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兴网 - 国内优秀的生活资讯网站
宝兴新闻网

全球风险情绪持续回升日元中长期依然看涨

栏目:都市热点    来源:网易    作者:叶知秋    发布时间:2019-01-22 11:51

[今年第一个交易日,美元对日元更一度上演“闪崩”大戏,在7分钟内暴跌超过400点,创下2009年以来最大日跌幅。]

伴随全球风险性事件频发,传统避险资产日元在2018年领跑G10货币,2018年最后一个季度对美元大涨3.7%。今年第一个交易日早上6:40左右,美元对日元更一度上演“闪崩”大戏,在7分钟内暴跌超过400点,创下2009年以来最大日跌幅。

不过,短线闪崩后,随着风险偏好好转,美元对日元近日不断收复失地。那么,从中长期来看,日元还能否维持升势?多位分析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全球风险情绪改善

1月3日美元对日元那场“闪崩”以来,中美重启双边贸易谈判,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为首的联储官员在此前两周频频“鸽声”嘹亮、美股新一季财报季数据及中国2018年一系列经济数据整体符合预期、市场预期英国有可能避免无协议脱欧等因素,均令市场风险偏好不断回升。

截至第一财经记者1月21日午间截稿时,美元对日元汇价已升至109.60,而1月3日“闪崩”后一度跌至104.87。

瑞银战略分析师格拉斯库克(JohnGlascock)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闪崩”当周,因为全球股市普遍走高,风险情绪改善,作为避险货币的日元和瑞士法郎均录得大量资金流出,为日元8周来首次出现净卖出的情况。而由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重申以政策灵活性来应对即将公布的经济数据和金融状况,美元获得强劲买盘,也是美元在两周内首次录得资金流入。根据其监控到的数据,以对冲基金为首,几乎所有类型的投资者都买入美元卖出日元。

需要注意的是,创历史时长纪录的美国政府部分停摆已进入第29日,也给美元后市走势带来不确定性。

嘉盛集团首席中文分析师黄俊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最近的汇市呈现出牛皮市的特征,包括美元对日元在内的多个主要货币对在某个区间内呈现宽幅震荡,并在震荡中不断创出新高和新低这样的假突破。

年初“闪崩”时发生了什么

对于1月3日美元对日元那场“闪崩”原因的讨论层出不穷。

苹果公司无疑充当了重要的导火索。1月2日美股收盘后,苹果公司下调了第一财季业绩预期后,加上此前全球经济数据已经开始出现放缓迹象,对全球经济增长的担忧迅速触发了避险交易。

花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零售银行投资策略主管吴晶晶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由于1月3日仍处于日本假期,日本市场上日元流动性较低。同时,美国科技巨擘苹果下调新一季度财报预期,新兴市场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对经济放缓担忧加剧,避险情绪升温,导致美元对日元短线闪崩。

黄俊对第一财季记者表示,除了日元,当日在外汇市场中,澳元、英镑、人民币等都在市场中有反应。“市场中有很多观点表示这次闪崩是由于正值市场交投清淡,波动被放大了。但结合元旦前美股大跌导致的美国资产被抛售以及传统避险资产黄金的逆势上涨,我们认为,除了市场交投清淡的客观原因外,市场的风险情绪扩大更值得警惕。”他指出。

除了导火索和底层因素,做空日元投资者轧空、算法交易等技术层面的原因也起到了助推作用。

黄俊告诉记者,由于日元长期维持负利率货币政策,使日元成为了全球外汇市场中套现交易的主要借入货币。当全球金融市场风险升温时,此前在全球经济形势好的时候配置高收益货币资产的日本金融机构和散户,即“渡边夫人”们,往往会反向卖出其他货币,买回日元。

CIBC驻多伦多的北美外汇主管瑞(BipanRai)也认为,日本散户投资者可能是大幅波动的幕后推手。“澳元对日元是日本零售交易较为活跃的货币对之一。”他并认为,“在初步波动之后,算法交易可能也卷入”。

闪崩时,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每周公布的外汇头寸数据由于政府停摆已经停止更新。而CFTC最后一次于2018年12月21日发布的截至12月18日当周的日元仓位数据显示,当时,投资者对日元对美元呈现净看空状态,市场存在大量做空日元的人。

先锋集团(Vanguard)全球外汇交易首席麦克(AndrewMaack)指出,算法交易使得近年来此类闪崩的情况增加。此前,2016年亚洲盘前纽约盘后,英国退欧公投引发英镑对美元跳水。

不改中长期看涨日元

虽然近来风险情绪不断改善,但大部分分析师依旧看好日元中长期的走势。

民生银行研究院研究员王静文分析称,2018年以来,美元指数以走强为主,而日元表现得更为强势,主要原因在于市场对全球经济恶化的担忧升温。

展望2019年,她称,这种不确定性甚至会更加显著:首先,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已成定局;二是贸易保护主义影响将继续深化;三是地缘政治风险居高不下。英国脱欧、法国黄马甲运动、意大利预算争端都会对欧洲经济产生剧烈冲击。沙特、伊朗、叙利亚的危机也仍在演化,俄乌冲突近来明显恶化。一旦地缘政治风险阶段性升温,资本将首先逃往安全资产。

“2019年,预计全球经济分化波动的情形将会明显加剧,日元的避险角色将越发凸显。”不过,她也提出,对于仍处在缓慢复苏阶段的日本而言,强势日元将对出口带来压力,从而进一步拖累日本经济表现。“日本首相安倍在新年记者招待会上表示,面向平成之后的时代,把今年作为开拓日本明天的一年。没有弱势日元对安倍经济学的加持,他面临的挑战将会非常艰巨。”

吴晶晶亦看好日元中长期走势。她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日元汇率相对实际有效汇率仍然较低,日本央行开始货币政策正常化的动作尚不明显,日元走势仍受美日国债利差影响。如果未来日本央行逐步收紧货币政策,有望提振日元表现。

此言非虚。美元对日元汇率与美日国债收益率之间的关联性日益紧密,彭博汇编的数据显示,这两者之间的相关系数1月以来攀升至0.63,创下一年来的最高水平。而在美联储放“鸽”后,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跌至一年低点,令美日国债利差不断收窄。而去年,美日十年期国债利差曾高达312个基点,为11年来最大。

此外,中长期而言,美国财政赤字和经常账户赤字以及税改效应的消退可能拖累美元指数,日元或有进一步上升空间。

瑞银全球宏观策略分析师巴韦贾(BhanuBaweja)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日本面临数个下行风险。

他坦言,由于安倍经济学产生的效应,日本劳动力自2013年后持续增长,但未来,人口发展趋势将限制劳动力进一步增长。“不过,安倍目前正在实施引入外国劳工政策,可能使日本劳动力市场进一步发生重大变化。”

此外,如果贸易摩擦升级,日本公司可能需要改变供应链,而这将使日本公司付出高昂代价。他称,因此,日本政府正在努力利用修订后的11国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11)计划以及日本-欧盟经济伙伴计划(EPA)来促进自由贸易,也在与美国政府进行磋商、讨论。

基于这些因素,他预计美元对日元汇价将保持横行波动,美国经济增长和利率走高将支撑美元,而强劲的对外均衡和低估值将支撑日元。

热搜:风险   
ad06
全球风险情绪持续回升日元中长期依然看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