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兴网 - 国内优秀的生活资讯网站
宝兴新闻网

夜店的我,被男客人侮辱,没想到女经理要我去他房间......

栏目:都市热点    来源:互联网    作者:feitian    发布时间:2017-08-21 17:41

这事儿还得从2010年的暑假说起,那是暑假的第一天,这天对我来说绝对是人间惨剧。处了一年多的男朋友因为一部苹果柒和我分手了。他正式和学校的一个白富美好上了。

最让我憋屈的是,那个女的还给我拿了一千块钱。她说我这一年给男朋友花的不过也就几百块,剩下的就当分手费。

那一刻,我感觉屈辱到了极点,但他说的又的确没错。不过我还是故意气她说,男朋友还欠我点东西。白富美傲慢的看着我,问还欠我什么?

我告诉她,男朋友还欠我精子,应该有几十亿。我话刚说完,白富美就给了我两个响亮的耳光。要不是男朋友拉着,还不知道会把我打成什么样呢?

我像个SB一样在大街上走着。

想到男朋友从此以后就被别的女人人骑在身上,跟别的女人翻云覆雨。我心里一阵阵刺痛。但又有什么办法呢?谁让我是一个傻白甜,没钱呢?

正当我胡思乱想时,手机忽然进来条短信。我抱着一丝幻想,以为会是男朋友,但拿出一看却是个陌生的号码。打开一看,上面写着,

“明光私人会所招聘女公关,年龄十八岁以上,五官端正,身体健康。待遇丰厚,每月2w—10w。”

这种短信我以前也收到过,但从来没当回事。不过这次不同,那上面标注的钱数让我眼红了好半天。

好一会儿,我按照上面的电话打了过去,一个声音很有磁性的男生告诉我,要是想应聘的话,下午可以去面试。

下午去面试的路上,我还是有些犹豫。毕竟这职业说出去有些丢人。可一想到没钱在这社会中就不能生存,我反倒释然了。男朋友也没了,我还在乎那么多干他妈什么?妈的,反正都是笑贫不笑娼。干吧!

我也想开了,既然生活这么狗血!那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纵情燃烧!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屌丝逆袭!

面试地点竟然在一家培训中心。

我到时,走廊里好多美女居然站了得有二三十人。妈的,我没想到做个公关居然也这么大的竞争压力。

面试我的是个女的,四十多岁。她问我多大,我实际是十八,但我故意说十九,想显得成熟一些。又问我多高,我告诉她1米68。接着又问了几个问题,最后是体检,合格后我被正式录用。

我原以为直接能上班了,没想到还要培训两天。培训的内容也挺有意思,我总结了下就三点。

第一,打消我们内心的羞耻感,让我们没有心理负担,轻装上阵。

第二,看片,同时教我们一些技巧。主讲这个的居然是个三十多的女的。看着一个女人在台上讲这些内容,用现在流行的一句话说,我他妈也是醉了!

第三,如何把握男性顾客的心里,怎么能让她们最大程度的消费。说白了,就是连忽悠带骗。

两天后,我正式到KTV上岗。别人都取了个假名,惟独我傻B呵呵的说了真名,王莹莹。

当天晚上,我接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客人。客人是我们领队董哥安排的。董哥能有三十左右岁,长的五大三粗。看着挺吓人的。

但我觉得他对我好像挺有看法的,从来之后只和我说了一句话,就是问我叫什么。并且口气还非常恶劣。

董哥带我们几个进了三楼的豪华大包。

一进门,就见宽大的沙发上坐了三个男人。

董哥一改平时趾高气昂的样子,他谄媚的和其中一个男人说,

“赵总,我特意给您叫了几个新来的。您挑挑,不行我再给您换……”

我站在后排,趁他们说话时,偷偷的打量这三个男人。那个叫赵哥一看就是个富商,穿戴绝对讲究。但岁数得他妈的四十多,个子中等,。一张很有菱角的五官,看着都有些挑剔。

我又看了看另外的两个,其中一个也得有四十。比赵总差不多。倒是最边上那个看着还可以,能有三十多岁,很清秀。

我就在心里暗暗祈祷,希望最年轻那个选我。

能看得出来,这些人都挺奉承赵总的,都让赵总先选。

我一听赵总要挑人了,我马上把脑袋低了下去,还略微弯着腿,让自己看着别那么高。心里开始不停的祈祷别选我,别选我!

“后面那个,抬头!”

赵总那尖尖的声音一响,我心里凉了半截,但还是马上抬起了头。赵总还没等说话,董哥在一边就奉承的说,

“赵总,你好眼光啊!他叫盈盈,是我们这儿最年轻的,刚来的,才19,还一个客人都没接过呢!”

听着董哥的话,我在心里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心里还残存着一丝幻想,希望赵总没看上我。

但事与愿违,赵总一句,“就她了”。把我最后的希望也打破了。那两个男的也选了两个,董哥带着其她人出了包房。

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坐到赵总旁边的。近距离看他时,我心里有些慌乱。她脸上没有一点笑容,就像欠他500万一样。

但赵总却有些得意,他拿手指勾着我的下巴,又在我脸上掐着。转身对那两个男的显摆说,

“你们看看,这细皮嫩肉,还挺漂亮的嘛?”

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下贱到了极点。连个站街的都不如。那两个男的奉承着说,赵总今天要吃小白兔了。

说完他们全都哄笑。而我像个SB一样,手足无措的坐在那儿。

赵总给我倒了杯酒,让我陪他喝一杯。我犹豫了下,还是端起酒杯,和他干了。

赵总好像挺高兴,他从皮包里拿出五百块钱,直接伸到我的文胸中。把钱往里一塞,顺便在我胸上用力的掐了下。他妈的好像有些变态,掐的很用力。疼的我差点喊了出来。

我越这样,这个死变态好像越高兴。他哈哈笑着。他夸我不错,让我好好表现着,今天晚上肯定发我个大红包。

赵总可能觉得我有些放不开,他站了起来冲我说,让我跟他出去,去客房。

听着他的话,我脑袋嗡的一下。我实在是不敢想象我和他搞在一起的样子。

我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也不敢看赵总。就低声和她说,

“哥,我陪你在这儿喝会儿酒吧!”

这话我一说完就后悔了。我们培训时就有一条,绝对不能拒绝客人提出的要求。客人的要求越多,也就意味着你的小费越多。

我话音刚落,张哥脸色一下变了。他知道我那话的意思是不想和他做。

他似乎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嗷”的一声大骂,

“你个贱货,真他妈是给你点笑脸了?”

说着,晃荡着他那啤酒肚,冲上来就给了我一耳光。这耳光很响,,他们四个也立刻停了下来。那两个男的跟着站了起来。最年轻,也是我对他印象最好的那个,他马上走了过来,拿起桌上的一杯酒,直接扬到我的脸上。

“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张总看上你,那是你的造化,你他妈还这么多事儿!马上给张总道歉!”

冰凉的酒带着冰块从我脸上滴落,而我完全傻了,根本不知道怎么办。

张总见我还没动,他更怒了。他忽然一步上前,跳起来朝我脸上打去。我马上伸出胳膊,想挡住脸。可还是没挡住。脸上被她挠了一下,火辣辣的疼。一定是被这老变态给挠坏了。

总姐一动手,那两个男的居然一起涌了过来。冲着我又挠又打。我也不敢还手,只能护着脸拼命的挡着。那一刻我他妈憋屈的要死!

而那两个SB开始就傻呵呵的坐在那儿,连个拉架的都没有。好半天,其中一个才忙跑出去叫人。

不一会儿,董哥进来了。

他一进门,忙把这三个男的拉开。他一边小心的赔着不是,一边问说,

“不好意思啊,张总,他刚来不懂事,有什么事儿你和我说,不用你动手,我马上收拾她!你和她生气犯不上,别再气坏了您!”

这老变态立刻破口大骂,

“你他妈让他马上给我滚,从今天起,我不想在这看到这个人!不然以后你别想我带人来你们这儿消费!”

董哥回头瞪着我,慢慢走到我身边。一扬手,“啪”的一下,重重的扇了我一个耳光。他眼睛盯着我,手却指着门口,

“滚!马上给我滚出去,一会儿再他妈和你算账!”

我傻呵呵的出了门。低头老老实实的站在门口。

走廊里不时的有人走过,都好奇的看着我。我沮丧到了极点,甚至有些后悔得罪了那个死变态。

好半天,豪哥才从包房出来。也不知他怎么稳住那几个男的。

董哥也不看我,只是冷冷说了句,

“跟我走”。

我胆战心惊的跟在董哥后面,不知道他会如何处置我。我心里开始有些后悔,早知道是这结局。不如刚才就答应了。反正也他妈出来卖了,还挑什么买家啊。他虽然又老脾气又差,但怎么人家有钱啊。

董哥带我到了二楼的经理室。我们的经理是个女的,叫芸姐。二十四五岁的样子。

我只

见过她一次,感觉冷冷的,特高傲。

敲门进去,就见芸姐正坐在沙发上。她手捂着肚子,皱着眉头。看着好像挺难受。

不得不承认,芸姐长的确实漂亮。她还不单是漂亮,关键是她有一种熟女特有的媚,那种媚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

就像她的穿着也和一般的女人不同,盘着头发,穿了件白色的抹胸小衫。下身是一条短裙。她个子本来就高,还穿了高跟鞋,整个人更显得挺拔。

我心里虽然害怕,但还是忍不住偷偷的打量着芸姐。

正偷看时,忽然“啪”的一下,我感觉后脖子一疼。董哥在我脖子上重重的打了下。接着他就对芸姐说我得罪了客人。客人现在很不满意,让把我开了。

芸姐只是冷冷的看了我一眼,问董哥到底怎么回事。董哥就把刚才我和张总的事情说了一遍。他说的时候还添油加醋,说什么我一进门就和张总拉着长脸。不但不配合张总,还和张总发脾气。

这些根本都是没有的事儿,我他妈实在搞不懂我到底哪儿得罪了董哥,他好像就是故意针对我。

但我也不敢辩驳。董哥说完,芸姐也没说话。她皱着眉头,弯着腰,不停的揉着自己的小腹。能看出来她特别难受。

好半天,她才抬头看了董哥一眼说,

“她刚来,你怎么就让他上张总的钟?”

我没明白芸姐的话,难道上张总的钟还分人啊?

董哥一听,连忙解释说,是张总要找岁数小的。他才让我过去的。

芸姐也不说话,但她似乎更难受了,脸色惨白,捂着小腹,弯着腰,整个上身几乎要贴到大腿上了。鼻孔里还不时的发出难受的“嗯,啊”声。

我猜到芸姐肯定是大姨妈来了。我之前也痛经,一来事儿的时候疼的死去活来的。

我正瞎猜时,芸姐似乎疼的更厉害了。她整个人已经完全蜷缩一块儿了。而董哥在一旁一句关心的话也没说。反而还追问她,到底怎么处理我。

董哥的话让我有些担心。

我怕芸姐真的把我开除了。我小心翼翼的看着芸姐,而芸姐疼的始终低着头。额头上已经渗出一层汗珠。她一边轻哼着,一边冲董哥摆了摆手,只说了三个字,

“开了吧!”

我一下傻了。这他妈刚上班,接的第一个客人,挨顿打不说,还他妈被开除了。

我正傻站着,董哥忽然走到我身边,冲我就是一脚,嘴里骂着,

“没他妈听芸姐说吗?快给我滚蛋!”

我被董哥踹的退后一步。但也不敢犟嘴,只好灰溜溜的转身往出走。

刚一开门,还没等出去,忽然就听芸姐“哎呀”一声。我一回头,就见芸姐疼的从沙发上下来,整个人蹲在地上。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

董哥在一旁想要扶她,但芸姐却连连摆手。她疼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看着芸姐痛不欲生的样子。我犹豫了下,但还是开口说,

“芸姐,你是痛经吧?要不我给你针灸试试吧?”

我话一出口,芸姐抬头看了看我,眼神中既有怀疑,又有些不敢相信。

董哥马上瞪了我一眼,他不耐烦的冲我嚷说,

“滚,别他妈在这儿添乱……”

我连忙解释说,

“芸姐,我真的会针灸的!我在职高学的就是中医专业。我爷爷也是中医。从小就跟他学,并且之前我还治好过我一个同学……”

我怕芸姐还不相信,马上从兜里掏出针盒,里面装着毫针。因为从小学习,我一直都习惯把针盒带在身边。

其实我说这些话时也并不自信。

我的确治好过一个人,那人就是我前女友安迪。但我也只是给她一人针灸过。别人我从来没试过。只是刚才看芸姐疼的厉害,我一时着急,才说了那些话。

芸姐可能也是没别的办法了,她冲我点了点头。难受的说,

“那你试试吧!”

我忙走过去,和豪哥一起把芸姐扶到沙发上,让她平躺。芸姐的确漂亮,她虽然疼的愁眉苦脸,但躺在沙发上的样子,还是特别的动人。

不过我却犯难了,拿出毫针站在那儿不动。董哥拍了下我肩膀,有些不屑的问我,

“你到底会不会,快点啊?”

芸姐虽然躺着,但她也皱着眉头看着我。我为难的指着芸姐的腿,有些尴尬的说,

“芸姐,得把丝袜脱了。不然我怕我扎不准穴位!”

芸姐楞了下,接着就冲董哥摆摆手,让董哥出去。

豪哥瞪了我一眼,一言不发的出了办公室。

芸姐见董哥出去,才忍着疼坐了起来。可能是真把我当成医生了,她竟然也没背着我。直接把手伸到短裙中,开始把丝袜往下脱。

我本不想看,但还是忍不住看着芸姐脱丝袜的动作。芸姐可能是肚子疼的原因,她动作很慢,一点一点的把丝袜脱出裙底。刚要继续脱,忽然又“哎呀”的疼叫了一声。

我本来没好意思过去帮忙。可见她这么疼,就忙过去先脱了她的高跟鞋。

我见芸姐没反对,有些不好意思的问她,

“芸姐,你躺着。我帮你脱吧……”

【未完待续……】

www.hkyechang.com

热搜:经理   
ad06
夜店的我,被男客人侮辱,没想到女经理要我去他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