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兴网 - 国内优秀的生活资讯网站
宝兴新闻网

美国大牌纸媒终于翻身,特朗普如何应对“暗势力”?专栏

栏目:都市热点    来源:搜狐    作者:醉言    发布时间:2018-03-06 12:27
美国大牌纸媒终于翻身,特朗普如何应对“暗势力”?专栏

撰文:Albert R. Hunt

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将白宫内部的消息泄密者称为“暗势力”

“《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的调查记者们接连向读者奉献精彩绝伦,堪称盛宴的调查佳作”

特朗普的通俄丑闻拥有一个令人愉悦的元素:促使这桩丑闻不断发酵的,并非社交媒体或者电视台主播,而是记者,特别是来自《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和《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这两大老式媒体的调查记者。

屡爆猛料

《华盛顿邮报》披露称,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的首任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在谈论他与俄罗斯人的交往时撒谎,进而迫使特朗普将其解雇。该报还率先报道称,总检察长杰夫·塞辛斯(Jeff Sessions)在交待他与一位俄罗斯高级外交官多次会面的详情时,存在误导国会的行为。塞辛斯随后不得不采取回避态度,不再参与联邦政府对特朗普涉嫌通俄的调查。此外,该报发现,特朗普向俄罗斯外长透露了绝密信息,“第一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试图与莫斯科建立一条私人通讯渠道,而且并没有披露这些接触。

美国大牌纸媒终于翻身,特朗普如何应对“暗势力”?专栏

小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Jr.)

《纽约时报》近日发布的独家新闻宣称,库什纳、总统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秘密会见了一位俄罗斯律师,以期收集关于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黑材料。该报此前透露说,在特朗普解雇弗林之前,他试图向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施压,要求其终止对这位国家安全顾问涉俄活动的调查。经消息源许可,该报透露称,俄罗斯官员曾经想方设法地通过特朗普的助手对其施加影响。其他媒体也时不时地发表重要报道,但在这个话题上,这两大老牌纸媒(现在也成为数字化媒体)始终占据主导地位。

“《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的调查记者们接连向读者奉献精彩绝伦,堪称盛宴的调查佳作。”调查记者出身的前《纽约时报》执行主编吉尔·阿布拉姆森(Jill Abramson)如是说道,“感谢上帝,他们一直在那里。”

美国大牌纸媒终于翻身,特朗普如何应对“暗势力”?专栏

美国司法部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Robert Mueller)

这些报道促进了对特朗普与俄罗斯关系的深入调查——在科米离职之后,相关的调查工作由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领衔。一系列由党派追随者发起的意识形态战争——福克斯新闻网(Fox News) vs 微软全国广播公司(MSNBC),或《纽约时报》社论版 vs《华尔街日报》社论版,或德拉吉报告(Drudge Report) vs 每日科斯(Daily Kos)——很容易遭到驳斥。相比之下,扎实而准确、冷酷而详实的报道有助于推动事件的进展。

“暗势力”涌动

这些报道显然拥有源源不断的消息源,其中包括被事件参与者知会的内部人士、FBI官员和情报专业人士。像往常一样,国会议员和他们的助手肯定也参与其中。

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将这些泄密者称为“暗势力”(deep state)。按照他们听上去非常邪恶的说法,一股隐藏在华府的建制派势力试图架空局外人特朗普,以维系其自身权力。但许多爆料其实来自白宫内部。在定居华盛顿的近半个世纪中,从未见过一届发生过如此多泄密事件的政府;恐怕需要一个记分卡来追踪白宫助理们展开的互爆猛料竞赛。

美国大牌纸媒终于翻身,特朗普如何应对“暗势力”?专栏

美国白宫

到目前为止,仅发生了区区几例报道失误——对于持续时间很长的调查类项目来说,这种失误向来都是难以避免的。即使在水门事件期间,《华盛顿邮报》传奇记者鲍勃·伍德沃德(Bob Woodward)和卡尔·伯恩斯坦(Carl Bernstein)在揭露一桩最终导致理查德·尼克松总统(Richard Nixon) 于1974年黯然辞职的腐败丑闻的过程中,也犯下了一些错误。

应对作战

美国大牌纸媒终于翻身,特朗普如何应对“暗势力”?专栏

乔希·格林新书《魔鬼的交易:史蒂夫·班农,唐纳德·特朗普,以及攻占总统宝座》

如今盘踞白宫的,是一个无法直接命中的目标。想要证据的话,你只需浏览《纽约杂志》(The New York Magazine)近期发布的一篇书摘即可。在这篇节选自彭博社记者乔希·格林(Josh Green)令人信服的新书《魔鬼的交易:史蒂夫·班农,唐纳德·特朗普,以及攻占总统宝座》(Devil's Bargain:Steve Bannon,Donald Trump and the Storming of the Presidency)的文章中,班农表示他打算建立一个外部作战室,以追逐诸如特别检察官这类敌人,“挥拳猛击这些狗娘养的。”

在这场竞赛中,请把赌注下在米勒身上。毕竟,这位不屈不挠、经验丰富的检察官曾经是一位勋功卓著的海军陆战队员。

令人惊讶的是,班农就如何打造这间作战室,咨询过克林顿律师兼好友兰尼·戴维斯(Lanny Davis)的意见。戴维斯热衷于自我炒作。事实上,在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政府爆发丑闻期间,他基本上只是个经常上电视的边缘人物。

今非昔比

无论如何,今天的类比对象不是克林顿,而是四十多年前的尼克松。如今的白宫或许不像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尼克松政府那样,录制了一摞摞关于特朗普与助手通话详情的磁带,但它有很多监控视频,以及层出不穷的消息源。

此外,还有更加良性的新闻竞争。遥想当年,《纽约时报》用几篇独家报道,相对较晚地介入水门事件。比如,记者西摩·赫什(Seymour Hersh)报道称,有人给那几位遵照尼克松授意,闯入位于水门酒店的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总部的窃贼付过一笔封口费。但主宰水门事件报道的,是伍德沃德、伯恩斯坦和《华盛顿邮报》。

在那个前互联网时代,华盛顿人热切期盼着每天早上的报纸;有些人甚至在夜里驱车赶往《华盛顿邮报》大楼,只为了早点看到刚刚出版的报纸。现如今,没有人需要这样做,但现代的新闻追逐者需要持续不断地查看多个网站。

还有另一个颇具启发性的类似之处:基于一两个爆料得出结论,从来都是不安全的做法。就像水门事件一样,这个故事将不断演化。

......

热搜:美国   
ad06
美国大牌纸媒终于翻身,特朗普如何应对“暗势力”?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