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兴网 - 国内优秀的生活资讯网站
宝兴新闻网

这群人想探究人体极限,于是拿自己做黑科技实验...

栏目:都市热点    来源:和讯网    作者:子墨    发布时间:2018-06-17 06:45

深度探讨往大腿注射自制药品致死?身体注入马达,就能成为性永动机?改变基因,能让你变成超人?

我们对“电脑黑客”这个词已经耳熟能详,据说他们能通过远程操作,入侵各种网络,于神不知鬼不觉中破坏你的电脑,监控你的生活,转移你的财产。

但是,你有没有听说过“生物黑客”(biohacker)?这一群体产生于上世纪 90 年代,第一波互联网热潮兴起之时。他们的名气不大,但是做的事情,可能比“电脑黑客”更前沿、甚至更触及禁忌。虽然也叫“黑客”,但是“生物黑客”们一般不对别人产生威胁,而是喜欢拿自己的身体做各种基于基因学、生物学和医学的试验研究。

为什么小探今天要聊这个话题呢?因为近期,生物黑客圈出了一件大事。

2018 年 4 月 29 日,著名的生物黑客,Aaron Traywick,被发现死于首都华盛顿一家 SPA 中心内,死因不明。这立刻引发了纷纷讨论和各种窃窃私语。

一个直接原因是:今年 2 月份,Aaron Traywick 在德州奥斯汀,在现场观众和通过 Facebook 看直播的全球观众注视下,给自己大腿注射了一针疱疹治疗药剂——

重点是:药剂未经检测,也没经过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FDA)审批通过。

Facebook 聊天室当时就炸了锅,有人称他为“改变游戏规则的人”,有人惊叹于他的勇气;也有人认为 Traywick 的举动过于出格,眼尖者观察到:他甚至不会正确使用注射器,将自己暴露在巨大的感染危险中。如今 Traywick 突然死亡,虽然尚未有调查结论,但是很多人认为,他的死因和这次公开注射有直接关联。

这群人想探究人体极限,于是拿自己做黑科技实验...

不知道读者们有没有被 Aaron Traywick 的这一做法吓到,但是在生物黑客圈,比他更出格的大有人在。

这群人想探究人体极限,于是拿自己做黑科技实验...

根据他的描述,Lovetron 9000 由马达、电池和开关组成,会被置于男性生殖器官上方的脂肪层下;打开开关后,它就会持续震动。理论上,该设备能和世界上最流行的一些情趣玩具相媲美。并且,它显著提高了男性自身的能力——

这群人想探究人体极限,于是拿自己做黑科技实验...

Rich Lee 已经筹备要开卖这款产品了。他还曾经找过 Aaron Traywick 寻求资金帮助,因为后者要求以 5000 美元,换取 Lovetron 9000 销售盈利的 75%,而没有成功。

估计会有读者提出疑问:

难道这样“惊世骇俗”的产品可以随便上市?

答案很可能是肯定的......因为没有相关的法律或机构能监管它:法律制定者一定想不到,有人会谋求在体内植入电动装备,以获得永不衰竭的性能力。

说到监管,其实生物黑客出现和发展的主要原因之一,就在于绕开监管。

FDA 对新药品和治疗方法的审批流程是昂贵缓慢的,并且程序复杂严格。这是为了确保安全,但也客观造成:小药厂为了通过这套流程,可能会折腾到破产;只有资本雄厚的大药厂才能坚持下来。因此美国几大医药公司,逐渐接管了新药研发领域,也有极强定价权。很多生物黑客认为,FDA 和大药厂串通一气制造垄断;而他们,则是一群致力打破垄断的民间斗士。

除此以外,生物黑客们本身对新的医疗技术也充满热忱,他们认为:这些技术能帮人类增强自身能力,突破现有的人体限制;或者治愈疾病,延年益寿,甚至长生不老。为了实现这些目的,他们研究各种前沿而未经证实的医疗技术,并拿自己做实验。

以上的想法,现实中是否行得通?

这群人想探究人体极限,于是拿自己做黑科技实验...

CRISPR-Cas9 被称为本世纪最大的生物技术发现之一。前者 CRISPR 指一种发现于细菌 DNA 中的原始重复序列,帮助细菌用来“记录”病毒入侵者的DNA;而后者 Cas9 是一种蛋白质,可以识别在 CRISPR 中存储的特殊序列,并通过序列匹配剪切所有的 DNA。

这群人想探究人体极限,于是拿自己做黑科技实验...

该技术的一大优势就是用起来容易,学起来快,所以迅速风靡生物黑客社区。Josiah Zayner 公开给自己注射后,还宣称:“这件事意义很大,那就是(人人)有能力使用遗传工程和 CRISPR 技术。为了向人们展示这项技术的可用性,我需要拿自己试验来作出声明”。

但是,很多人忽略了该技术带来的生理风险和伦理质疑。

目前 Josiah Zayner 看起来仍然健康,而且还很活跃地在网上出售一些基本的基因工程工具,并发布一套免费使用指南,指导人们进行自身的基因改造。

另一个生物黑客自我改造的例子,看起来就“颇为成功”了。这人叫 Serge Faguet,是一名典型的科技精英——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在谷歌工作过,现从事人工智能研究。他写了一篇文章详述自己的生物黑客里程,收获近五百万阅读。

正职之外,Serge Faguet 身体健康,但陆陆续续投入 20 万美元用于做测试和吃药,包括:合法的和非法的药物;使用性行为作为;服用使用酮酯、使用受体阻滞剂或睾酮(激素,能维持肌肉和骨质密度强度)等。

而结果在他身上体现的很显著:他的体脂减少比正常快 3 到 4 倍;非常优秀的运动表现;睾丸激素增加80%上,以及许多标志衰老的生命特征得到改善。

这群人想探究人体极限,于是拿自己做黑科技实验...

“我们会获得更长久更有质量,因为我是一名亿万富翁,我能获得更好的医疗保健,所以...我很可能活到160岁,成为不朽霸主中的一员。你们都知道复利的意思吧 ......

给我们这些亿万富翁额外一百年时间,你能见识到财富差距能到什么程度!”

经过以上形形色色的介绍,相信大家已经对“生物黑客”群体有了直观的了解。有人认为,他们就如中国的“民科”,凭着对科学的片面或错误理解,就敢拿自己的身体尝试各种黑科技。但你不知道的是:他们会不会偷偷拿别人做实验。

但是我们也看到:很多生物黑客,属于具备科学素养的精英人士,比如前 NASA 研究员,和斯坦福高材生。

小探以为:这个群体是多面性的,也的确争议很大。一方面,很多生物黑客缺乏基本的医学实践知识,也难以配备成熟标准的操作设备,但却拿自己的身体做示范,既让自己陷入危险,也带来不好的社会影响。一些做法还是违法和违背社会伦理的,展开讨论就太复杂了。

这群人想探究人体极限,于是拿自己做黑科技实验...

但是另一方面,生物黑客致力于让普通人遥不可及的生物医疗研究,变得平民化;他们对人体未解之谜的探索,代表了人类几千年以来的渴望和追求;更不必提,这种拿自己试验的方式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冒险精神了。

近年来,生物黑客们很多都不再单打独斗,而是纷纷尝试创业,开公司或者孵化器,建立网络社区等,一来集合更多力量,二来走向正规化。比如位于美国匹兹堡的 Grindhouse Wetware,是一家开源生物科技 startup,CEO 亲自在体内置入了自家的生物感应器产品。但是,除了生物黑客外的普通人对此没什么购买兴趣,所以他们最近在尝试:向奶牛体内放入类似 Fitbit 的装置,用来检测奶牛身体数据。

这群人想探究人体极限,于是拿自己做黑科技实验...

而 Biohack.me 和 Diy-bio 两个比较成规模的网络社区,为生物黑客圈提供了讨论交流分享的场所;Genspace 则是一个位于纽约的线下非营利组织和技术实验室,提供关于理论和操作的各种课程和指导。

目前,“生物黑客”还是一个很小众的群体,但小探衷心希望:他们能进一步正规化发展,为生物医疗和基因改造等领域,带来正向的推动力量。

热搜:科技   
ad06
这群人想探究人体极限,于是拿自己做黑科技实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