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兴网 - 国内优秀的生活资讯网站
宝兴新闻网

22天6名高管辞职汇源果汁深陷债务危机

栏目:都市热点    来源:中国网    作者:李陈默    发布时间:2019-02-19 11:10

股票停牌,高管辞职,年报未发……汇源果汁(01886.HK)遭遇了不少麻烦。

2月3日的公告显示,汇源果汁非执行董事阎炎、行政总裁吴晓鹏已辞去相关职务。从今年1月13日以来,汇源果汁共计已有6名高管离职。从2018年4月3日发布了停牌公告之后,目前汇源果汁股票迟迟没有复牌。同时,原定于当年3月29日发布的2017年年报并未发布,2018年半年报也未见踪影。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指出,人事变动的风波也许和汇源果汁近年来的低迷业绩状况以及债务危机相关。

在健康风潮的影响之下,曾作为“国民果汁”的汇源,正逐渐被主打冷藏果汁的味全、农夫山泉以及一些热门的NFC果汁品牌蚕食份额。“汇源在果汁上的升级没有充分匹配。同时,非果汁产品也未见明显的推动。”在山东从事包括汇源等饮料餐饮渠道工作的李川(化名)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

《中国经营报》记者就相关问题向汇源果汁方面进行了解,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相关答复。

“空降兵”纷纷离场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自1月13日开始,执行董事崔现国、非执行董事许清流、独立非执行董事赵亚利以及独立非执行董事梁民杰因个人原因等向公司请辞。由于不符合公司提名与薪酬委员会最低人数规定,汇源果汁表示,正在物色合适人选,以尽快填补空缺。

自2018年7月以来,汇源果汁高层已经历了数次变动。而今年截至目前,包括吴晓鹏、阎炎在内,汇源果汁已有6名高管离职。值得留意的是,过去半年内汇源果汁新上任的管理层都是“空降兵”。

其中,时年40岁的吴晓鹏于2018年6月加入汇源,其担任汇源果汁行政总裁仅半年有余。当时就任的公告指出,吴晓鹏在内部控

制、财务金融、企业管理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这不难让人联想到,吴晓鹏的“空降救场”也许是为了帮助汇源果汁摆脱债务与融资上的危机。不过,吴晓鹏在此之前并无快消品运作经验。

所谓的债务危机,起源于2018年3月汇源果汁的一则公告。公告显示,在没有得到董事会批准,没有签订协议,也没有对外披露的情况下,汇源果汁向汇源集团旗下的北京汇源(大股东朱新礼持有该公司绝大部分股权)借出了42.75亿元贷款。这一行为违反了港交所上市规则中关于关联交易申报、股东批准及披露的条款。

随后,汇源果汁发布停牌公告。2018年6月,港交所介入汇源果汁违规事件,要求其对公司股票复牌列出相关条件,包括对相关贷款进行法证调查、公布调查结果、公布所有欠缺的财务业绩等。如果汇源果汁不能在2020年1月31日前达成所有复牌条件,港交所上市部将展开取消其上市地位的程序。

据汇源果汁历年财报显示,2012年至2016年,汇源果汁扣非归母净利润已经连续6年为负值,与此同时,公司负债总额却逐年增加,截至2017年6月已高达115亿元。而近年来汇源果汁得以维持,依赖于政府补贴与出售资产,根据财报,2012年至2016年,汇源果汁获得的政府补贴收入总计已超过7亿元。“债务危机、业绩低迷,都是摆在高管面前的难题。

解决不了,辞职、频繁换人其实是正常的,也就不意外了。”朱丹蓬对记者表示。

汇源果汁的“家族式管理”一直被外界诟病。在广东从事过娃哈哈等饮料经销生意的任敏(化名)对记者表示,“如果一个企业管理层都是老板的同乡或者是有关系的人,这对企业来说并不是好事,对职业经理人来说,也会成为困扰。”

汇源果汁的实控人朱新礼在公司仍然有绝对话语权,公开报道显示,朱新礼的儿子、女儿、胞兄、胞弟、女婿等诸多亲属均曾在汇源果汁出任要职。李川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他所接触到的汇源员工基本都是山东人,“汇源内部还是比较家族企业模式的管理。”

记者留意到,对于汇源果汁而言,“空降兵”离场并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在2013年,前李锦记酱料集团CEO苏盈福出任行政总裁一职。根据《界面》此前的报道,朱新礼曾斩钉截铁地表态说:“哪怕汇源被我新招来的人折腾死了,我也认。”苏盈福上任后开始了激进的改革,然而仅一年后,苏盈福便辞任。

随后,2014年4月,前百事大中华区饮料运营副总裁梁家祥出任汇源果汁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生产运营。同年9月,原常务副总裁于洪莉任职执行总裁。2017年,崔现国接任执行总裁一职,但2018年6月,崔现国也选择了辞去该职位。

产品升级受限

从2008年开始,汇源果汁已经成为中国果汁营业额最大的公司,并在之后的连续7年内稳居纯果汁和中浓度果汁市场占有率第一。来自欧睿咨询的数据显示,在100%果汁这一项中,汇源的市占率仍为第一,但是汇源果汁的

占比正在下滑,对比来看,汇源果汁销量的市场份额从2016年的53.4%下滑至2017年上半年的45.8%,零售额的市场份额则从44.2%下滑至37.5%。

曾经作为“国民果汁第一品牌”的汇源正在遭遇主打健康、冷

藏果汁品牌的狙击,包括味全、农夫山泉以及一些新兴的NFC果汁品牌。在华润万家等商超工作过的赵磊(化名)对记者说,“汇源果汁主打的家庭装、1升装也就是在商超卖场销售,它们在便利店是没办法卖的,而那里是这些冷藏果汁品牌的天下。”

“汇源果汁在北方地区的表现较为强势,春节期间(11月、12月、1月)的销量能占到全年销量的一半以上。南方地区只在个别商超有售,我们曾建议它针对华中和华南地区推出定制版,但始终不见其

有所动作,”朱丹蓬说,“高端果汁前途和空间不小,果汁也是刚需产品,问题就是能不能匹配消费端的要求,包括对口感、包装、渠道、营销等升级,汇源需要在这些方面努力的地方还有很多。”

事实上,汇源果汁并非没有意识到产品升级,在2015年先后推出100%低温冷藏果汁和“鲜榨坊”NFC果汁,其中300ml规格的零售价为18.8元。不过,“鲜榨坊”NFC果汁仅在山东有售。李川对记者表示,“汇源在山东的餐饮渠道出货量还是大的,鲜榨坊NFC果汁也是在山东卖得可以,出了山东省就不好卖了,甚至很多人是不知道汇源也有NFC果汁的产品线。”

100%果汁是汇源赖以起家的业务,并一直占据汇源产品收入的大头,不过近期在逐渐下降,根据其财报,它的果汁营收从2013年的81.5%下降到2015年上半年的65.8%。这和汇源追求更多元产品线的策略相关。记者留意到,汇源果汁在2016年曾大量推出新品,包括“维+”、“萌果星球”等涵盖果汁、轻口味功能饮料、苏打水等多个品类。在此之前,它的非果汁产品屈指可数,包括鸡尾酒产品“真炫”“爱上小时光”植物蛋白饮料。

“消费升级逼迫汇源投入大量费用去研发推广新品,但是产品打开市场需要时间。”任敏表示。同时,还面临不被消费者接受的市场风险,李川对记者说,“在餐饮渠道,我们没有销售过汇源的这些新品,还是以老品橙汁为主。对于新品,消费者的认知很少,我们不敢冒险。”

公开报道显示,2016年,汇源的销售人员从9222人锐减至1332人。“实际上,从很早之前,汇源就存在对业务员、经销商方面不善管理的问题。为了业绩增长,2015年汇源要求业务员如果两个月完成不了任务就必须离开,为此人员流动性很大。”李川说。

他还表示,“对经销商而言,也不容易。主要是控制价格上,不像可口可乐,汇源更多是将产品销售给经销商,至于经销商如何销售通常不予干涉,容易出现价格竞争的情况。在推广上,汇源果汁给到我们经销商的帮助不多,它更多时候将广告资源投放于电视频道等传统的媒介,互联网数字化方面的投放较少。”

热搜:债务   
ad06
22天6名高管辞职汇源果汁深陷债务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