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兴网 - 国内优秀的生活资讯网站
宝兴新闻网

八少年变传销分子被骗持刀抢劫15天疯狂连续作案9起

栏目:都市热点    来源:互联网    作者:张璠    发布时间:2016-08-01 23:14

8月1讯:八少年变传销分子被骗持刀抢劫15天疯狂连续作案9起

8名少年,搞传销上当后,居然在市区持刀掳掠。短短的15天里,猖狂持续作案9起,共掳掠财物价值3000多元。为了提醒非法传销的害人实质,本报记者走进看管所对犯法嫌疑人进行了直击采访。

15天作案9起

10月19日,记者在河北省廊坊市新开路派出所负责刑侦的副所长蔡幼成警官的陪伴下,在廊坊市看管所,对团伙掳掠案的其中3个人进行直接了采访。当刘强(化名,17岁)、于平远(化名,16岁)、丁冬(化名,16岁)被干警带到讯话室时,他们给记者留下的第一印象是孩子气实足,从他们的语音中,还充满着未脱的稚气。走入铁窗中他们最想说的是,传销害苦了他们,是传销让他们走上了犯法的路径。记者在檀卷上看到了他们的犯法记载。

9月6、7日21时许,持刀在市西外环与和平路穿插处,抢得现金分别是66元、120元。

9月10日22时许,在杨税务大桥抢得10元钱。

9月11、12日,在南外环又作案2起,抢得现金30元。

9月13日19时,在铁路上掳掠2起,抢得衣服及自行车1辆。

9月15日,在市内掳掠手机、传呼机各1部。

他们因抱着发家理想加入了传销组织,而上当后萌发杂念,在身无分文、温饱所迫的情形下,演绎了一场喜剧的人生。

“听课”

刘强,出生在河北省固安县一个贫困的家庭。3岁那年,父母仳离,刘强被同村的一户人家收养。养父母常常荼毒他,他就在不幸与苦难中,理想自己长大必定要成为有钱人。刘强小学还没上完,就到县城一家副食店当营业员,他有时背着老板偷偷地提升商品的价钱,商品所超的利润都成了他的收入。在那家小店刘强尽管工资缺乏200元钱,可他暗地的收入是工资的6倍多,一年下来他也攒了3000多元钱。就在此时,他与武汉新田食品有限公司的一位名叫高镇的“讲师”的偶遇,使刘强的发家梦又高兴起来。高镇对刘强说,只需加入他们的网络,月收入最低限额可达23.8万元。刘强将信将疑。这时候高镇看出了刘强的困惑,他对刘强说,你应当来听听我们的课,听完课我想你保准要做。

机不可失,时不我待啊!高镇向刘强介绍了新田公司传销的新田紫酥油(一种“保健食品”)的产品情形,同时对入会的程序做了说明:只需交2450元,将正式加入该公司传销网络系统;若发展一位下线就成为推行员,并提成400多元;发展10人就成为培训员;发展10—64人,就成为代理员;发展64—393人就成为代理商。该传销网络最高等别是代理商,他可取得新田食品公司颁布的丰田王子车,年薪1000多万元。高镇的心理攻势愈来愈强烈,“只需你有勇气去干,你将会理想成真。我们公司在东北有位传销网络人,他3岁的儿子每个月都拿30多万元。光他儿子的下线就有2000多名,散布在全国各地,其中河北的人最多,廊坊也有近百人。”高镇最终把刘强说通了,刘强准许必定去听高镇的授课,听完课再说入会的事。

过了几天,高镇约刘强到固安县城附近一个村民的院子里听课,刘强按时赴约。当他达到高镇指定的地点时,刘强看到在那狭窄的院子里,坐着二三十个年轻人,他们的年纪也就十八九岁。开课时,刘强与其他会员心神专注地听“讲师”授课,授课的内容是该传销公司的产品和如何入会的程序。所讲的内容对小学还没毕业的刘强来讲是对牛抚琴,但能引发刘强高兴的是一个月赚20多万元钱。自在发言时,刘强发问:“加入新田事业,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一个月能挣20多万元?”高镇故意提升了嗓门高声说:“只需你加入新田事业,他会使你走向成功,会与你一起分享,一起飞翔,一起飞到成功的此岸。只需你加入新田事业,他会使你理想成真。你的将来不只仅是一月23.5万元,一年282万元,你还会有别墅、汽车,固然还有女人。只需有钱,什么样的女人你都能够有,甚至能够泡明星。”台下响起了掌声。听了课后,刘强决定加入传销行列。当天晚上,在高镇的陪伴下,刘强回到他的住处,把2450元的入网费给了高镇。高镇准许10天今后领刘强去廊坊提产品。

上当

为了发展下线,为了早日当上新田公司的高等代理商,刘强一夜都未入睡。他自己制定了一个发展传销网络的构思,决定先从与自己熟悉的人开始。第二天,他就在固安一个小饭店请了一桌饭,赴约者8个人都加入了该传销网络,于平远与丁冬他俩就是其中之一,他们都成了刘强的下线。刘强就把8个人加入该传销网络的入网费1.96万元拿到一个宾馆,交给了高镇。高镇对刘强说,他们准备把这8名新网员在电脑上记入到公司。当时他们没拿到产品,也没有什么单子。于平远为了加入传销,他以学厨师为名欺骗了2450元。一夜之间,刘强已成为该传销组织的培训员,但当他把钱交给高镇,要提产品与拿自己提成时,高镇却说过两天就到廊坊去提货。果真过了两天,高镇用电话告诉刘强率领于平远、丁冬等人前往廊坊提货。

9月18日,当刘强他们到廊坊时,高镇又宣称道:“最近廊坊警方查得比较严,公司的人在昨晚已把产品转移到唐山。你们赶紧回家做个准备,每人再拿1000元作为培训费。”为了让他们拿到钱,由“讲师”高镇与在廊坊的传销组织给他们每人安排了一个“追随者”,促使他们要钱。他们还说,搞传销网络,必须分秒必争,一分钟就是几千元钱的亏损。我们后面展开业务主要转移到唐山,在唐山展开业务比廊坊优势多,不熟悉的人业务更好做。高镇请求他们用一天的时间做好准备工作。第二天早上在廊坊火车站聚集,一起去唐山。刘强他们无奈,已投入了那么多钱,假如这时候退出传销,那么钱就白白浪费了,只好再次筹资。丁冬为了准备上1000元,从朋友那边借不了,就偷了朋友的钱。

掳掠

9月19日,刘强、于平远、丁冬等8人随高镇坐火车来到唐山。在唐山由传销组织者租的民房里,他们过上了一段苦日子。高镇本来所说提产品的事不再提了,一个月下来只是给了刘强6元钱,说还是网络报答。刘强等8人在唐山呆了一个多月还是没见到该公司给自己的报答,刘强发现他被传销骗了,决定自己领着7个人回廊坊。他们在唐山把身上带的钱花光了,只好坐车逃票混到了廊坊,可到廊坊后他们没敢回家也无脸见父母。他们磋商找工作。因为被传销欺骗,为了不再上当,所以他们没有去职介所,工作一直没找到。无住处,他们夜晚就露宿街头,温饱交煎。他们恨死传销了,懊悔自己为什么上了传销这只船。面临今后的生活,他们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彷徨着。白天,他们没有钱买物品吃,就溜到农民的地步里,偷玉米棒子在郊外烤着吃,一直吃了一个星期。这类生活他们再也忍耐不下去了,刘强就出主意,说传销把我们坑苦了,为了填饱肚子,我们今天只好以掳掠为生了。在刘强、于平远、丁冬3人的谋划下,他们从9月6日开始作案。第一次作案时,他们特别恐惶,但跟随前8次作案未遂,他们有了幸运心理。开始掳掠普通都在晚上,有时他们还持续、分批穿插作案。他们通过掳掠,填饱了肚子,又有手机、传呼机、自行车。白地利,他们就用晚上抢来的钱大吃大喝。没钱就去抢,有了钱就去消费。他们还在掳掠归来的“庆典”会上沥血以誓,拜了把子。当他们谋害谋划大的掳掠行动时,被警方抓获。

廊坊市广阳区公安分局政治处主任张明利以为,通过破获的这起掳掠案,应引发社会关注的是传销已悄悄地渗入到未成年人,用传销暴富的正理引诱未成年人,利用未成年人,以达到欺骗未成年人财帛的目标。从事传销的犯法份子,他们有一个心理特点,那就是用正理去引诱他人上当上当,来达到自己攫取好处的目标。

传销,是国家有关部门近期打击的重点。打击传销,避免传销,应是全社会所关怀的事,请不要让传销的暗影覆盖在青少年的心中。

热搜:传销,抢劫,少年   
ad06
八少年变传销分子被骗持刀抢劫15天疯狂连续作案9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