驰负债累累。2006年,孙宏斌将顺驰出售。

不过,在顺驰失控之前孙宏斌另外创立了融创,他随即将全部精力投向融创。截至2016年年末,融创中国实现销售金额1553.1亿元,跻身中国房企前十位。

“并购狂人”如何“买买买”?

孙宏斌带领融创走上的并购之路在一开始并不顺利。在艰难的2014年,孙宏斌在对绿地和佳兆业的两笔收购案中相继铩羽而归,不过事情在2015年迎来了转机,其灵活的收购策略使融创暂时远离了鲸吞式的整体并购,转而进行单体项目的收购。整个2015年,融创完成了对佳兆业、中渝、天朗、莱蒙等房地产企业位于上海、成都、南京、深圳等地项目的收购。一年后,在融创尚未投资乐视时,孙宏斌在业界已经有了“并购狂人”的称号。公开数据显示,仅在2016年这一年,其在并购和公开拿地两项上的花费就已超过1000亿元,在并购方面,其全年投入高达444.86亿元,完成了至少13笔。

2016年1月4日,融创增持上海浦东新区东郊项目,股权增至58%,9天后的1月13日,融创再度出手,收购苏州新友项目95%股权,紧接着于1月15日收购上海枫丹37.855%股权及债权,2月1日收购苏州德尔太湖湾全部股权和债权。当年9月19日,在最大一笔收购案中,融创以近140亿元收购联想控股附属公司融科智地旗下41个目标公司相关股权及债权。

除了并购,融创在土地公开出让市场上也出手不凡。据统计,融创2016年在全国土地公开出让市场上至少花出567.04亿元。其中,最大一笔花销出现在南京城北地块,融创以总价36.6亿元拍得,楼面价为17945元每平方米,溢价率为105%。孙宏斌认为,在房地产行业销售规模超过10万亿元后,其整体增长不会太多,此时资源会向大企业集中。

但孙宏斌曾公开表示,“土地竞拍停了,因为风险没看明白,我不相信土地市场能这么涨。现在一些土地竞拍我们都没有报名,经济形势和政策环境都不好,土地价格那么贵,风险太大了。”于是,并购成为孙宏斌“曲线拿地”的办法。用他自己的话讲,“土地越来越贵,融创不会再在公开土地市场上拿地了。”兰德咨询总裁宋延庆曾分析说,孙宏斌并购同行公司有三个特点,一是时机上多选择在标的出现危机时;二是手法比较迅速;三是留有余地,可进可退,收购企业不成也不排斥转而收购项目。

“虽然对绿城、佳兆业和雨润的并购都失败了,但因为融创价格好商量、不斤斤计较,在并购市场打响了名声,很多项目都主动找上门来谈合作。”一位房地产业内人士表示。融创凭此掌握了主动权,在目前房地产行业集中度持续攀升的背景下,融创的并购其实顺应了行业的“脉搏”。

2016年夏天,融创的触角伸入二线城市,基本完成全国化布局。2016年下半年,其已进入近30个一线及“大二线”城市,环渤海、长三角、珠三角及中西部地区均有涉及。

“三年后融创会是3000亿的规模。”就在2017年1月与乐视联合召开的发布会上,孙宏斌还对成为房地产巨头的目标念念不忘。

“不想把贾老板‘搞死’,不然钱拿不回来了”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肖翊 | 北京报道

“我们不想把贾老板‘搞死’,不然我们的钱也就拿不回来了。”自2016年第四季度乐视的资金链断裂后,傅先生这是第8次来乐视讨债。

7月6日上午9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来到位于北京朝阳区东四环边上的乐视大厦,大堂已被来乐视讨债的十几个人“占领”,据说讨债者休息时使用的瑜伽垫还是统一购买的。讨债者给前来上班的乐视员工留了一条通道,乐视员工们在他们播放的“乐视还钱!贾跃亭还钱!”的高音喇叭声中穿梭打卡。

“乐视欠了我300万,对于我这样的小企业是致命打击。”一位拒绝透露更多细节的讨债者说,“我的钱也是贷款来的。”这次来的十几个人多是为乐视手机进行店铺建设和活动推广的老板。

“高音喇叭的声音是我录的。”傅先生2016年年底第一次来乐视讨债,他们一开始拉横幅,被警方禁止;在直播平台映客直播,被网警禁止;后来干脆在淘宝买了一个喇叭,录了“乐视还钱!贾跃亭还钱!”在乐视大厦里循环播放。

“每次来解决5%~10%的债务,有的时候什么也解决不了。”这次傅先生们已经来了半个月了,住在270元/天的酒店里,每次来讨债都要花费一两万。“8次一共解决了40%左右的债务。”

“目前我们不方便跟媒体透露太多细节。”傅先生们担心乐视真的倒了,他们一分钱也讨不回来,他们也担心其他的讨债人知道自己跟乐视债务问题解决的进度。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侯隽 | 北京报道

热搜:银行   
ad06
贾跃亭遭银行“雨天收伞”乐视网易主手里还有啥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