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兴网 - 国内优秀的生活资讯网站
宝兴新闻网

奶牛工染布病称公司不医治还开除恒天然:在哪治没达成一致

栏目:都市热点    来源:中国网    作者:余梓阳    发布时间:2020-01-07 14:55

“得了我们这个病,会一辈子被人看不起。”

37岁的牧场从业者张某从确诊布鲁氏菌病到今天,过了三年又三个月。这期间,他称因所在公司曾中断治疗,使他病情由急性转为慢性,“这是一种牧区专有的职业病,人染上后身上各个关节火辣辣的痛,干不了重活,就是一废人。”

玉田县农业农村局调解证明

河北唐山市玉田县农业农村局一名李姓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2017年至2019年10月30日,玉田县农业农村局曾为牧场患布病的十几位员工,与其所在公司工作人员关于患病员工治疗的问题多次进行调解。“张某他们想去内蒙古治病,协调不下来,现在公司让他们走法律途径。”

(一)

2016年8月25日,张某已持续低烧一周,关节疼痛让他没法下地,不久前他还能轻松扛起200斤粮食袋子,最近却老是“头疼、关节痛,还浑身使不上劲。”同事劝说下,他去当地传染病医院检查,才得知自己得了布鲁氏菌病(又名“布病”)。

张某是河北唐山市玉田县当地的村民,初中毕业后,从事服装行业。2013年7月,新西兰恒天然集团在玉田县兴建的第三个牧场开工建设,他被聘为奶厅部门的第一批挤奶工,“服装厂工作没保障,当时看宣传是家大企业,不害臊的说,我是冲着五险一金去的。”

工作一年后,张某从普通员工升为班组长,一个班16人,每天工作8小时,在牧场全程穿戴围裙、口罩、一次性手套和靴子,奔波于牛棚间,忙起来,一组人要挤3000头牛。

可是自从2016年8月患上布病,张某便常常觉得疲惫,关节痛,干不了重活,更没法开展工作,家里的农活只好交给60多岁的父亲。“这病属于传染病,村里人都知道我们有这种病了,都躲得远远的,以前是家里的顶梁柱,现在一辈子被人看不起,对我们的孩子也有影响。”他说。

公开资料显示,布鲁氏菌病,也称为布病,是一种人兽共患的传染性疾病,这类传染病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中被规定为乙类传染病,该病主要流行于西北、东北、青藏高原、内蒙古等牧区,常见的传染源有带菌或发病的牛、羊等,患者多表现为反复高热、大汗、关节痛、淋巴结肿大等症状,该病分急性期和慢性期。

据央视新闻报道,只有同时具备接触过有布鲁氏菌病的牛羊等动物的历史、布鲁氏菌病抗体呈阳性以及具有布鲁氏菌病的典型症状时,才能被称为临床确诊病例。

(二)

“刚开始确诊的是急性,公司让我们去内蒙古接受治疗,那边是牧区,那边人常年得这病,有专业治疗此病的医院,医生经验丰富。”和张某一起去内蒙古治疗的,还有患病员工轩某涛、杨某广、王某浩、黄某洲、孙某林,王某永六位员工,都是30-40岁青壮年,在该公司工作时间有2-6年。

据另一位患病员工轩某涛讲述,他们去的是呼伦贝尔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公开资料显示,呼伦贝尔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为二级乙等,分为布病、肝病两个诊室,共有四名医生,多擅长采用蒙西医结合治疗布病。在此治疗的费用都由公司承担,几个疗程后,大家的病情的确有所好转。

直到2017年7月份他们再次去内蒙古治疗时,却被公司通知返回本地治疗,“理由是农业农村局不允许去外地治疗,必须要在本地治疗。”

接到返回通知的张某等一行人,还未痊愈,便从内蒙古赶了回来,“我们回来后问了相关部门是否是他们要求回来治疗,对方否认,并称只有非典、鼠疫等传染性极强的病种才会强制要求在本地治疗。”记者向玉田县农业农村局工作人员核实,对方称从没以此理由要求患病者回来,也没下发此类通知。

“内蒙古是牧区,此病的高发地区之一。我们在那治疗也有了好转,就想去那治疗。”为了争取去内蒙古治病,张某等人一直和公司协商,“公司回复称在等上海总部的回应,可是哪有几个月还没回应的?”等待的这期间有的人断断续续自费去内蒙古看病,有的人开始试图吃药缓解病情,而他们大多数的经济条件并不能支撑其接受持续的治疗。

几个月过去,由于缺少系统的治疗,张某等人的病情从急性转为慢性,他们认为正是这次中断,导致了他们的病情加重。据呼伦贝尔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诊断书显示,轩某涛在2017年12月19日诊断为慢性布病,张某在2018年5月15日被诊断为慢性布病。

内蒙古自治区综合疾病防控中心一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布病是一种在牧区比较常见的疾病,每年会有一些其他地区感染此病的患者前来看病。“相对没有牧区的省份来说,内蒙和东北等不少医院都有布病科室,一般是在疾病防控中心做出诊断,再给患者建议临床医院。”他称,一旦感染布病,病人在急性期内需及时治疗,如果没有根治,进入了慢性期,会给人体带来损害,比如关节损害,还会让患者失去劳动能力。

工作人员还称,布病的急性治疗期为1至2个月,慢性治疗比较复杂,周期也比较长,治愈率在百分之六十左右。“布鲁氏菌可以顺着血液感染人的各种部位引发并发症,比如脑膜炎、心肌炎,所以要在急性期及时根治。”

(三)

玉田县农业农村局李姓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2017年至2019年10月30日,玉田县农业农村局曾为恒天然玉田三牧场患布病的十几位员工,与恒天然玉田三牧场工作人员关于布病员工治疗的问题多次进行调解。“张某他们想去内蒙古治疗,认为那的医生专业,公司那边的意思是去北京治。”

2018年7、8月份,在农业农村局工作人员的陪同下,一部分人同意去北京治疗。“去的一部分中,有治疗效果比较好的员工,已经返回工作岗位。”李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当初中断治疗是因为公司想让他们去北京三级甲等的医院治疗,而不是防疫站下属的诊所,“公司的说法是内蒙古那边的医院较小,出具的凭证不正规,有时手续不完备,财务下账十分困难。”

“但是公司那边没有不管这事,只是张某他们坚持要去内蒙古治病,后来公司负责人建议走法律程序,我们就没有继续调解了。”李姓工作人员说。

要想走法律程序,先得确定劳动关系,在这之前,张某等人却因为一场拉横幅的事,被公司解除了劳动合同。

2018年3月,张某等人因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被罚款500元

2018年2月,久久没等来总部回应的张某等人,决定去上海总部反映情况,七人在现场拉横幅,被当地警方制止后带回派出所,要求其返回玉田县。张某说,从上海回来后,被石臼窝派出所拘留10天并罚款。石臼窝派出所开具的罚款收据显示,处罚原因为扰乱公共场所秩序。

事发一年半后,在今年10月16日,张某收到一份解除劳动合同的通知,理由为未经公司批准在公司办公延伸场所擅自集结员工并从事不文明聚众活动,并被相关部门给予行政处罚。该行为违反与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第15条解除劳动合同情形中的“因违反法律或法规的规定被处以治安拘留或劳动教养等行政处罚”,因此与张某等人解除劳动合同。

张某对行政处罚没有辩解,可是他认为,病没治好却被解除了劳动合同,而且解除合同的文件上对员工的病情只字未提,“我们没什么文化,之前还能干点体力活,现在啥也干不了,公司又不给我们治病了。”这让张某等人对未来感到十分悲观。

(四)

“布病在畜牧业几乎不可避免,在工作前,公司会告知员工有患病的风险,员工发现疑似病情后,我们会安排他们积极治疗。”恒天然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员工张某患病后,公司在第一时间安排其治疗,工资和五险一金不仅全额发放,还会发放看病的交通费和必要合理的家属护理费,此外会安排人员对患病员工进行心理疏导。直到2018年张某等七人去上海总部拉横幅,造成治安不稳定,公司根据相关的法律法规,对他们进行了开除处分。

至于为何一开始安排患病员工去内蒙治疗,后来又要求其折返,且张某等人要求去内蒙,一直没有得到回应。工作人员对此称,当时听说内蒙牧区常年治疗此病,便选择去牧区治疗。可是后来发现内蒙的医疗费进不了工伤保险,报销困难,加上唐山传染病医院有治疗布病的资质,所以公司要求他们返回社保的定点医院接受治疗。“原则上,员工病情若严重,可向公司申请去北京等大型医院治疗,但目前当时那位负责的经理已离职,我们暂不确定张姓员工是否曾向总部申请去其他医院。”

为何员工在受到行政处罚一年半后,才解除劳动合同,对方称这期间公司内部在决议的同时也在与当地政府沟通。恒天然公司工作人员在与红星新闻记者沟通时表示以上仅供交流,之后会发来一份详细的回复资料,但截至发稿时间,仍未收到书面回复。

张某收到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时,还有一份由他签署的职业病危害告知书,未盖公章

对此,张某和黄某洲称,工作前并未签署职业病危害告知书,却在今年收到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时,收到了一份由他们签署的职业病危害告知书,告知书上日期为2013年10月24日,却未盖公章,“我没签过这字,当时去任职我只签过劳动合同。”张某说。张某承认相关负责人有提到让他们改去北京治病,但那是到后来才安排的,那时他已经不信任对方了。

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四款之规定,劳动者被认定为患职业病的,应认定为工伤。而工伤获得赔偿之前必须向当地劳动保障行政部门申请劳动能力鉴定,劳动功能障碍分为一至十这十个伤残等级,其中一级最重,十级最轻。

“目前我们七个人只有两人拿到了职业病证明,并认定了工伤,想走法律途径是难上加难。”

患病员工黄某洲说,他与另一位患病员工王某浩是最早一批拿到职业病和工伤认定书的患病员工,“此后患病的,公司就没有组织去相关部门鉴定职业病,说是评不上,就没办了。”张某说,慢性病会慢慢感染并发症,“现在的劳动能力鉴定,并不能代表此后布病给身体带来的损害。”

黄某洲职业病诊断证明书

唐山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出具的认定工伤决定书显示,黄春洲在2014年3月-2016年4月恒天然(玉田)牧场做挤奶工,接触布鲁氏菌有害因素2年4月。于8月24日诊断为职业性布鲁氏菌病,被认定为工伤。

在2013年12月23日,国家卫生计生委、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安全监管总局、全国总工会4部门联合印发《职业病分类和目录》中,布鲁氏菌病被归类于职业性传染病,与艾滋(仅限医疗卫生人员和警察)、炭疽、森林脑炎、莱姆病并列。

而职业病诊断,《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应当综合分析下列因素病人的职业史,职业病危害接触史和工作场所职业病危害因素情况,临床表现以及辅助检查结果等。其中没有证据否定职业病危害因素与病人临床表现之间的必然联系的,应当诊断为职业病。

而从中断治疗到现在,张某自费治疗已花费2万多元,张某告诉记者,之后他们会向相关部门申请劳动仲裁,尽管他们知道要重新拿到这些证明并申请到赔偿很难,但他们还是想试试,“自始至终我们也没提赔偿,只想把病治好,我们没钱请律师,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热搜:公司   
ad06
奶牛工染布病称公司不医治还开除恒天然:在哪治没达成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