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兴网 - 国内优秀的生活资讯网站
宝兴新闻网

9家银行被票据套骗11亿引起交叉连环诉讼!

栏目:产业经济    来源:中国网    作者:安靖    发布时间:2017-07-10 17:18
9家银行被票据套骗11亿引起交叉连环诉讼!

文|金融之家 未澜

金融之家7月7日讯,将民生、兴业、宁波、平安、苏州等9家银行玩弄于鼓掌中,并借道“商业承兑汇票贴现”业务成功“套取”11亿资金的犯罪团伙,以交叉、复杂的作案手法不仅在曲折烧脑的事件本身中绕来绕去,连真相大白后回顾这起刑事民事的起因也让人费劲脑筋。

这桩至少导致7家涉事银行的连环诉讼,仅法院的受理费就达到五十万元至两百万元起的票据案件,目前已至少引发了两地警方的介入。而事件的轨迹也是按照计划有条不紊的实行,可以说是场精心策划的圈套:盘下“空壳公司”、租用银行的同业账户、买通银行内部关键人员,再私刻几枚“萝卜章”。

但和一般单纯套钱目的不同,这起由季铭铭、孙占新二人涉嫌票据诈骗的案件中除了“自由支配”的资金外,还有一部分是想要还清于2015年夏天的“股灾”,季铭铭曾从河北的廊坊银行借巨款投入股市,但不济亏损4亿余元。“还炒股旧债”、“补窟窿”成为主要的作案目的。

在2017年年初,除了季铭铭、孙占新两名头目被检察院批准逮捕外,涉嫌巨额受贿的民生银行三亚分行票据部副总经理姚东也难逃制裁,而迄至2017年6月底,这11亿元票据里他们兑付的现金只有约2.5亿元,因为中间的插曲尤为讽刺,其中有约3亿元资金被北京一家医疗设备公司“同行”同样以票据之名“黑吃黑”套走。为此他们还曾向北京警方报案。2016年11月,北京警方以该医疗设备公司涉嫌票据诈骗罪,立案侦查。

9家银行被票据套骗11亿引起交叉连环诉讼!

这起由商业承兑汇票的票据为“作案工具”引起的案件官司之多、链条之复杂,令人瞠目结舌,而之所以二人能够在众多银行间翻云覆雨,还有一个关键节点——票据中介。

票据中介就是在两公司需要现金支付时,通过签发商业承兑汇票的方式从中收取中介费用,在注明到期兑付日的情况下进行交易,若收到汇票的公司急于变现,可将其折价后,转让让给其他公司或者银行,也就是“贴现”。而这张汇票可能在多个公司,或多家银行间流转,“层层贴现”后的最终持有者在到期日可持票向开票公司兑付款项。

9家银行被票据套骗11亿引起交叉连环诉讼!

2015年4月,季铭铭、展猛仅以5万多元就从王加明、黄泉永手中收购了一家“空壳公司”——杭州汉康公司的全部股权,其中季铭铭占股20%,展猛占股80%。主要目的即使为了做票据的生意,而自季铭铭接手之后,汉康公司再无任何纳税。

有了公司的下一步,就是将猎艳目标盯上了位于偏远边陲之地的村镇银行——贵州黔东南州从江县的从江明月村镇银行(从江村镇银行),及新疆阿克苏地区库车县的库车国民村镇银行(库车村镇银行)两家银行。在以每月200万元的价格分别租下了这两家银行的对公账户后,另一位“合作伙伴”孙占新也开始登场。而案件还有个关键人物,也是这两起总涉案11亿元的票据案的核心中转银行的内部“合作伙伴”——民生银行三亚分行的票据部副总经理的姚东。

2015年7月1日,杭州汉康公司签发了6张金额均为1亿元的商业承兑汇票,收款人是下称中航国运贸易公司。杭州汉康公司为这6亿元票据的承兑人,开户银行为民生银行杭州分行,票据到期兑付日均为2016年1月1日。

而中航国运贸易公司于2014年8月被万春贺买下后,万春贺与孙占新各持股50%,后又成立了北京中航国运科贸有限公司。而无论是中航国运贸易公司,还是中航国运科贸公司,其实都是孙占新用来“倒票”(买卖票据)的公司。

自6亿元票据签发之后,开始了连环的“背书”转让。背书指在票据背面或者粘单上记载有关事项并签章的票据行为,并规定“背书人以背书转让汇票后,即承担保证其后手所持汇票承兑和付款的责任”。而平安银行宁波分行、兴业银行福州分行成为了分别持有3亿元的“背书”者,后来,兴业银行福州分行又将其中的3亿元票据“背书”转让回了平安银行宁波分行。

9家银行被票据套骗11亿引起交叉连环诉讼!

正常的交易环节中,后手从前手那里拿到票时,应将票面款项扣除“过桥费”(即手续费、利润等)后支付给前手。而此次兴业银行福州分行、平安银行宁波分行这两个最终的持票人手中之前的层层“倒票”中并没有真实的现金流转,也就是说直到到了这两家银行手中才向各自的前手——民生银行三亚分行,扣除“过桥费”后分别支付了对应3亿元票据的资金。

季铭铭、孙占新,通过私刻的公章自行制作了《商业承兑汇票转贴现合同》,冒充库车村镇银行,与鄂尔多斯农商行签订了《商业承兑汇票转贴现合同》。而这一系列涉及到八九个环节的票据“背书转让”行为,都发生在2015年7月1日同一天。转让的第二天(7月2日)里,通过层层转贴现,这6亿元票据,又到了民生银行三亚分行的手中。在通过层层扣除“过桥费”后,最终又从民生银行三亚分行到了库车村镇银行手里。

但是,这来来往往的反复间,明知这6亿元票据已在7月1日“背书”转让到了兴业银行福州分行、平安银行宁波分行手中,民生银行三亚分行还是以自己与库车村镇银行之间体量差距过大,不得已才需要找几家银行‘过桥’,才能把资金,打到库车村镇银行的账户上为因允许了行为,而宁波银行北京分行表示:这些“票据流转的主体、顺位、方式、时间,均是民生银行三亚分行精心安排。在票据的流转中,所涉十余家主体,均是民生银行三亚分行事先找好;票据不论是以背书转让还是以合同转让,都是在民生银行三亚分行的主导下短短2天时间内操作完成”。

而能够如此精心筹划的人正是熟知银行内部交易环节的关键人士——民生银行三亚分行票据部副总经理姚东。而姚东也在季铭铭等人手中收取了巨额的“好处费”200万元。

9家银行被票据套骗11亿引起交叉连环诉讼!

尝到甜头后,季铭铭等人如法炮制。在2015年7月6日,杭州汉康公司又签发了另外5张共5亿元的商业承兑汇票。这些票据同样通过层层背书转让最终到达民生银行三亚分行。第二天,以从江村镇银行为起点,通过各家银行的层层转让,这5亿元票据,最终“转到”了民生银行珠海分行手中。由于季铭铭、孙占新已经租下了库车村镇银行、从江村镇银行的对公账户,上述票据金额扣除“过桥费”获得的10亿多元的资金,进入两家银行的账户后,迅速被二人转移到其他的账户里。

2016年1月1日、6日,第一批6亿元票据,与第二批5亿元票据,相继到期。通过背书转让获得这11亿元票据的最终持票人——平安银行宁波分行、兴业银行福州分行、民生银行珠海分行,开始向出票人汉康公司兑现票据,但都由于无法联系和账户余额不足无法兑现。

在距离约定的截止日期2016年6月30日时,涉案的银行开始在还款截止日前的几个月内开始了连环诉讼:

兴业银行福州分行起诉了它的“前手”——平安银行宁波分行,并将民生银行三亚分行列为第二被告。

平安银行宁波分行,起诉其“前手”——民生银行三亚分行。

民生银行三亚分行,同样起诉了其他银行。

一位参与案情的司法界人士表示“兴业银行福州分行、平安银行宁波分行,与民生银行三亚分行之间,是背书转让,按照《票据法》规定,民生银行三亚分行作为‘前手’,对票据的兑付清偿有明确的责任。而民生银行三亚分行可以向库车村镇银行,以及从江村镇银行提起诉讼,要求追索这11亿元的资金。但这两家村镇银行体量太小,注册资本都只有几千万元,不可能有能力来进行11亿元的赔偿”。

巧的是,对外出租账户的这两家银行——从江村镇银行、库车村镇银行分别在2016年7月、2017年2月,更换了各自的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由此,按照这两起票据案各自层层转贴的路径,连环诉讼随之引发。

最后一句:对于这场扑手迷离的案件发展由于多方机构的参与而复杂多变,而案件本身的如何定论还未有明确的结论,但对于各银行的损失是可以肯定的,你觉得涉嫌刑事犯罪的季铭铭、孙占新、姚东等人最终会以何样的惩处收尾?

金融之家(ID:jrzjcom) 互联网金融媒体平台,专注报道互金行业事件动态,挖掘有价值的商业标的,深度追踪行业秘闻,揭露爆料平台问题。喜欢请添加金融之家,获得最快的行业资讯。

热搜:银行   
ad06
9家银行被票据套骗11亿引起交叉连环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