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兴网 - 国内优秀的生活资讯网站
宝兴新闻网

万科的体面,王石的尊严

栏目:都市热点    来源:搜狐    作者:宋元明清    发布时间:2018-04-06 11:10
万科的体面,王石的尊严

所谓自由的精神,就是对什么是正确不那么确定的精神

1

19世纪下半叶有三位改革领袖

一人被放逐两人死于非命

第一位被一颗子弹射穿头骨

0.41英寸口径的子弹穿过大脑

在靠近眼眶的地方爆开

直到次日早晨7点停止了呼吸

第二位肚子被炸开

肠子横流

圣彼得堡大街上的白雪

遮蔽了大块的血肉

直到哥萨克骑兵用雪橇才将弥留之际的

亚历山大二世拖回皇宫

第三位虽然郁郁寡欢

也他得以颐养天年

寿终正寝活了83岁

大家都猜出了第一位紧要人物

对,他就是林肯

第二位反正大家猜不出提前给了名字

第三位大家都如雷贯耳

晚清重臣李鸿章与他有过一次对话

李鸿章问,

我也想改革啊,可是总有人掣肘怎么办

俾斯麦的回答大意是,

上面让干就干,不让干也没办法啊

那时俾斯麦已被德皇威廉二世放逐了

当一个闲云野鹤般的村野老人

梁启超在其名著李鸿章传里有句判断

是时势所造英雄还是英雄所造时势

任公的结论是,

吾敬李鸿章之才,吾惜李鸿章之识,

吾悲李鸿章之遇

这个结论用来评价王石评价万科

是不是有豁然之感

除了科技

这个世界的认知水平

就没有超过公元前300年

那是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的时代

那是老子孔子孟子韩非子的时代

2

回头看历史的轨迹

王石是一个聪明但没有安全感的人

几乎在同一个时代

无论是江浙还是广东

给企业戴红帽子是一时的选择

但在1992年之后几乎都陆陆续续脱帽

赶上了15大的抓大放小的历史机遇

这其中大概只有一个悲剧人物

他叫仰融,

碰上了一个更为悲剧的帅哥

红帽子没脱成最后败走美国

悲剧帅哥对仰融的清算模式在若干年后

在另外一个大城市继续上演

之所以说是悲剧,

就如李鸿章不懂世界大趋势

悲剧帅哥也不懂营商环境才是发展根本

不尊重历史特定环境下的情势

把一位有创造力的企业家毁了

王石看来是非常没有安全感的

在深圳这个地方产权清晰是潮流

公开的消息解释了王石为何放弃股权

可同样与政府做生意的任正非

却自有主见

重温这段历史

只是说,在那个年代

在招拍挂还没有成为土地市场准则

土地划拨和批租仍是房地产主流模式下

王石放弃股权继续带着红帽子的选择

是对时代的机敏也是对历史大趋势的偷懒

作为国企控股的万科与政府做生意

当然谈不上行贿受贿

既出于安全感也出于省事

更多出于与大股东央企华润的默契

万科在王石带领下衔枚疾进

做成中国房地产头牌

这些故事家喻户晓

3

大股东华润换了好几任掌门人

与万科和王石的渊源也日渐疏远

作为大股东怎么就不能派任董事长呢

王石大概没有就此做细想

但是应该要时时有这个姿态

德皇威廉二世上任

俾斯麦老成谋国但无法与新皇帝相处

康熙雍正快死之前

都会把一些重要的老臣随便找个理由

贬谪出去

带新皇帝上任后把他们再招回来

什么叫资产处置

这就是资产处置啊

一来一回新主子不就有自己人了

民主机制是干嘛用的啊

特朗普一上台

那内阁和国务院都得用自己的人啊

这就是政务官和事务官分离

才能保证政令畅通

王石自己也是这么干的

他提拔了郁亮来接班

郁亮也是这么干的

简任自己信得过的人

像丁长峰啊毛大庆啊离职都很正常

算不上冰与火之歌

也谈不上纸牌屋

只能说万科有他的体面

郁亮有他的尊严

正如王石有他的尊严

万科需要自己的体面

什么叫体面

就是运转自如的机制

什么叫尊严

就是创始人应有的话事权

4

要说董事会竞争激烈

纵横捭阖

没有超过民生银行的

有兴趣的不妨去看看符定伟先生的

民生银行董事会换届回放

那十个小时发生了什么

王石是万科一手创立的

很少看到他去华润汇报工作的新闻

也不知道过去那么多年

王石留任董事长

以及王石选择郁亮接班

第一大股东在其中的角色是什么

难道是橡皮图章吗

对于王石来说

如果有一天他在万科的去留

不是由自己的意志来决定

而是上面来权衡

必然产生Subtle Emotion

简直就是对万科体面的冲击

也是对王石个人尊严的刺激

但如果不是由上面

那新任的第一大股东掌门人

难道没有被冒犯的感觉吗

体面是给吃瓜群众看的

否则如锦衣夜行啊

尊严对于任何人而言

无论从底层到多高的层面

都是内心时刻潜伏着的魔兽

一有冒犯机会就会爆发

比如有一位L博士

年轻时曾凭借冰冻自由主义

有一些薄名

现在老了老了则舔着脸

到处混吃混喝

其实要的也就是那一点坐而论道

听者崇拜状的尊严

这位研究埃德蒙·柏克的政治学博士

竟然不知道一位自由主义者

最大的体面是

就如汉德法官说的,

所谓自由的精神就是对什么是正确

不那么确定的精神

一辈子受威权打压自己却打扮成权威

如果说什么是沉沦

L博士就是活生生的沉沦例子啊

王石和万科在面对

宝能和姚振华的野蛮人进攻

当然不会选择沉沦

男人吗就得战斗

在体面和尊严之外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生意人

在尊严和利益之间做一个选择

结果不言自明

比如L博士在面对正常讨论和提问时

会恼羞成怒

会觉得自己受到了冒犯

就像官僚主义者经常拉的那张面孔

对于王石而言

他当然不是生意人

他是享有盛誉的企业家

他有自己的不安全感

他要自己的体面和尊严

所以两年前的夏天

在北京夜色温柔的晚上

听说卖菜出生的宝能董事长姚振华

要取华润而代之

成为他未来命运的新主子时

我相信

那一刻王石内心小宇宙的爆发

足以毁灭一碗上等的即将出锅的红烧肉

王石既不会相信华润会退出

更不愿意姚振华取而代之

而此时发起狙击战

除了舆论反击外

似乎没有更多的子弹

资本市场不相信眼泪只相信实力

5

如果时间再给王石一次机会

他打死不会让自己走进这个残酷的

夜色温柔的夜晚

让自己突然变得如此孤独

不说绝望

但也是惶惶然

这种无助感和孤独感就如李鸿章问

已经被放逐的俾斯麦问题那样

现在看来

王石更像是俾斯麦当初的悲愤

俾斯麦面对无理取闹的威廉二世

找谁哭去啊

瓦格纳的音乐那时已经成为新时代的声音

德国的悲剧还要等二十年爆发

如果要MBO

过去有无数次无数次机会

就像曾国藩攻陷天京后反而战战兢兢

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要他造反

对于50多的他来说

即使有这个心也已经没有这个欲望了

姚振华给了万科的体面重重一击

也给了王石的尊严重重一拳

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鱼死网破般的互怼

双输的结局

姚振华的问题在于

他本就是一个生意人

却突然在意尊严了

王石当然很有资格怼他

作为有意入主万科的宝能

就如想娶人家女儿

还不能接受未来可能的岳父母

打骂一回

质疑一下门第和身世

看看家里有几本书门楣啥品相吗

万科要的是体面

王石要的是尊严

宝能要的是生意

挺简单的道理

人家恒大许家印就聪明的能屈能伸

姚振华忘了本分

但又没有企业家的格局和胸怀

比如人家京东就说自己是国民企业

阿里巴巴也说自己是国家企业

支付宝国家想拿去随时的

你却来抢国家的企业

钱的来路也被质疑

还那么不谦卑

作死

6

对于王石来说

宝能如果轻而易举入主万科

将刺痛他过去三十年用心良苦的坚守

孟子说,知人论世,世固不易论

人亦岂易知耶

万科和王石都是时势所造之英雄

只是时势变了

万科和王石没有变

中国的房地产在变化

中国的经济模式在转型

多一个万科少一个王石

对时势已经无足轻重

我在想

当深圳地铁以大股东身份

开始征询下任董事会

以及王石个人的意愿和角色时

结局就注定了

最佳方式是,

王石主动跟深圳地铁说我不干了

深圳地铁反复挽留

行礼如仪

然后王石勉强答应了

为了万科再委屈也干啊

次佳方式是,

王石主动说我不干了吧

郁亮接班如何

深圳地铁稍作挽留

王石去意已决

深地铁两手一摊,

尊重王先生的决定

对王先生的高风亮节深表欣赏

对王先生对万科做出的贡献非常肯定

希望王先生继续关注支持万科

深圳地铁也会一如既往支持万科发展

王先生请放心吧

最糟糕的方式当然就是

深地铁主动来询问

还干不干啊

你说,如果你是王石

还能说干吗

经历了那么多

王石保住了郁亮团队

自己飘然而去

也算是对万科的体面

对王石自己的尊严有了交代

去就去了吧

自己酿的苦酒

自己得喝

剑桥如果没有推荐俾斯麦自传

得给剑桥差评

给王石开个书单

闲暇之日不妨看看

路易十四传

就明白为什么他生性温厚的孙子

路易十六会被推上断头台

正如解放了2200万农奴的亚历山大二世

又是如何被世人厌弃

一位伟大的改革者

并不是给予了多少恩惠

而是建立一套

秩序自由主义的制度

就像费城的制宪会议那样

深圳地铁的入主

万科并没有解决制度危机

这是王石尊严结束的开始

或者是郁亮尊严开始的结束

无论如何,

给万科和王石鼓个掌

是个男人就得战斗啊

胜之可歌

败之犹荣

热搜:万科   
ad06
万科的体面,王石的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