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兴网 - 国内优秀的生活资讯网站
宝兴新闻网

专家眼中的微博修改用户服务协议之争

栏目:都市热点    来源:和讯网    作者:樊华    发布时间:2017-09-20 16:15

数据和内容越来越成为互联网企业的核心竞争要素,但相关的权益边界并不清楚,互联网平台对自身服务产生的、包括用户生产的内容和数据,控制力的边界在哪里,尚无清楚的规则来划分,而技术和行为创新又层出不穷,因此导致了争议不断产生

法治周末记者 马树娟

9月15日晚,新浪微博发布了《微博个人信息保护政策》,由于弹窗信息显示,用户必须同意接受该政策后才能继续使用微博,不少用户第一次开始认真阅读起其中的条款来。有用户发现,在默认同意的《微博用户服务使用协议》1.3条规定,用户在微博发布内容之后,未经事先书面同意,不得自行授权任何第三方以任何形式直接或间接使用微博内容;1.5条则规定,微博用户将无偿授权微博平台法律权力,以任何法律手段追究第三方平台使用在微博上发布的内容等行为,微博将获得所有赔偿款项,同时,用户还承诺配合微博,应微博要求积极提供文件和相关协助。

面对突然反弹的舆论声势,微博随后修改了这两个条款,并在9月16日连发两则公告,进行释疑解惑。

在这两份公告中,记者注意到,新浪微博强调,用户对自身拥有完全著作权等知识产权的内容可以合法使用,用户可以将自己具有完全权利的作品,根据自己的意愿发布到其他平台,无需微博批准、审批、同意。但是未经微博平台同意,自行授权、允许、协助第三方非法抓取已发布的微博内容,是不能允许的。

9月18日,微博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说,修改用户协议主要是针对第三方非法抓取的行为。

微博突然强调用户内容的独家原创性,不允许用户自行授权第三方抓取内容,业内分析,这也许和之前与今日头条的竞争有关。

针对今日头条的做法,微博管理员曾于次日发布公告,未点名地称某第三方新闻平台的内容抓取行为,微博毫不知情且并未授权,随后微博暂停了与今日头条的接口。前述微博负责人介绍,目前双方接口仍处于暂停状态。

针对双方的冲突,法治周末向今日头条发去了采访函,不过截至9月19日记者发稿,对方未给予回复。

在此番商业竞争中,很多普通用户倍感受伤。那么用户在微博平台上发布的包括文字、图片等在内的信息,其权利到底归属于谁?其他平台能否在获得用户授权的情况下,可以不经微博平台同意,抓取相关数据?互联网巨头之间的商业竞争,如何做为才不至于让普通用户的权益遭受损失?

针对这些问题,法治周末记者采访了多位专家,共同探讨互联网企业就抓取用户数据、用户创作内容应当遵守的使用规则。

对话嘉宾:

陶鑫良:大连理工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

熊琦:华中科技大学法学院教授

刘晓春: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刘文杰:中国传媒大学文法学部网络法与知识产权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著作权理应归属用户

法治周末:微博修改的用户协议中指出,未经微博平台事先书面许可,用户不得自行授权任何第三方使用微博内容。你认为微博平台对用户发表的内容拥有什么样的权益?是否有权力限制用户的自行授权行为?

刘晓春:微博平台对用户发表内容的权益,目前在法律上并没有明确的权利来适用,但是微博可以通过与用户之间的合同条款来取得一定的权益,亦即构成对于用户权利的一定限制。

微博给用户提供了相应的免费服务,这种授权可以认为是服务的一种对价,当然,授权的范围也需要符合比例原则,如果太过严格,有可能会认为不正当限制用户权利,从而成为效力存疑的格式条款。

法治周末:此次修改用户协议,是否限制了用户的权利?微博方面的这种提法是否有法律依据?

陶鑫良:这样的用户协议属于“霸王条款”,不过后来公告说明中的条款意思是合法合理的,但必须在用户服务协议中修改原来的条文表述,否则,不能以公告说明代替条款。

刘晓春:按照微博后续的释疑,微博并没有限制用户自身对发表内容的利用,只是要求用户同意阻止其他经营者直接抓取内容,这样的限制,是从微博维护自身竞争优势的立场出发,同时也给用户留出了自行利用内容的空间,还是存在一定的正当性,不能认为是明显的“不正当限制用户权利”。

熊琦:本次新浪的修改,只是将非专有许可改为专有许可,要求从用户那里获得独家授权,并非如有些人认为的那样取得了用户内容的著作权,这一点是首先要澄清的。其次,专有许可的出现,是社交网络平台之间市场竞争日益激烈的体现,为了防止其他平台取得内容,保持本平台内容的独占和独家,有助于维护新浪微博基于其巨大的用户基数所取得的内容优势,特别是在聚合平台兴起的今天,保持内容的独占性在市场竞争中变得尤为重要。

抓取其他平台的内容需遵守Roberts协议

法治周末:微博方面认为,要想获得用户发布在新浪微博上的内容,必须获得用户和微博平台的共同同意。你认为,作为今日头条或者其他第三方平台,在获得用户授权的情况下,是否可以不经微博同意,直接抓取该用户在微博平台上已经发布的内容?

刘晓春:这个问题的核心在于,抓取行为是否违反了诚信原则和公认商业道德的问题,涉及到对具体行为的评价,需要确认很多细节问题。

目前涉及信息抓取的相关案例已有很多,比如法院曾经认为违反Roberts协议的抓取行为为不正当竞争(百度和360案),认为未经用户同意、违反Open API协议抓取用户信息的行为为不正当竞争(微博诉脉脉案),这其中都需要对技术和事实细节进行仔细考察。

法治周末:第三方平台未经微博平台同意的抓取行为,会侵犯微博平台的什么权益?有学者认为类似今日头条这样的做法是“把别人辛辛苦苦喂大的奶牛产下的奶,挤到自己的碗里”,对于这种观点,你是否认同?

我认为,如果不属于微博的“白名单”成员,那么无论是具有著作权还是没有著作权的用户信息,第三方都不能直接从微博上抓取,而应当遵循互联网世界中1994年以来共同信奉的“Robots协议”的金科玉律。

刘晓春:今日头条是在获得用户授权情形下进行抓取,因此不涉及对于用户意志的违反,但是这种抓取又是系统性、自动化的抓取,一定意义上,有在微博累积的影响力和商誉之上进行“搭便车”之嫌,法院有可能认为这种行为构成对于微博经营成果的不正当利用,是一种“替代性”的使用。此前曾出现过大众点评诉爱帮网、大众点评诉百度等案例。

刘文杰:在这个领域,我国已经有法院判决认定,直接从竞争者的平台上抓取用户内容,呈现在自己的平台上,是典型的“搭便车”,涉嫌触犯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

竞争者应当通过努力创新和自行投入,获得市场竞争优势,而不是将他人平台上的内容直接复制在自己平台之上,这已经不仅是对他人成功商业模式的抄袭,而是对他人正当劳动成果的攫取,这种行为不产生创新,反而助长市场上抄袭的蔓延,不应当受到鼓励。

商业竞争不应伤及普通用户权益

法治周末:目前各大商业巨头就用户数据、用户创作的内容,争夺得越来越激烈,也发生了很多争议性事件,你认为这背后是哪些因素推动的?

刘晓春:一方面是数据和内容越来越成为互联网企业的核心竞争要素,另一方面,数据和内容相关的权益边界并不清楚,对于竞争过程中哪些行为是正当的,哪些行为是不正当的,互联网平台对自身服务产生的、包括用户生产的内容和数据,控制力的边界在哪里,并没有很清楚的规则来划分,而新类型的技术和行为创新又层出不穷,因此导致了争议不断产生。

陶鑫良:法律背后是商业,纠纷深处是利益。数据、内容争夺战愈演愈烈的背后动因,就是企业相互间惊人商业利益的角逐和巨大市场份额的争夺,互联网巨头与生俱来带有近垄断性的特点,商业博弈和市场竞争又具备你死我活的传统。

法治周末:就此次事件而言,很多普通用户的直观感受是,巨头之间的商业竞争限制了自身的切身利益,你认为像微博、今日头条这样体量的互联网企业,他们之间如何作为,才能促成市场良性竞争,又能保障用户的权益?

陶鑫良:目前,已经越来越多地出现了“互联网科技进步本来已经可以带给人类十分恩惠,但由于互联网巨头之间的恶性商业竞争却只能享受其中的一半”的现象。互联网巨头之间应当改变传统的你死我活之商业竞争模式,探索更符合互联网科技进步背景的共享精神及其商业模式,这更符合互联网巨头的根本商业利益,也不伤及而且更提升普通用户的利益,能让人类更大限度地尽享互联网科技进步带来的恩惠。

刘晓春:冲突其实不一定是坏事,冲突短期内是促成规则快速形成的一种现象,长远来看,需要就数据产生和利用形成一些具有可预期性的规则,亦即科斯定理所说的“权利初始界定”,为数据合作和交易提供基础。只有在相关各方都清楚了自己的权利和义务、行为的正当性边界,才可能建立起合理的预期,从而促成合作,通过交易、许可等方式来形成良性的市场秩序。

刘文杰:在争抢市场时,由于很多大V具有比较强的谈判能力,由平台方与其单独达成协议比较合适,这样也不会伤及普通用户的权益。

链接

Robots协议,也称为爬虫协议、机器人协议,其全称是“网络爬虫排除标准”(Robots Exclusion Protocol),网站通过Robots协议告诉搜索引擎哪些页面可以抓取,哪些页面不能抓取。

热搜:专家   
ad06
专家眼中的微博修改用户服务协议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