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兴网 - 国内优秀的生活资讯网站
宝兴新闻网

暗战荃银高科

栏目:都市热点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肖鸥    发布时间:2017-09-27 13:48

为帮助公司解决股权分散问题,“中植系”2014年开始布局荃银高科(300087),从“亲密伙伴”到“对簿公堂”,荃银高科和“中植系”的故事颇具戏剧性。在长期的股权拉锯战中,随着新势力大北农的加入,使得荃银高科的“战局”更加扑朔迷离。大北农频频增持荃银高科的目的、其中扮演何种角色有待验证。目前荃银高科董事会处于超期服役状态,一直被拒之董事会门外的“中植系”、大北农以及一致行动人是否会改选董事会更是备受关注。

大北农:合作与增持

今年以来,大北农频繁增持荃银高科引起市场的关注,近期大北农再度开启强攻模式。随着大北农的“介入”,荃银高科“战局”也变得扑朔迷离。

今年8月8日,大北农控股子公司北京金色农华种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色农华”)与荃银高科签署了《合资经营协议书》,双方拟共同投资设立安徽荃华种业科技有限公司,其中,金色农华出资1470万元,占股49%,荃银高科出资1530万元,占股51%。在新三板投资者联盟创始人许小恒看来,随着种子行业政策法规的健全、监管的完善、技术进步等原因,行业已进入全面整合阶段,两者联合更有利于产业做大做强。

此次双方的合作,使得大北农、“中植系”以及荃银高科管理层之间的关系变得更为复杂。

9月9日荃银高科发布公告称,大北农在9月6日-8日通过深交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增持荃银高科约507.72万股股份,增持股份比例达到1.2%。9月15日荃银高科再发公告称,大北农于9月11日-14日期间通过深交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累计增持公司股份约549.95万股,增持比例达到1.3%。截至9月15日,大北农及其一致行动人北京智农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合并持有荃银高科股份总数约为5236.28万股,持股比例达12.4%。至此,大北农及其一致行动人“上位”荃银高科的第二大股东。

尽管大北农在公告中表示,增持是出于对荃银高科未来发展的信心及对其良好投资价值的预期,不过,在荃银高科管理层和“中植系”关系微妙的情形下,大北农的“进入”难免引发市场的猜测。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2015年3月6日大北农披露了2015年的定增预案。其中“中植系”旗下的重庆中新融拓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中新融拓”)出现在大北农定增对象的名单中。截至今年6月30日,中新融拓仍持大北农0.98%的股份,位于大北农的第八大股东之列。

在荃银高科这场股权之争的拉锯战中,大北农的突然“介入”,到底是产业整合还是一场精心策划的“局”,大北农在其中到底扮演何种角色成了一个谜。

“中植系”:亲密与反目

“中植系”2014年开始布局荃银高科,从“亲密伙伴”到“对簿公堂”,“中植系”与荃银高科管理层的故事颇具戏剧性。

为了改善荃银高科股权分散的问题,荃银高科董事长张琴在2014年试图通过引入“中植系”作为“援兵”。北京商报记者梳理相关公告了解到,荃银高科在2014年三季报中披露的前十大股东情况表显示,“中植系”旗下的重庆中新融泽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中新融泽”)持有约1051.44万股荃银高科股份,以6.64%的持股比例位列公司的第三大股东。

早在2014年7月21日,中新融泽便与荃银高科原股东李成荃签署《附生效条件的股份转让协议》,约定在李成荃辞任上市公司董事之日起6个月之后,中新融泽将受让其持有的公司股份200万股。 按照当时协议,当年10月30日,中新融泽通过深交所大宗交易系统受让了李成荃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2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26%。彼时,中新融泽持有荃银高科的股份比例为7.9%。

2016年1-2月期间,“中植系”旗下中新睿银、中新融鑫在二级市场买入荃银高科约2759.06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约8.71%。截至2016年2月26日,“中植系”合计持有荃银高科约16.61%的股份,成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而此次增持使得“中植系”与荃银高科管理层的矛盾加剧。因“中植系”旗下公司中新融泽及其一致行动人中新睿银、中新融鑫增持荃银高科股票违反相关规定被安徽证监局警示。随后,荃银高科以中新融泽及其一致行动人中新睿银、中新融鑫(以下简称“被告”)违法增持为由将被告告上法庭。2017年7月5日上午,安徽省高院对该案件进行了一审开庭审理,但尚未判决。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正常情况下一审审限是6个月,但是如果出现管辖权、程序上的争论等问题可以延长审限。上述被告在信息披露上确实违规了,而信披违规后,第三方是不是需要承担一个民事上的责任,违规不违规、增持股份是不是有效是需要法院审理的。

同路农业:三方关系试金石

荃银高科曾两次试图收购同路农业,但目前尚未能成行。

今年5月12日荃银高科重启收购同路农业,这也被外界看做是公司管理层与股东默契的试金石。荃银高科拟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同路农业100%的股权,交易作价2.88亿元。不过,荃银高科在8月25日召开股东大会审议的17项议案均被否决。有消息称,“中植系”投下弃权票,大北农及其一致行动人以及公司第四大股东贾桂兰均投下了反对票。

荃银高科此前第一次收购同路农业的过程中,相关议案在股东大会上也被否,而后来有消息称反对阵营中就包括“中植系”。

值得注意的是,在大北农与荃银高科合作成立子公司的消息刚刚曝出之时,市场曾一度认为大北农及其一致行动人可能是荃银高科董事长张琴共同对抗“中植系”的“援兵”。不过,若按照消息所述,大北农及其一致行动人在决议过程中投出反对票的话,则让大北农及其一致行动人与荃银高科方面的关系又变得扑朔迷离。

董事会改选成焦点

荃银高科的局势可以说是“多方对垒”,而荃银高科董事会已经超期服役近5个月,尚无董事会席位的“中植系”和大北农是否改选董事会成为市场的焦点。

以目前持股比例看,“中植系”和大北农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分别位列荃银高科第一大股东和第二大股东,张琴则“被迫”降为第三大股东。不过,荃银高科前两大股东均在董事会无席位。

按照2016年8月荃银高科披露的修订后公司章程,单独持有或者合并持有公司发行在外的有表决权股份总数3%以上股东可以提名董事;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10%以上股份的股东有权向董事会和监事会请求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若未获董事会、监事会同意,连续90日以上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10%以上股份的股东可以自行召集和主持股东大会。

近日荃银高科相关人士称,由于股东中新融泽及其一致行动人的违法违规增持行为仍处于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及被安徽省高院诉讼审理期间,尚未形成定论,为确保新一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提名工作顺利进行,公司计划待上述不确定性因素解决后立即启动换届工作。不过,“中植系”、大北农及其一致行动人未来是否会提请改选董事会仍留有悬念。

知名财经评论人布娜新认为,第一大股东在股东大会上对重要决议弃权,虽然不好揣测其动机,但弃权的直接结果跟反对是一样的。第一、二大股东在董事会未占席位,会影响上市公司治理结构的稳定。许小恒坦言,如果荃银高科的公司治理结构长期僵局,对于荃银高科的未来战略发展极其不利,影响公司整体经营效率。

荃银高科未来的发展走向还不得而知,但不可否认的是,今年上半年荃银高科经营业绩已经出现承压迹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荃银高科实现的营业收入约为2.04亿元,同比增长12.12%,对应实现的归属净利润却亏损约855.84万元,同比下降33.83%。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曾分别以发采访函的形式向荃银高科、大北农进行采访,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前,荃银高科和大北农均未做出回复。

热搜:   
ad06
暗战荃银高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