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兴网 - 国内优秀的生活资讯网站
宝兴新闻网

当我们说到城市更新,该如何让文化落脚

栏目:都市热点    来源:搜狐    作者:子墨    发布时间:2018-01-12 17:08

城市不是钢筋混凝土的堆砌,城市是文化在空间中的凝结。城市也是一直成长的孩子,在不同的成长期表现出不同的个性特征,建筑则恰如其分的反映出这个时期的浮躁或安逸

导读

索珊 RET睿意德董事

当我们说到城市更新,该如何让文化落脚

我一直不大喜欢“旧城改造”这个宏大的说法。这个词颇有一种上帝视角的冰冷感,在这种视角下,城市是建筑材料组成的居所,与人的精神层面关系。自20世纪90年代“旧城改造”的风潮掀起之后,我们已经失去了太多文化沉淀出的街区,取而代之的是高大、华丽却千篇一律的建筑,玻璃覆盖下的高楼大厦,看似透明轻盈,生活于其中的人却感受着日渐沉重的区隔。

相较之下,“城市更新”或者如日本的“城市再生”,则亲切许多,城市是有生命力的,这种生命力源自每一个与城市息息相关的居民。城市成为生活的载体,成为承载记忆的场所。人们塑造城市,城市亦塑造人们的生活,在这相互的塑造中起到纽带作用的,是文化。

驻留与焕新——里尔城市更新的代表“L'HermitageGantois, Autograph Collection”

谈及文化之于城市更新,想起曾经游玩欧洲时住过的一家酒店,L'HermitageGantois,Autograph Collection。这家酒店坐落于法国北部最大的综合交通枢纽,被誉为“西欧的十字路口”的法国里尔。里尔这座欧洲文化之都生活着21万居民,其中超过10万人都是大学生,所以这里的空气年轻且千奇百怪,市民化的手工业和商业氛围浓厚。

与法国大多数城市和区域一样,里尔的核心城区完好的保留了原有的城市规划肌理和建筑,保留了17、18世纪的建筑风格,修旧如旧,因城市功能更迭带来的改造项目重新焕发了青春活力。

当我们说到城市更新,该如何让文化落脚

衔接旧体的新建筑保留了哥特式的外形,采用镂空铁艺外包并融入现代设计感

L'Hermitage Gantois, AutographCollection便是里尔城市更新的代表,这家酒店的前身是一所始建于1462年的修道院, 1664年改造为护理式医院,2003年改造成精品酒店,建筑至今已有近600年历史。

当我们说到城市更新,该如何让文化落脚

改造后融入现代设计理念的前厅、连廊与客房走廊

这家仅有72间客房的酒店对外不接待团客,旧时的景观散落于各处,有些用玻璃保护起来,有些则是开放式的。因其完好的保留了15世纪的独特建筑风格,又在改造中于空间设计上融入了现代设计理念,功能改变后亦焕发了新的独特魅力。身处其中,似乎置身于“博物馆奇妙夜”一般,但又不会产生设施古旧带来的不便感,文化的驻留与焕新不言自喻。

当我们说到城市更新,该如何让文化落脚

记录历史的博物馆

当我们说到城市更新,该如何让文化落脚

利用建筑中空打造的花园成为酒店精致的微缩景观和休闲空间

当我们说到城市更新,该如何让文化落脚

封闭后的建筑中空,成为独具风格的酒店大堂吧

当我们说到城市更新,该如何让文化落脚

保留了小教堂的风貌与功能,酒店会议室、餐厅改造于办公空间

酒店以两个月作为展览周期,每个周期会展出、售卖一位艺术家或一个主题的艺术作品,展售不收取任何布展费用,但会留存一件当期作品作为永久纪念展示在酒店中。

当我们说到城市更新,该如何让文化落脚

常年不间断的艺术家作品展为酒店平添了浓郁的文化韵味和持续的新鲜感

文化是曾经的时尚,因此它不是凝固的,带有迭代和自毁的基因,但文化也因此携带了可以凝固时间的要素,新一代人对生活内容的关注来自于自我关注,文化在时间维度上的厚重成为了聚集客群的凝固剂。

“奇迹”源自明确的设计哲学——日本城市再生的代表作“东京中城”

除了欧洲的城市更新,与中国文化十分相近的日本有许多值得借鉴的地方,这其中,东京中城便是日本城市再生的代表作。

当我们说到城市更新,该如何让文化落脚

中城位于东京六本木地区,“六本木”让人联想起“三棵树”之类的中国地名,“本”为树的量词,直译就是六棵树。但当地有另外一种说法,说是在此建宅的六家名门望族,分别叫青木氏、一柳氏、上杉氏、片桐氏、朽木氏及高木氏,故称之为“六本木”。虑及日本还有一本木、二本木、三本木、五本木等地名,六本木源于望族的说法或可存疑,但旧时既为“高档住区”这点则是不错的。

当我们说到城市更新,该如何让文化落脚

中城的开发历程

东京中城所处的地块本是二战后美军将校的宿舍和日本防卫厅。2000年防卫厅搬迁,空出了10公顷的可开发用地,2005年,以三井不动产为首的六家公司中标,开始在此建设一个包括商务、居住、商业等多种城市功能在内的全新的复合型街区,这也是东京这个国际大都市“城市再生”计划的一次大规模实践。

东京中城由三井不动产主导开发,汇集了SOM、日建设计、EDAW、Communication Arts、隈研吾建筑都市设计事务所等一大批国际知名团队。要知道,许多设计师在阐述自己创作的时候会说“我没有想成为伟大的设计师,只是想设计一些东西来表达自己”,大师们有着更强烈的价值表达诉求。但就商业来讲,如果开发企业仅想逐利、顾问仅想表达专业、建筑师仅想表达自我价值、品牌仅想展示自我姿态……那将是如何混乱的一个空间。能有机的集合了一众大师的共同努力,东京中城的开发创造了一个奇迹。

负责工程的三井物产主席岩佐说:“透过中城,我们旨在将东京打造成日本、亚洲,甚至是全球商业和文化创意的发源地,我们也希望这有助宣扬日本价值观和审美观至全世界。”而著名建筑师安藤忠雄说:“日本以经济强劲闻名,我们希望向世界展示另一面——那就是设计与美学。”

东京中城无论从整体还是细节,都在把这个目标贯彻到底。

当我们说到城市更新,该如何让文化落脚

透明、挑空的顶棚,撑起了宽阔的公共开敞空间,更绝妙的是它使东京中城各个建筑体之间有机的关联,大大激发了综合体的家族势能

当我们说到城市更新,该如何让文化落脚

透明的广告灯箱,引人注目却又通透,就像东京中城中展示的艺术品,永远时尚,不会过时

当我们说到城市更新,该如何让文化落脚

公共空间的艺术品,不突兀、不招摇,完美的融合在建筑群中,通过“对位”的手法,让人们在不经意间获得鉴赏的喜悦

当我们说到城市更新,该如何让文化落脚

连桥的灯带,让人不觉拥堵、视觉丰富

当我们说到城市更新,该如何让文化落脚

灯光与空间完美结合,让人心情愉悦、平静而舒畅,营造出私密、品质和优雅的氛围

当我们说到城市更新,该如何让文化落脚

无处不在的“竹”的意象,则代表了日本文化推崇备至的竹的精神,即真实与奉献

如果说表参道是由一个又一个随机漂亮句子组成的散文,那么不远处的中城就是一片动笔前已经过斟字酌句、起承转合巧妙构思好的小说。换一种说法就是,中城有着很明确的设计哲学。哲学是设计的底层逻辑和范式,空间之所以可以营造让人感知的氛围,是因为暗合了目标客群的价值取向。

带着“偏见”做项目

文化是“偏见”的另一种表达方式,文化的力量也取决于“偏见”的深度,越是纯粹的、极致的文化,就越是排他的偏见,所以文化项目打造就是带着“偏见”做项目,找到它并用细节极致的宣泄出。

而这个过程中最大的困局则在于,没有能力提供不同。拿喝咖啡的习惯举例。

欧洲有着深厚的文化传统,重视美食、度假、咖啡馆中的交流,重视生活本身的乐趣。而美国受清教徒文化影响甚深,人们更重视工作,对生活的乐趣和技巧不甚感冒。所以欧洲有许多休闲舒适的独立咖啡馆,人们在里边一坐就是一天,美国人则习惯在连锁的咖啡馆买一杯带走。

近些年来,美国也开始更多的提倡通才教育,而不是技术教育,因为前者包含了如何生活。中国也在面临类似的转变。

当我们说到城市更新,该如何让文化落脚

新现实

城市、社会的发展有快变量与慢变量之分,快变量是技术,而慢变量则是理念、思维、文化。当慢变量跟不上快变量的发展,许多人的认知一夜之间落后于时代的脚步。

“空巢青年、Live House、嘻哈、二次元……”一些新的名词不仅仅是名词,也成了代际的区隔。例如在一些人眼中,这些喜好意味着“颓废的一代”、“嘻哈是没有大脑的孩子在节奏快感下的空洞”……这种看法不过是“知识过时后的认知无能”,在理解之前便否定,实际上是给自己制造了安全的牢笼。当新现实、新数据、新趋势摆在我们面前时,直接否定其意义除了能在心理层面给自己安慰以外,并不会产生任何实际价值。

工业革命时代是劳动溢价的时代,科技革命时代是知识溢价的时代,到了互联网时代,认知溢价才是核心推动力。拥抱变化,改变认知,才能建立发展与文化的链接。把人当做目的,而非手段,以文化为城市更新的脊髓,才能让文化熔铸进城市的每一角,才能让城市成为承载时光之所在。

热搜:文化   
ad06
当我们说到城市更新,该如何让文化落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