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兴网 - 国内优秀的生活资讯网站
宝兴新闻网

七国之乱:中东火药桶,离爆炸还有多久?

栏目:都市热点    来源:搜狐    作者:醉言    发布时间:2017-10-18 15:34
七国之乱:中东火药桶,离爆炸还有多久?

文 | 潮汐社区领域运营团队 马也

昨天如果说有什么大新闻的话,恐怕莫过于“与卡塔尔断交”。

继埃及、沙特、阿联酋、巴林、也门政府之后,利比亚成为第六个宣布与卡塔尔断交的国家。据半岛电视台消息,卡塔尔外交部对阿拉伯国家“不合理”地决定断交感到遗憾。卡塔尔回应表示,断交是“不公正、无根据的”。′′

巴林国家通讯社当地时间6月5日凌晨发表声明,宣布巴林与同为海合会成员国的卡塔尔断绝外交关系。声明中称,鉴于卡塔尔长期坚持“动摇巴林国家稳定和安全”和“干涉巴林国家内政”,同时煽动舆论激化紧张局势,支持恐怖组织,并资助与伊朗有关的武装团伙在巴林国内制造动荡,严重违反国际法和睦邻友好原则,巴林决定与卡塔尔断绝外交关系。

随后沙特国家通讯社当地时间6月5日凌晨发表声明,宣布与卡塔尔断绝外交关系。声明中称,由于卡塔尔在过去多年时间内公开或秘密开展干涉沙特及海合会其他成员国内政的活动,并支持包括穆斯林兄弟会、基地组织和极端组织在内的恐怖主义团体,沙特决定断绝与其的外交关系。由沙特领导、以支持也门哈迪政府为主要任务的多国联军同时宣布结束所有与卡塔尔方面的合作。

七国之乱:中东火药桶,离爆炸还有多久?

然后是阿联酋宣布与卡塔尔断绝外交关系,指责后者破坏地区安全局势。

埃及也断绝了与卡塔尔的外交关系,指责卡塔尔支持恐怖组织。

比较搞笑的是还有马尔代夫等国家……

一路看下来,最主要的指责莫过于卡塔尔“长期坚持“动摇XX国家稳定和安全”和“干涉XX国家内政”,同时煽动舆论激化紧张局势,支持恐怖组织。

像沙特这些极端伊斯兰武装背后的大金主指责卡塔尔“支持恐怖组织”就不说什么了,更耐人寻味的是“干涉内政,煽动舆论”这些,怎么说也听起来像CNN干的活。怎么就轮到卡塔尔了呢?

其实如果当年追踪过美国攻打伊拉克全过程的人,一定还记得一家著名的电视台。没错,你猜对了,就是卡塔尔的半岛电视台。(目前已被沙特等国家屏蔽)

七国之乱:中东火药桶,离爆炸还有多久?

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 是一家立足阿拉伯,面向全球的国际性媒体,其总部位于卡塔尔首都多哈。

半岛电视台的名称源于阿拉伯语,意为“岛”或“半岛”,指阿拉伯半岛。其于1996年开播,由卡塔尔王室出资的半岛媒体集团拥有。除了阿拉伯语之外,并同时以英语、土耳其语等多种语言,向全球播出以新闻和纪录片为中心的节目内容,与BBC、CNN并称为世界三大电视新闻频道。

不单止西方国家 对这家电视台很头疼,中东国家对这家电视台同样非常头疼。

半岛电视台对民众的煽动比清真寺里的阿訇都厉害。如果说卡塔尔掌握了阿拉伯世界的舆论工具也没什么问题的。但是既然做到阿拉伯世界收视率最高的电视台,那么他的立场就是站在民粹那边的,比如阿拉伯之春,毁灭以色列,打败美国鬼子,对什叶派伊朗的民主制度充满同情,对也门的平民伤亡不满。这些观点,在某些阿拉伯国家看来,肯定是不够“清真的”。

2010年末,从突尼斯开始,埃及、叙利亚、也门、利比亚等阿拉伯国家相继爆发了大规模抗议示威。民众走上街头,要求那些执掌政权数十载的领导人下台。或许预见到这些阿拉伯强人政权即将倒台,卡塔尔表态支持示威民众的立场,并且利用半岛台等媒体积极影响事态发展。

在这次变局中兴起的穆斯林兄弟会(以下简称“穆兄会”)等伊斯兰主义势力与卡塔尔向来有着不错的关系,卡塔尔通过支持这些伊斯兰主义势力,希望在这些剧变国家拥有更大的影响力。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下台后,穆兄会候选人穆尔西当选埃及总统,卡塔尔随后向埃及提供了大量经济援助,两国关系进入蜜月。

2013年7月,穆尔西被埃及军方解除职务。随后上台的新政府将卡塔尔看作威胁国家安全稳定的外部势力,对半岛台等卡塔尔媒体也采取打压措施,两国关系急转直下。沙特、阿联酋等海合会国家在剧变中的立场也与卡塔尔全然相反,双方之间产生了矛盾。

沙特、阿联酋对伊斯兰主义势力的上升充满戒心,不希望看到穆兄会上台,支持埃及军方革除穆兄会。而卡塔尔则指责埃及军方发动“政变”、推翻民选政府。沙特、阿联酋、埃及对卡塔尔的“亲穆兄会”政策十分不满,要求卡塔尔停止庇护和支持穆兄会。

这一矛盾在2014年达到顶峰。当年5月,沙特、阿联酋和巴林宣布召回驻卡塔尔大使,以抗议卡塔尔“干涉内政”。虽然卡塔尔表示不允许有人利用卡塔尔领土颠覆他国政权,随后与沙、阿等国缓和了关系,但并没有驱逐居留在卡塔尔的穆兄会成员,双方之间的矛盾没有彻底化解。

而这次断交时间事件的起因,则是卡塔尔新闻社援引国家元首卡塔尔埃米尔在一场军方庆典上的讲话,表示伊朗是“不容忽视的伊斯兰强国”,并且“对伊朗怀有敌意是不智的”。

七国之乱:中东火药桶,离爆炸还有多久?

这篇报道一发出,立刻在海湾地区乃至整个中东引发了强烈反应。巴林、沙特、阿联酋和埃及封杀了半岛电视台和其他卡塔尔媒体。沙特报纸《欧卡兹》指责卡塔尔“脱离”海湾合作委员会(以下简称“海合会”)国家的队伍,站到了“敌人”的一边。

而这里的“敌人”,指的就是以伊朗等什叶派为首的“什叶派之弧”内的国家。

逊尼与什叶派的千年之争

伊斯兰教是公元7世纪初由“先知”穆罕默德在阿拉伯半岛西部创立,最早兴起于“圣城”麦加和麦地那。“伊斯兰”在阿拉伯语中原意为“顺服”,指顺服“真主安拉”的旨意。

穆罕默德用伊斯兰教迅速统一了阿拉伯半岛的各种部落,然后用宗教的名义,发动“圣战”,此后百年内,占领了从直布罗陀一直到今天伊朗东部的辽阔领土,成为一个地跨三洲的庞大帝国。

伴随着军事征服的同时,强行推广伊斯兰教,阿拉伯帝国统治下的各地土著民族,大多数在此后几百年里由原先信奉的原始宗教,改信了伊斯兰教。

七国之乱:中东火药桶,离爆炸还有多久?

穆罕默德

到十四世纪后,阿拉伯帝国在蒙古人和突厥人先后西征的打击下,分崩离析,但是伊斯兰教的宗教扩张并没有停止,向东北传播的中国西北地区和内地,向东南方向一直传播到印尼境内,至今全球有十亿人信奉伊斯兰教。

伊斯兰教内教派很多,有报道说多达70多个。但主要可以分为逊尼派、什叶派、和瓦哈比三大教派,这三派就占了信仰伊斯兰教人口的绝大多数,其余小的教派本文就不讲了。

不同教派的出现,是穆罕默德逝世后,各继承人和不同阿拉伯贵族势力争权夺利的必然结果。同时伊斯兰世界在地域上分布太广太分散,也造成了各派势力从古到今难以协调,矛盾尖锐。

特别要注意的是,逊尼派、什叶派等大派之间的矛盾和仇恨程度,甚至不亚于伊斯兰教和“异教”之间的矛盾。

这种伊斯兰教派之间的斗争,又掺杂了复杂的国家和民族利益的冲突,同时长期被区域外的大国势力所挑唆和利用,导致中东无休止的宗教、民族、教派冲突,这是当今“什叶派之弧”或者叫“什叶派走廊”出现的历史和现实背景。

先知穆罕默德逝世时,留下了庞大的帝国遗产,但没有指定继承人,也没有遗嘱指示如何推选继承人。

七国之乱:中东火药桶,离爆炸还有多久?

于是,伊斯兰教徒在这个问题上意见分歧,产生出诸多教派。其中主要有三派,后来每派又各自分裂出一些独立的派别:

逊尼派

从圣城麦加随穆罕默德来麦地那的迁士。他们认为迁士最先信仰伊斯兰教,忍受种种迫害,坚定地追随穆罕默德,具有他族所没有的荣誉,故他们最应当成为穆罕默德的继承人。这一派后来发展成为伊斯兰教中的主要派别 —— 逊尼派。

什叶派

阿里派。阿里是穆罕默德的女婿,他们主张只有穆罕默德的家族成员才有资格做继承人。这一派以后发展成伊斯兰教中的主要对立派别 —— 什叶派。

瓦哈比派

瓦哈比派,意为“出走者”,指他们脱离阿里而出走。

这三派之间的激烈斗争,甚至影响了阿拉伯帝国和伊斯兰教的发展方向。

逊尼派:承认四个正统哈里发和其他世袭的哈里发,承认《古兰经》与《六大圣训集》。该派形成正统神学体系。

什叶派:只承认阿里及其后裔有权继承穆罕默德,承认《古兰经》与《四圣书》。什叶派认为阿里家族是穆罕默德的后裔,更有权成为哈里发。在这种思想支配下,什叶派抬高阿里及其后裔的品格与地位。

逊尼派和什叶派是伊斯兰教的两个主要教派。“逊尼”和“什叶”都音译自阿拉伯语,前者意为“道路”,指在穆罕默德之后,接受伯克尔、欧麦尔、奥斯曼和阿里四大哈里发所确立的行为规范和准则;后者意为“追随者”,特指第四大哈里发阿里的追随者。

在伊斯兰社会的领导权问题上,逊尼派承认四大哈里发和以后的伍麦叶王朝、阿拔斯王朝以及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哈里发的合法性。什叶派则认为只有阿里是穆罕默德的合法继承人,伊斯兰社会应该由阿里及其后裔领导,他们被尊称为伊马目。

在教义方面,什叶派将信伊马目作为基本信条之一,而逊尼派对此却不予承认。

在历史上什叶派形成了宗教学者等级制度,这在逊尼派里是没有的。什叶派规定信徒必须追随一位宗教学者,这使得高级宗教学者具有巨大的社会影响力。

这就是为什么什叶派为主的伊朗有霍梅尼、哈梅内伊等最高精神领袖,而逊尼派为主的海湾国家只有国王和埃米尔(酋长),而没听说过知名的宗教精神领袖的原因。

七国之乱:中东火药桶,离爆炸还有多久?

目前,逊尼派约占世界穆斯林总数的90%,什叶派约占10%。什叶派占人口多数的国家包括伊朗、伊拉克、巴林和阿塞拜疆,在黎巴嫩、也门、土耳其、沙特、阿联酋、科威特、叙利亚、阿富汗、印度和巴基斯坦等国也有一定数量。

什叶派的人数对比逊尼派,在全球只占10%左右的绝对少数,但是,什叶派的人口分布却相对集中,伊朗是什叶派的大本营,伊朗90%以上的人口是什叶派!

伊拉克的人口也是以什叶派为主,占伊拉克总人口的70%以上,而且集中分布在首都巴格达以东到南部主要城市巴士拉,并且和伊朗接壤。

萨达姆本人是逊尼派,统治伊拉克的时期,其实是少数派统治大多数人。两伊战争,大多数是什叶派士兵相互残杀,从大历史的角度看,是不正常的。

萨达姆被美国人推翻并处决后,当今的伊拉克现政权是什叶派当政(只要一人一票,肯定是什叶派上台执政),反倒和伊朗恢复了正常的同教派兄弟国家的关系,这是美国人和沙特等国家当初没想到的。

伊朗和伊拉克的人口,成为什叶派在全球的力量核心,同时势力向西北和西南延伸,向西北支持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巴沙尔属于阿拉维派,是什叶派的一个分支),黎巴嫩真主党(伊朗长期支持的什叶派);向西南支持也门境内的胡赛武装(什叶派),这就是今天中东政治和军事斗争中出现并强化的“什叶派之弧”。

七国之乱:中东火药桶,离爆炸还有多久?

特别需要注意的是,伊朗为核心支持下的什叶派之弧,虽然有和逊尼派海合会国家,特别是和沙特(瓦哈比派)争夺中东霸权的需要,但是目前全球兴起的伊斯兰极端势力,特别是臭名昭著的伊斯兰国等,却是以瓦哈比宗教极端思想为指导。

因此伊朗支持的什叶派之弧,在客观上有防止伊斯兰极端宗教思想蔓延全球(中国新疆最近这几年的暴恐势力,主要也是受到瓦哈比极端思想的蛊惑甚至是境外直接资助),打击伊斯兰国恐怖势力的作用。

什叶派之弧,客观上已经站在了全球反恐的第一线,受到了以中俄为代表的国际力量的大力支持,美国和西方对伊朗势力的扩张虽然有所防范,但对其反恐的正面意义,也是认可的,因此美国对也门的胡赛武装也没有全力打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中国、俄罗斯、伊朗的大力援助下,以什叶派联军为主力,取得了收复叙利亚重镇阿勒颇的重大胜利,这也是全球反恐战争的重大转折。中俄连续5次在安理会动用否决权,就是对什叶派之弧的强大支撑。

随着美国用阿拉伯之春把中东和北非搅乱,同时美国这些年在中东的不作为和实力衰退,以色列和伊斯兰世界的传统矛盾比重已经下降。

而逊尼派和什叶派的矛盾、库尔德人问题、难民问题、土耳其(土耳其人以苏菲派穆斯林为主,也可以看做逊尼派的分支)和俄叙的矛盾,反倒突出摆到了中东的大棋盘上。

海湾王爷们最担心的是从伊朗到叙利亚形成一个牢固的什叶派走廊,所以沙特想借美国之手削弱什叶派,但是美国自己也明白:一旦陷入中东新的教派冲突,那就是一个可以埋葬帝国的大坑,美国对海湾逊尼派的支持三心二意。

奥巴马下台之后,特朗普虽说一再宣称要重返中东,但宣称了这么久,仍然只有个响字。

只要美国不出手,沙特这帮王爷军在中东可能连个胡赛武装都打不过,更别说伊朗了,但是打不过归打不过,打不打则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沙特等七个国家一起断绝跟卡塔尔的外交关系,可能只是一个引子,估计整个中东,很快又要再次变成火药桶了。

当然,对于中国来说,可能最大的影响是:卡塔尔跟沙特断交……沙特运动员也许会因此抵制在卡塔尔举行的体育赛事……卡塔尔将举办2022世界杯……那么中国队世界杯出线少了一个劲敌!

然后泰国队出线了!

深度延伸

一年烧800亿美刀,沙特再不打仗还能撑多久?

文 | 金钟

来源 | 观察者网

过去的几周里,一系列来自中东有关的石油与美元的新闻吸引了世人的眼球,如果我们把这些新闻串联起来加以分析,就会发现这些事件的背后似乎有着不寻常的味道。

5月20日,特朗普出访沙特,当场签下1100亿美元的军火大单。在此之外,沙特还和美国签订了未来十年总共3500亿美元的军火供给合同。5月23日,特朗普在他的政府预算报告中提出要在未来十年将美国现有的战略石油储备削减近一半的规模。5月24日,石油输出国组织开会决定将石油减产计划延期到2018年的3月。

在这几条新闻里面,最引人注目的当然就是沙特阿拉伯和美国签订的天文数字般的超级军火订单。沙特王室花费如此重金的目的之中当然包含了拉拢美国这个安全保护伞巩固自身的执政地位。但是如果我们把沙特阿拉伯今年以来的主要经济活动放在一起看,就可以发现沙特最近特别活跃:

一、2017年3月13日沙特国王出访日本,签订了几十个合作项目,价值数十亿美元;

二、3月15日,沙特国王访问中国,签订了价值650亿美元的35个项目的合作协议;

三、5月20日,在特朗普签订巨额军火贸易合同的同时,沙特还许诺向美国投资200亿美元参与美国的基础建设投资;

四、5月22日,沙特出资450亿美元,和软银的孙正义合作发起成立了资产千亿美元科技投资基金。

如果我们把这些新闻中的数字加起来,可以粗略计算出沙特阿拉伯在2017年前五个月之中已经承诺要花出去2000多亿美元了,不由得让人感叹中东土豪的财大气粗。

然而,沙特阿拉伯目前(截至今年第一季度)的外汇总储备大概只有5090亿美元。如果划出来军火贸易的1100亿、投资美国基建的200亿、以及投资孙正义的450亿,那么沙特大概还剩下334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

七国之乱:中东火药桶,离爆炸还有多久?

橘黄色柱状代表2013年8月-2016年2月沙特外汇储备的变化,从约9700亿美元跌至5900亿美元。

这个数字看上去很多,但是沙特这几年为了支撑国内高额的福利开支和在国际上发动军事行动,实际上一直在大量流失外汇,其储备已经从2014年的7500亿美元跌到2017年初的5090亿美元,平均一年跌幅达到800亿美元。

假设未来几年油价不发生大的波动,沙特也不大幅度削减国内福利开支,可以预期沙特外汇储备未来几年仍然很有可能以800亿美元一年的速度下降,再加上大概一年350亿美元的美国军火采购开支,这就是一年1150亿美元的烧钱速度。即使沙特坐拥334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不到3年,他们就会彻底将钱包烧穿。而即使我们假设这每年8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下跌的趋势立刻停止,那么沙特目前的可以支配的3340亿美元也不够支付他和美国签订的3500亿美元的军火合同。

七国之乱:中东火药桶,离爆炸还有多久?

5月22日,沙特能源大臣法利赫在巴格达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上伊拉克承诺再减产9个月以促进原油价格上涨。

此外,沙特阿拉伯预期将在2018年把自己国家的国有石油公司IPO上市。按照国际投资银行的分析,沙特国有石油公司目前可以说是世界上价值最高的公司,市价预期在4000亿到2万亿美元之间。

但是,沙特国有石油公司上市只会卖出一小部分股权,这一方面是为了保留沙特政府对公司的控制权,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公司体量太大,一次性释放股权太多的话,国际金融市场没有这么多的流动资金接盘。而且,在世界主要经济大国都在通过加息和贸易战的手段争夺有限的国际资本的时刻,谁也没有余粮分给沙特阿拉伯。

按照目前沙特石油公司要上市卖出5%股份的说法,按照2万亿市值的市场估值上限计算,沙特阿拉伯在2018年的IPO中最多可以筹集1000亿美元的资金。这听起来很多,但是还不够支付刚刚和美国签订的军火交易合同。按照每年1150亿的烧钱速度,这个IPO也就给沙特拖延1年的时间而已。

在这种情况下,沙特阿拉伯大概有两种选择:开源和节流。节流就是削减国内福利开支和国外战争开支,沙特国内的高额福利开支是维持王室统治的重要工具,基本没有多少削减的余地。而沙特近年来在国外的军事行动则是为了制造一个亲沙特反伊朗的安全区,是出于和伊朗争夺中东地区主导权的战略需要,很难想象会被沙特政府弃之不顾。

而从开源的方向来看,沙特目前仍然还是只能依靠石油出口来增加收入。

以目前50美元一桶的油价,沙特的石油开采项目虽然仍然还在赢利,但是获得的利润却不足以支撑沙特政府的巨大开支。因此,沙特的希望就在于油价上升。而油价受市场供需决定,虽然沙特阿拉伯没有能力影响对石油的需求,但是作为世界上成本最低产量最大的石油生产国,沙特对于控制石油供给还有一些影响力。因此,我们看到了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达成减产延期的协议。

七国之乱:中东火药桶,离爆炸还有多久?

2017年2月-2017年5月世界原油价格走势,目前约52美元一桶

但是,自从中东之外的产油国如俄罗斯、加拿大、墨西哥等国的石油产量迅速增长,美国页岩油技术的日益成熟,沙特为首的欧佩克对于油价控制能力也在逐步减弱。页岩油的开采有着分散和灵活的特点,也导致了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很难和欧佩克一样达成限产保价的联合协议。页岩油技术在几年前刚刚进行商业化开采的时候,开采的成本还在80-90美元一桶。目前,经过开采技术的不断进步,美国页岩油的开采成本已经降低到40-50美元一桶。可以预见的是,这个开采成本仍然还会有下降空间,沙特石油开采将面临越来越严重的竞争压力。

特朗普的出售美国战略储备石油的决定在此时看起来就颇为微妙。首先根据公布出来的信息,特朗普的幕僚声称此举还是为了增加政府收入。但是按照计划,美国将分十年出售2亿7千万桶战略储备油,预计会有166亿美元收入。而按照这个166亿美元的预期收入来计算,特朗普未来十年预期的油价大概是61美元一桶左右,比当前石油价格高出20%左右。

这个出售计划折算到每一年,相当于每年出售2700万桶原油来获得16.6亿美元收入。这个数字听起来不小,对于千万亿级别的美国政府预算来说,真的只是杯水车薪。

美国的战略石油储备是在1970年代中东石油禁运以后建立的,当时美国的石油进口的命脉被欧佩克控制住,战略储备为美国的能源安全提供了重要保障。

今天,美国自己的页岩油开采已经有了足够庞大的规模,邻国加拿大和墨西哥的石油开采行业也相当发达,中东石油只占美国自身石油消费的12.9%,远在美洲(北美和南美)石油的份额(73.5%)之下。维持庞大的石油战略储备对于美国来说,似乎已无必要。中东的稳定和安宁对于美国的战略安全来说,其重要性也不如从前。

当然,特朗普是否能够实施出售石油战略储备的计划还需要国会批准。但是,这个提案所发出的信号已经被国际石油市场接收到,油价应声下跌。对于沙特来说,美国页岩油成本的不断下降和特朗普的销售战略储备石油计划基本断绝了沙特通过欧佩克限产这样的经济战手段来推高油价的希望。

和平的经济手段失效了,几年后急需油价大幅上涨来支付今天签订的这些合同款项的时候,一个坐拥几千亿美元军火的沙特王国会怎么做呢?宗教、民族矛盾日益激化的中东地区就像一个大火药桶,当互相敌视的主要国家之间的军备竞赛耗尽他们最后一点财富的时候,任何一个微小的火花都可能造成不堪设想的巨大灾难。

散尽家财全副武装的沙特王国的战略意图到底是什么?在中国能源进口严重依赖中东地区的时候,这应当引起决策者的警惕和深思。

热搜:中东,爆炸   
ad06
七国之乱:中东火药桶,离爆炸还有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