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兴网 - 国内优秀的生活资讯网站
宝兴新闻网

中纪委披露325起扶贫领域案例村官是主要违纪群体 中纪委委员

栏目:都市热点    来源:互联网    作者:山歌    发布时间:2016-09-19 15:36

原题目:中纪委披露325起扶贫领域案例 村官是主要违纪群体

中纪委网站披露325起扶贫领域案例专家以为此举警示党员干部

谁也别想“发扶贫财”

扶贫领域的工作相比较复杂,触及环节较多,不一样地区的情形有很大差别,所以必须通过制度建设进一步增强监察管理,环绕工作程序制定周密流程,从而削减腐败机遇。另外,在扶贫工作监管方面,既要施展各级纪委的监察义务,更需求各级党委和职能部门施展主体义务

扶贫领域腐败是打赢扶贫攻坚战的庞大障碍,必须坚持高强度、大力度管理扶贫腐败。在十八届六中全会马上召开之际,通告扶贫领域的突出问题,是在警示广大党员干部,谁也不能够动贫苦人口的“奶酪”

何彦庆,宁夏回族自治区西吉县苏堡乡张撇村党支部原书记,2010年以来前后违规给自己及3个儿子解决8个低保指标。何彦庆遭到撤销党内职务处罚。

这只是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曝光的一起扶贫领域腐败典范案例,相似情形在各地多有产生。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披露来自中国纪检监察杂志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月1日至8月29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一共公布曝光了扶贫领域突出问题325起。

“从325起典范案例的综合分析看,扶贫领域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点多面广,直接损害困难大众亲身好处,啃食他们的取得感。”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刊文称。

低保和危改是“问题多发区”

与何彦庆一同被通告的,还包含他的前搭档——张撇村村委会原主任王军军。

2012年以来,王军军前后违规给自己及老婆解决4个低保指标。最后,王军军被依法免职村委会主任职务。

何彦庆与王军军的一起问题是,解决低保优亲厚友。

优亲厚友的,也并不是只有这对搭档。

今年3月,陕西省通告的3起损害大众好处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中,岐山县蒲村镇令郎庄村党支部原书记陈乃贤,利用职务之便,违规为其家眷解决农村低保,领取低保金1.18万余元。

还有基层干部借解决低保之便截留低保金。

甘肃省陇南市武都区三仓乡安家山村党支部原书记张殿兴、村委会原主任张宝对等人,以修路为由截留13户村民的低保金11.89万元。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披露的数据显示,在325起典范案例中,触及城乡和农村低保名额确定及资金发放的问题,共69起,约占21%,在问题产生领域方面,排在第二位。

排在第一名的是触及危房改造资格认定及资金发放问题,一共有86起,约占26%。

例如,云南省宣威市龙潭镇陆泉村党总支原书记、村委会原主任朱恩全和村委会原副主任范开林,违规收取危房改造户保证金被通告。

朱恩全和范开林等人私自向申报危房改造项目的114户村民,收取保证金11.36万元,并调用于个人经营活动和购置汽车。朱恩全、范开林遭到解雇党籍处罚。2016年4月村委会换届后,两人不再任村委会主任和副主任。

在山西,晋城市泽州县北义城镇西村原村委委员、管帐司元付,利用职务上的方便,在农村危房改造工作中,在未经村委会合体研究,未在全村公示的情形下,通过捏造危房改造申报资料,为不相符要求的儿子申报并领取危房改造补贴款1.4万元。

泽州县纪委常委会议2016年5月30日经研究,决定赋予司元付解雇党籍处罚。

针对低保、危房改造等领域是“问题多发区”的现象,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廉明研究与教育中心副主任杜治洲向《法制日报》记者表示,这些领域触及大众亲身好处,对大众来说具有很强的竞争性,简单产生、催生腐败问题。

“这主要体现,只需触及到资金和审批的领域就会触及腐败,就有腐败机遇。”北京科技大学廉政研究中心副主任宋伟告知《法制日报》记者。

除此以外,依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披露的数据,一切省(自治区、直辖市)均产生有关问题,其中,产生在陕西、四川、云南、贵州、广西、甘肃、青海、宁夏、西藏、新疆、内蒙古、重庆等12个西部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有157起,占总数的近一半。

杜治洲以为,贫苦人口散布广,说明有贫苦人口的地方,扶贫腐败就有也许产生。

“扶贫领域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具有必定特色和规律性,产生地区广说明扶贫领域腐败问题具有跨地区共性,不一样地区的扶贫领域腐败风险具有相似性。”宋伟对《法制日报》记者说。

“村官”是主要违纪群体

山西省河曲县鹿固乡辉塔村党支部原书记刘俊雄、村委会原主任刘憨雄,缘由是欺骗“以奖代补”项目资金、危房改造补贴资金等问题,被中纪委点名通告。

刘俊雄的问题是,以养羊为名请求河曲县畜牧局“以奖代补”项目扶贫资金,河曲县畜牧兽医中心原主任苗旺青等人验收时,刘俊雄谎称一块坡地上的羊就是自己养的羊,从而通过项目验收,欺骗3万元补贴资金,实际上刘俊雄从未养过羊。

另外,刘俊雄还欺骗危房改造等资金11.24万元。

刘憨雄则欺骗危房改造、村民供炭款等资金7.66万元。

在贵州,普定县马场镇湾寨村管帐黄云学利用职务方便,借“精准辨认”新增贫苦人口之机,违规将其子纳入贫苦人口名单上报,并蒙混过关。

在安徽,怀远县河溜镇莲花村原党总支委员马怀彬,违规将其母亲申报为低保户并取得低保款8198元,使其弟弟违规获得危房改造补贴款2000元。

……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披露的数据显示,在325起典范案例中,“村官”是主要违纪群体。

从涉事主体看,被查处的既有最基层的村民小组组长,也有县处级官员。其中,约有218起案例是“村官”涉腐,占比67%;有61起触及州里干部,占比19%;有30起触及县区干部,占比9%。

“通常而言,村级组织是党和国家扶贫政策、资金资源落地的最后‘中转站’,也是大众基本情形、个人信息上传的‘第一道关’,重要性不问可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刊文称,“这个联通上下的地位,让村干部在参加扶贫工作时具有很多潜在的影响力,一旦产生演变、滑向腐败,将会直接损害贫苦大众的亲身好处。”

在杜治洲看来,“村官”是主要违纪群体的缘由在于,扶贫资金和扶贫项目大多走向农村,“所以,对扶贫资金和扶贫项目有直接收辖权的村官,简单成为主要的腐败群体”。

宋伟分析以为:“这凸显了基层扶贫领域权力的集中性,而且相应权力得不到有用监察和制约。”

“扶贫领域的工作相比较复杂,触及环节较多,不一样地区的情形有很大差别,所以必须通过制度建设进一步增强监察管理,环绕工作程序制定周密流程,从而削减腐败机遇。另外,在扶贫工作监管方面,既要施展各级纪委的监察义务,更需求各级党委和职能部门施展主体义务。”宋伟对《法制日报》记者说。

实施问责条例惩办违纪人员

在接纳采访的业内专家看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此次披露上述统计数据,“并没有意外”,缘由是,今年以来,纪检监察机关一直特别珍视查处扶贫领域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今年1月公布的十八届中纪委六次全会公报明确:“严肃查处扶贫领域虚报冒领、截留私分、浪费浪费举动,为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有力保证。”

“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加大了对扶贫领域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的查处打击力度,这是依据党中央‘精准扶贫’目的的决策安排实行的相应举动,是为了保证中央精神的贯彻落实。”宋伟以为。

8月1日,中纪委对第一批重点督办的9起扶贫领域典范案例进行了公布曝光。

8月30日,中央整体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审议通过了《脱贫攻坚义务制实行方法》,强调要构建义务明了、各负其责、协力攻坚的义务系统,以硬办法保证硬任务。

杜治洲表示:“扶贫攻坚战已经打响。”

“扶贫领域的腐败是打赢这一战斗的庞大障碍,必须坚持高强度、大力度管理扶贫腐败。”杜治洲告知《法制日报》记者,“在十八届六中全会马上召开之际,通告扶贫领域的突出问题,是在警示广大党员干部,谁也不能够动贫苦人口的‘奶酪’。”

“今年是‘十三五’残局之年,而‘精准扶贫’是‘十三五’时代的重要任务,所以在这样的时间点公布有关数据,能够进一步推动扶贫工作的监察检讨,施展不和案例的警示教育用处。”宋伟对《法制日报》记者说。

针对整治和查处扶贫领域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宋伟的建议是:一方面,扶贫领域要加大惩办力度,宣传并拓宽大众对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的告发途径,对发现的问题,必须坚持“零容忍”,缘由是基层扶贫领域腐败特别损害大众对党的信赖;另外一方面,对整治和查处过程当中发现的违纪犯法人员及有关义务者,必须进行更为严厉的义务穷究,决不容忍扶贫领域腐败的再生和舒展。

杜治洲则建议,从必定意义上讲,惩办就是有用的预防。必须严厉实施《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对那些在扶贫问题上损害大众好处的官员和有关人员严厉问责,对没能完成脱贫任务的官员也要依规处置。特别是对数字造假举动赋予果断的打击,防止“数字脱贫”游戏。树立脱贫评价机制,让第三方机构参加评价,同时付与扶贫工作受益者参加权,把大众对扶贫工作成效的感觉作为评价官员脱贫成效的重要指标之一。

热搜:中纪委,扶贫,纪委   
ad06
中纪委披露325起扶贫领域案例村官是主要违纪群体 中纪委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