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兴网 - 国内优秀的生活资讯网站
宝兴新闻网

中建投资本遭遇新开源资金“黑洞”资金最终被用到哪儿去了呢?

栏目:都市热点    来源:中国网    作者:余梓阳    发布时间:2019-12-15 16:01

近日被深交所多次关注。

10月25日,新开源实际控制人等与嘉兴嘉闻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ldquo;嘉兴嘉闻rdquo;)签署了合作协议,嘉兴嘉闻将通过受让股权及受托表决权股份的方式成为新开源新的实际控制人。其中,嘉兴嘉闻股权穿透后由中建投资本(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ldquo;中建投资本rdquo;)近100%持股。

不过,就在上述交易尚未完成之时,新开源爆出原董事长方华生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超9000万元问题。此外,此前由方华生主导投资的一只基金投资款项也被挪作他用,其中新开源出资1.8亿元。

新开源董秘邢小亮向记者表示,嘉兴嘉闻在尽调时对上述事项也都有所了解,这对实控人与嘉兴嘉闻的合作多少会有些影响。

投资款被挪作他用

方华生承认参与出资深圳前海基金的资金实际已被变更使用用途。

2018年1月,新开源子公司北京新开源精准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ldquo;北京新开源rdquo;)与乾元明德资本控股(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ldquo;乾元资本rdquo;)和北京乾元通和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ldquo;通和投资rdquo;)、上海呈霏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ldquo;上海呈霏rdquo;)共同参与出资ldquo;深圳前海中恒富泰基金管理有限合伙企业(有限合伙)rdquo;(以下简称ldquo;深圳前海基金rdquo;)。

基金总规模10.02亿元,其中,乾元资本作为普通合伙人认缴出资200万元,北京新开源作为有限合伙人认缴出资2亿元,通和投资作为有限合伙人认缴出资4亿元,上海呈霏作为有限合伙人认缴出资4亿元。

2018年1月25日,公司向子公司北京新开源转款1.8亿元。北京新开源收款当天将该笔款项以投资款名义转给深圳前海基金。

参与出资以来,新开源多次询问北京新开源该投资的进展情况,都未得到北京新开源的明确回复。直至2019年9月初董事会换届时,公司再次督促方华生追问该投资进展情况,方华生承认参与出资深圳前海基金的资金实际已被变更使用用途。

那么,该基金原计划投向哪里?资金最终被用到哪儿去了呢?

根据邢小亮的说明,该基金原计划主要投资于精准医疗相关行业的成熟企业,但当时并没有明确的被投资企业名单。该基金采用ldquo;3+2rdquo;模式,计划的最短投资期为5年,其中3年投资期,2年退出期。投资期结束时,经全体合伙人一致同意可延长投资期限,但最终退出期应在基金存续期内。此外,原投资协议中有8%/年的保低收益,不过并没有具体约定支付收益的时间或周期。

既然没有明确的被投企业名单,那么如何认定资金被挪作他用?

邢小亮表示,ldquo;根据约定,基金最终投向的行业或具体企业是需要深圳前海基金和上市公司报备的,但后来一直没有得到具体的答复,没有具体的项目名称,我们才去追问这个事。我们现在还正在追问资金的具体投向,初步计划在12月10日前公告回复此事。rdquo;

投资出现问题后,能否拿回投资款成为关注重点。

新开源在11月28日对深圳前海基金事宜进展的公告中表示,ldquo;公司参与前海基金后,由于诸多原因,该项目投资没有达到预期目标。因此,公司决定退出前海基金。方华生作为负责人,有义务于2020年4月1日之前负责返还1.8亿投资款及利息(包括保证该笔资金的安全措施)。rdquo;同时,新开源也在计划与深圳前海基金的其他合伙人协商退出基金事宜。

2.7亿回收存风险

中盛邦、晨旭达、国泽资本等3家公司对公司的欠款分别为230万元、4745.5万元、4500万元。

除前述被挪作他用的投资款外,新开源还有几笔资金被方华生控制的企业占用。

2018年1月至2月,新开源旗下的4家子公司分别与北京中盛邦新材料研究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ldquo;中盛邦rdquo;)、晨旭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ldquo;晨旭达rdquo;)、北京国泽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ldquo;国泽资本rdquo;)发生资金往来。其中,中盛邦是方华生配偶鲍婕持股30.77%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晨旭达、国泽资本为方华生实际控制的企业。新开源在公告中,这些资金往来构成财务资助。截至目前,中盛邦、晨旭达、国泽资本等3家公司对公司的欠款分别为230万元、4745.5万元、4500万元。

11月28日,深交所向新开源下发《关注函》,对上述三家公司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以及1.8亿元投资款被变更用途表示关注。要求补充披露深圳前海基金未达到预期目标的原因,资金被变更用途的具体情形和过程,所有被占用资金实际用途及具体流向以及存在的回收风险等。

记者注意到,10月22日,新开源在给深交所的半年报回复函中表示,ldquo;公司已就晨旭达的往来提了10%坏账损失,国泽资本占用资金本年度会按照10%计提坏账准备,预计上述两笔资金占用会影响本年度净利润约920万元。rdquo;

上述坏账损失计提的依据什么,现在公司是否对上述占用资金的损失情况重新进行了评估?邢小亮表示,按照会计政策,上述两笔资金每满一年按10%计提坏账损失。是否需继续计提具体要看资金往来形成的时点。

不过,方华生本人却正面临财务困境,上述合计2.7亿多元的款项能否全部收回仍存不确定性。

11月24日,新开源公告,方华生所持有的600万股公司部分股份被司法冻结,占其所持股份的28.13%,同时,方华生持有公司股份中累计质押股票1990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票总数的93.29%。不过,对于股权被冻结的具体原因,公告中并未说明。12月5日,记者向邢小亮了解股权被冻结的最新消息,他表示,截至目前方华生未向公司反馈,因此还不了解冻结的具体原因。

10月25日,新开源发布控股股东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的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杨海江、王东虎、王坚强及大股东方华生与嘉兴嘉闻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其中,杨海江、王东虎、王坚强及方华生拟转让股份及拟委托表决权股份的比例合计拟不低于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0%且不高于29.99%,最高将几乎覆盖相关股东所持全部股份。如果这份协议最终执行,嘉兴嘉闻将成为公司的新晋实际控制人。

根据公告,截至目前,相关尽职调查工作已基本完成。大股东挪用、占用资金一事是否会影响到这一交易?邢小亮表示,ldquo;嘉兴嘉闻和公司层面的接触是在10月中旬左右,所以,对上述情况,嘉兴嘉闻方面也是了解的。rdquo;同时他也表示,此事对股权交易多少会有一些影响。

截至发稿前,记者尚未收到深圳前海基金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乾元资本及嘉兴嘉闻方面的回复,而中建投资本方面则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热搜:投资,资金   
ad06
中建投资本遭遇新开源资金“黑洞”资金最终被用到哪儿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