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兴网 - 国内优秀的生活资讯网站
宝兴新闻网

现金净流入超百亿仍陷危机辉山乳业钱去哪儿了?

栏目:产业经济    来源:互联网    作者:樊华    发布时间:2017-03-29 11:19

现金流以百亿元净流入,四年半自身造血亦近百亿,辉山乳业(06863.HK)暴跌危机,仍有大量悬疑待解。

辉山乳业于2013年9月27日在港交所上市之后,现金流表现为持续净流入。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发现,2013财年到2016财年,及2017年财年中期,辉山乳业经营、融资所得现金净额分别达到98亿元、164亿元,扣除投资产生的现金流净流出160亿元,累计现金净流入达到100亿元以上。

融资环境颇佳,基本面尚属良好,辉山乳业为何陷入今天的困境?究竟是什么原因,引爆了辉山乳业的全面危机?大量资金究竟又流向了哪里?

3月28日,辉山乳业发布公告,否认其董事长、实际控制人杨凯挪用公司资金。但蹊跷的是,2016财年,辉山乳业在经营所得现金净额平稳、融资所得资金较大增长的情况下,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却陡升陡降。

2014年以来,辉山乳业股价出现多次下跌,杨凯巨资增持,资金需求明显增加,不得不通过股权质押大量融资,其持有辉山乳业股份,眼下已质押殆尽。此外,杨凯名下还有一家房地产公司。颇为吊诡的是,辉山乳业负责融资、财务的执行董事葛坤,与杨凯关系密切,上周末突告失联。

现金净流入超百亿仍陷危机辉山乳业钱去哪儿了?

辉山乳业执行董事、高级副总裁葛坤

现金流充沛

3月28日,辉山乳业发布公告,承认3月23日与23家银行债权人召开会议,在辽宁省政府的协助下,讨论该公司今年的计划,并寻求银行债权人按正常方式续贷。公告称,中国银行、九台农商行、浙商银行于会上表示,将继续对该公司保持信心。但鉴于最近股价大幅下跌和媒体报道,不能保证这些银行的意见将维持不变。

3月24日,辉山乳业暴跌之后,关于其负债的数据随即开始流传,辉山乳业总资产382.6亿元,总负债418.82亿元,整个辉山乳业已经资不抵债。其中,中国银行、九台农商行分别为其第一、第二大债权人。

然而,辉山乳业的情况究竟如何?披露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9月30日,辉山乳业(上市板块,下同)流动资产为140亿元,非流动资产为201亿元,两者合计341亿元,净资产尚有129亿元。仔细审视历年财报不难发现,如果披露数据属实,辉山乳业的情况不但未至山穷水尽,而且现金流尚属优良。

2013年到2016年,辉山乳业产生了大规模资本支出,金额超过百亿元。财报数据显示,2013财年,其资本支出为7.62亿元,2014、2015财年两年迅速扩张,分别达到46.61亿元、43.9亿元,2016财年降至16.97亿元,四年合计约为115.1亿元。

2013年9月,辉山乳业在香港主板上市,当时发行股票约37.88亿股,每股发行价2.67港元,共募集资金约101.13亿港元,折合约78亿元人民币。上市四年里的资本支出规模,远远超过了IPO募集资金,差达到37亿元以上。

仅仅依靠IPO融资所得,根本无法覆盖辉山乳业的开支用度。但辉山乳业的可用资金,并非只有上市募集资金,经营所产生的现金流,亦可为其提供资金支持。而且按照辉山乳业披露,其上市以来经营现金均为正流入。

根据辉山乳业定期报告披露,2013财年至2016财年,辉山乳业经营现金流均呈净流入,且规模颇为可观,具体金额分别为14.4亿元、11.5亿元、20.8亿元、20.7亿元。而在2017年财年中期报告中,则为30.6亿元,四年半合计达98亿元,完全可以覆盖其资本支出37亿元的缺口。

不仅如此,融资也带来持续的现金净流入。除了完成IPO,辉山乳业的融资活动以银行贷款为主,2013财年到2017中期财报,新增银行贷款所得金额为12.4亿元、57.2亿元、55.2亿元、84.4亿元、78.3亿元,合计达到287亿元以上;偿还贷款金额为8.6亿元、24亿元、36.1亿元、43.2亿元、47亿元,合计约为159亿元,累计贷款净额为128.6亿元。

整个融资活动也是如此。加上2013年上市募集所得资金,扣除其他融资活动的支出后,2013财年至2016财年,辉山乳业的融资所得资金净额分别达91亿元、25亿元、6.16亿元、15.8亿元,四年累计金额为138亿元,加上截至2016年9月30日的25.7亿元,共计接近164亿元。

投资是主要的资金净流出项目。数据显示,在2013年至2016财年,辉山乳业投资产生的净现金流为-13.67亿元、-59.2亿元、-50.8亿元、-40.5亿元;而截至2016年9月30日,则为正流入3.35亿元,合计为-160亿元左右。三者简单相抵,上述财年中,辉山乳业现金净流入接近104亿元。

现金净流入超百亿仍陷危机辉山乳业钱去哪儿了?

大量借款 股份质押殆尽

3月24日,辉山乳业股价暴跌后,债权人会议曾统计,该公司总资产为340亿元,总负债为199.5亿元,与辉山乳业财报披露基本一致。

究竟是什么原因,引爆了辉山乳业的全面危机?

披露信息表明,辉山乳业基本面尚属良好。这是否能说明,如果上市公司没有太大问题,危机可能出在大股东身上?此前,做空机构浑水发布报告称,杨凯至少从公司窃取1.5亿元资产。股价暴跌当天,“董事长杨凯挪用上市公司30亿元资金”的说法开始流传,但3月28日上午,辉山乳业公告否认了这一说法。

除了辉山乳业,杨凯本人及其控制的主体,也在大量借款,这些贷款可能并未流入上市公司。披露信息显示,2015年,杨凯实际控制的冠丰有限公司(下称“冠丰”)曾将所持辉山乳业股份,质押给平安银行,获得24港元贷款。截至目前,贷款余额为21.42亿港元,质押的辉山乳业股份总数为34.34亿股。对于资金用途,辉山乳业并未披露。

根据辉山乳业3月28日公告,称除了质押给平安银行的股份,冠丰还为自身贷款,将持有的19.4亿股质押;为杨凯控制的其他公司贷款质押7.5亿股;且在股票经纪账户中存入33.4亿股,为冠丰获得保证金融资。这些质押融资,均为杨凯及冠丰自身用途。

尽管否认杨凯挪用资金,但疑窦并未解开。辉山乳业2017财年中期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9月30日,该公司短期银行借款已经高达110.8亿元,比2016年3月底的71.3亿元,增加了39.5亿元,所获贷款仍在持续增长。此前,辉山乳业债权方透露,截至2016年9月,该公司银行授信余额140.2亿元,其中信用免担保15.5亿元,担保贷款103.5亿元,抵押贷款21.2亿元,与辉山乳业披露数据存在30亿元差额。

更为蹊跷的是,融资、经营所得净现金均有结余的情况下,辉山乳业拥有的现金或现金等价物,却呈下降态势,而在2016年9月又突然大增。

2015财年,辉山乳业当期经营、融资净现金流入合计约26.9亿元,2016财年则为36.5亿元,2017财年的上半年则接近60亿元。但蹊跷的是,辉山乳业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却在明显减少。截至2015年财年末,这一数字为26.8亿元,2016年只有21.9亿元,减少了4.9亿元。到了2016年9月底,又陡增到82亿元。

对于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的陡升陡降,辉山乳业在定期披露报告中未有说明。而作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及财务负责人,对此应有无法撇开的关联。在3月28日的公告中,辉山乳业承认,自3月21日起,董事会便无法联系执行董事葛坤。2013年上市前,葛坤便为杨凯团队成员,负责集团财务和现金业务,并管理集团与其主要银行的关系。

资金流向何处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辉山乳业走到如今的田地,大量资金究竟又流向了哪里?目前来看,似乎都与杨凯存在密切关系。

杨凯的资金消耗,一部分来自增持辉山乳业。公开信息披露,2014年12月之后,杨凯对辉山乳业进行了四波大规模增持。具体增持时间分别为2015年1月初、2015年4月、2015年7月初到2015年10月底、2016年2月底,增持数量合计多达34.5亿股。增持完成后,杨凯持股数量由此前的64.2亿股,增加到98.7亿股,动用资金达到63.2亿港元之巨。而杨凯增持辉山乳业,或实属无奈之举,股价一再下跌,令其陷入恶性循环。2013年9月登陆港股后,辉山乳业股价曾有过短暂辉煌,一度摸高至3.2港元/股以上。但股价稳定期结束后,数次遭到部分股东抛售,造成股价多次下跌。

2014年2月14日到4月29日期间,辉山乳业出现上市后的第一波大跌,最大跌幅达41.5%,最低价跌至1.6港元左右。事后披露表明,两名财务投资者在此期间分别抛售了2.85亿股、5.18亿股股份。此后,经过半年多的反复震荡,辉山乳业在2014年11月28日再次暴跌。截至当年12月29日,其股价最低跌至1.13港元/股,跌幅达32%。

在此背景下,杨凯或不得已于2014年12月出手增持,增持数量190万股,并在此后迎来了一波反弹。但时隔不久,辉山乳业股东折价大幅抛售。面对危局,杨凯不得不斥巨资接盘,动用资金达20.2亿元。

经此一役,杨凯的资金链可能已经高度紧绷,其在平安银行的贷款便发生在此时。此后不久,辉山乳业股价开启新一轮下跌,这让刚向平安银行进行了股权质押融资的杨凯压力剧增。2015年7月初到2015年10月底,杨凯连续增持辉山乳业达30余次。 然而,在平安银行质押融资所得资金,远不足以满足增持需要。

而就在此时,杨凯仍斥资买入作为其第二大债权人的九台农商银行。港交所披露信息显示,2017年1月12日,九台农商银行(06122.HK)上市之时,杨凯大手笔出资5.38亿港元,以发行价4.56港元,买入该行1.18亿股H股,占后者所发行H股的17.88%。据境外媒体报道,杨凯买入九台农商银行,正是通过冠丰完成。

大股东挪用资金悬疑

不仅如此,关于杨凯挪用辉山乳业30亿元资金投资沈阳房地产,但资金无法收回的传言,也得到部分证实。根据天眼查资料,杨凯名下确实有一家房地产公司,一家名为沈阳万鼎房屋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万鼎房产”)的企业,现任法定代表人亦名为杨凯。该公司成立于2004年5月,注册为沈阳市沈北新区辉山经济开发区辉山街20号,注册资金1000万元,由杨凯、刘朝滨分别出资60%、40%,执行董事、总经理亦由杨凯担任。

而万鼎房产还成立了另外两家房地产公司。资料显示,这两家房地产公司分别为沈阳金田置业有限公司、沈阳凯美置业有限公司,这两家公司注册资金均为10万元,成立时间为2013年5月,全部由万鼎房产出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亦为杨凯。

而通过刘朝滨,则牵出了与杨凯有关的另一家房企。根据天眼查资料,刘朝滨还担任沈阳永丰房屋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永丰房产”)法定代表人,并持有该公司100%股权。注册于2006年的永丰房产,目前注册资金2000万元。

2006年11月27日,永丰房产进行了多项工商变更。变更前,该公司注册资金800万元,股东为沈阳高新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杨凯,变更后,股东变为杨凯一人。变更记录还显示,在此次变更前,杨凯就是该公司董事长。2007年7月,永丰房产增资至2000万元,但仍由杨凯全额出资。直到2008年12月31日,该公司股东、董事长才变更为刘朝滨。

热搜:现金   
ad06
现金净流入超百亿仍陷危机辉山乳业钱去哪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