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兴网 - 国内优秀的生活资讯网站
宝兴新闻网

网易严选也卖“淘宝货”合作工厂不都是大牌制造商

栏目:都市热点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苏婉蓉    发布时间:2017-07-07 12:24

网易严选近来吸引了一票追随者,淘宝、蜜芽等电商平台先后创建了基于ODM模式的“淘宝心选”、“兔头妈妈甄选”等自营商城。

靠着“品牌制造商”的背书,网易严选在上线仅一年多后就实现了净营收20亿元,毛利率超过35%,相当于芒果娱乐一年的营收。网易严选将自己的成功归结于优质的供应商资源,并标榜“好的生活,没那么贵。”

没有品牌、去掉中间环节,ODM模式也让网易严选引来争议。今年5月份曝出的毛巾哥事件中,网易严选被诉抄袭,事件的起因是由于网易严选所售出的毛巾与毛巾哥的品牌都来源于同一厂商,而且网易严选为自己的毛巾贴上了“G20专供同款”的标签,最终的结局是网易严选在官网上撤掉了“G20专供同款”字样。

事实上,网易严选的供应商并非都没有自己的品牌,它的部分产品甚至原本就来源于天猫、京东上的POP(第三方商家)品牌商家。

严选的制造商也有天猫品牌商

在网易严选上,产品的背书有两种,一种是海外知名品牌制造商,另一种是网易制造。但两种产品的供应链模式基本相同,都是通过国内的ODM工厂直达电商平台。

ODM模式即从设计到生产都由生产方自行完成,在产品成型后由贴牌方买走。该种模式下,生产方是否能为第三方生产同样的产品,取决于贴牌方是否买断该设计方案。

自淘宝天猫的B2C模式兴起后,国内一些原本做出口的制造厂商就已开始在天猫、淘宝上开起了官方旗舰店,将产品线未贴牌的产品挂到网上销售,或单独设计一批原创风格的产品。2011年到2016年间,淘宝网培养出了一大批工厂起家的淘品牌,如茵曼、韩都衣舍等。

深圳元创时代科技就是一家拥有自主品牌,也为品牌贴牌生产的3C数码厂商。据了解,该公司旗下的自营品牌ORICO在淘宝、天猫、京东等平台都拥有官方旗舰店,其中天猫旗舰店的开店时间长达8年。同时,ORICO也是网易严选数码频道的ODM厂商。

据ORICO品牌方介绍,网易严选3C数码频道中的插线板、便携充电器均是ORICO为网易严选代加工的产品,而这些产品与ORICO天猫官方旗舰店中的同类产品无异。对比两家同类型的产品,价格相差并不大。

不过价格不到百元的3C数码,毛利已超过50%。以其中一款便携式USB为例,品牌方称,包含税费在内的大货价(大批量生产的价格)仅为38元,而这款产品在网易严选的售价为79元。

网易严选也卖“淘宝货”合作工厂不都是大牌制造商

上为Orico品牌天猫旗舰店产品,下为网易严选数码频道产品

ORICO在深圳市曾被授予高新技术产业的称号,但根据相关媒体统计的2017年3月份天猫3C数码热销前十品牌排名中,ORICO并不在列。

由于保密协议,无印良品、Coach、新秀丽等品牌的制造商并未透露与有关平台的合作细节,而被网易严选打上了“某某制造商”的这些品牌无一例外都是海外知名品牌。不知名的品牌制造商,例如ORICO就没有被打上标签。

对于严选与天猫的品牌来源于同一供应商,网易严选方面对北京时间“财镜”表示,网易严选大部分的商品都由一线品牌制造商提供,他们在给网易严选供货的同时,也会给不同的品牌供货,两者并不冲突。

大品牌难以维权 制造商另有其说

据《商学院》杂志今年6月份的文章显示,MUJI(无印良品)母公司株式会社良品计画曾做了一个试验,他们在网易严选上随机购买了以“MUJI制造商”名义销售的商品,并向其集团委托生产制造的合作工厂实施了“是否曾生产了该产品”的问卷调查,得到的回复函中除一家家工厂外,其他合作工厂均回复“并未生产过该产品”。

株式会社良品计画公开表示,仅有一家合作工厂接受网易严选的委托,向其供应未冠以“MUJI”商标的商品,结果却在网易严选网站上被以“MUJI制造商”的名义进行销售。但是,相关商品并未按照株式会社良品计画集团的方式、设计进行生产,与贴上“MUJI”商标销售的产品并不相同。

该合作工厂在答复中称,网易严选并未说明将以“MUJI制造商”的名义销售,该合作工厂正在与网易严选交涉,要求停止相关宣传行为。

另外,新秀丽(中国)有限公司法务经理张松平也曾委托外部律师两次发函至网易严选频道交涉,要求其删除网页中含“新秀丽”的文字表述。不过,到目前为止,网易严选平台中仍在使用“新秀丽制造商”字样。

网易严选也卖“淘宝货”合作工厂不都是大牌制造商

对于海外品牌商难以维权,张松平分析称主要有两点原因,一个是知名品牌在没有绝对胜诉把握的情况下,一般不会贸然针对网易严选提起诉讼,如果不能胜诉相当于给了网易严选一个信号,以后对知名品牌的类似“侵害”会加剧。此外,知名品牌起诉或公开谴责网易严选频道,反而是变相在帮助宣传这个平台。

即使是来自同一品牌制造商,产品的品质也无法保证处于同一水平。此前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品牌商在选择代工厂的时候,不仅会对生产的标准、环境、质量、检验设备等提出要求,而且还会派人在代工厂里面进行现场监督,要按照品牌商自己的一套严格的生产加工标准来执行。而一旦失去了品牌商外在的监督和制约,代工厂会为了降低成本,增加利润而降低生产标准,因此同一家工厂生产的产品,其品质也不尽相同。就像富士康,既可以生产小米手机也可以生产苹果手机。

北京时间“财镜”就是否收到来自新秀丽法务部的律师函向网易严选相关负责人进行咨询,但该负责人没有给出正面回答。

对于无印良品的制造商回应未加工过网易严选的贴牌产品,网易严选方面认为网站上的内容描述,依据的是产品的真实情况,也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至于具体工厂的名字由于涉及到商业机密不予透露。

能支撑F2C平台的厂商并不多

据某知名品牌的分析师介绍,在国内,能够支撑网易严选这类平台的厂商并不多,国内的小厂商既没有质量保证,也没有名气,用户难以买单。国内的大厂商虽有知名代工品牌背书,但要做F2C(从工厂直达消费者)的价格并没有优势,还要面临品牌方的设计版权问题。

早于网易严选、由前百度总裁助理、前百度市场总监毕胜创立的必要商城就面临这样的尴尬境地。强调C2M个性化设计的必要商城,要求合作厂商必须能接受必要商城的定价体系、必须是全球顶级制造商,而能够担起这项任务的全球厂商就只有少数的几家。

毕胜在分析厂商与平台博弈的关系时曾表示,传统制造业厂商的生产模式是大批量少品类,只要一开机器就是一万件。而C2M模式注重的是个性化定制、高性价比的前端用户体验,即使是100件的订单也要开机生产。这就意味着,制造商必须进行后端供应链的改造和重构,而改造或者新建柔性生产线的投入不菲,经常一条生产链的改造要在5000万元以上,而且需要不短的时间成本。

据毕胜介绍,目前,与必要商城达成合作的3家合作伙伴,仅柔性生产线的改造最短的花了七八个月,最长的一年零四五个月。

网易严选的制造商对订单量不是没有要求,据ORICO品牌方介绍,对于便携式充电器类型的产品,最低的起订量是3000件。这意味着,如果销售不完,网易严选就会造成货品积压。

在网易严选上,除了日常可见的“MUJI制造商”、“Coach制造商”外,也没有新的大牌制造商进来。

某互联网品牌营销分析师认为,网易严选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上归结于选对了营销方式,一个是网易将旗下邮箱和门户的流量导向了网易严选,另外一个是“借势营销”。

网易严选在创立之初在营销方式上曾引起巨大的争议,据了解,2016年8月3日晚间,必要商城方面发表了一封题为《有态度没尺度》的公开信,指向网易公司和其CEO丁磊,谴责网易通过购买关键词实现不正当竞争。事件起因是必要商城方面证实网易严选在百度搜索和搜狗搜索购买了“必要商城”关键词。

不过,毛巾哥事件、必要商城关键词事件并没有让网易严选停止增长,据网易严选方面透露,今年网易严选的GMV目标将达到70亿元。

热搜:制造,淘宝,合作,工厂   
ad06
网易严选也卖“淘宝货”合作工厂不都是大牌制造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