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兴网 - 国内优秀的生活资讯网站
宝兴新闻网

全景中国【北京台】我是地震志愿者

栏目:民生消费    来源:互联网    作者:谷小金    发布时间:2015-08-18 17:02

五年前的汶川地震他在前线,今年的芦山地震他也在前线,每一次遇到天灾,他总是第一时间奉献爱心。今天我们就要带着您去认识这样一位志愿者——柏毓

2013年4月20日早上8点02分,四川省芦山县发生7.0级地震。

播音员:现在插播一条编辑刚刚送来的突发新闻,今天上午8点02分,四川雅安市……

地震发生的时候北京市青联委员柏毓正准备从上海回北京,柏毓曾经参加过汶川地震的救援,看到芦山发生地震,他的第一反应是那里是不是需要我?

柏毓: 我在打开手机看新闻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当时的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了100人,所以我想这个地震是非常大的。于是那会儿我就赶紧去买从北京到成都的机票,我主要是去做两个事,第一个事呢,我因为有经验嘛,我可以做救援工作。第二个我可以在一线的医疗机构搜集急需的物资的信息,然后跟我们成都的同事联系上,他们可以紧急调运过去。

柏毓身上穿着的西服和风衣也来不及换掉,就直接飞往四川了,到了灾区以后,他和北京志愿者应急救援总队取得了联系,成为了他们的一名志愿者。

柏毓: 进了芦山以后呢,我感觉到七级地震破坏性还是挺厉害的,越往里走,感觉到破坏性越严重,尤其是到了龙门镇,那个地方是震中,就越来越厉害了,看到那些地方看到很多房子倒了。救人方面呀,我觉得我们发挥的作用和解放军比的话是没办法比,基本上没有可比性,因为解放军他们都是第一时间赶到的,比如说他们可能地震发生几个小时就到了现场。当时听说是宝兴县通讯和路全部断了,叫宝兴孤岛嘛,大家觉得这里面的遭灾是非常严重的,数字没法估计,因为我去过北川,我知道如果是毁灭性的话,一个县城有可能会彻底没有,所以我就特别担心,我就直接要去宝兴县城。

要去宝兴,这是柏毓心里唯一的信念,经历过汶川地震的他知道那里可能发生大的人员伤亡,但是当时去宝兴的路还没有打通。

柏毓:第一是交通管制,第二是路堵上了,根本就过不去,它有塌方,我搭一段摩托车再徒步一段,有时候赶上解放军的车,就直接爬上解放军的车,然后解放军的车走不了了,就是已经塌方了嘛,就下车,又徒步过了这个塌方的地方又往前走。一路上就会经常看见那些火车被砸碎得粉碎,有的时候下来的石头是小石头,有的时候是大石头,几十吨的石头都有可能有的。我们救援队通过这儿的时候都是快速通过,然后一边看着山顶的石头一边快速通过的,那个志愿者不幸去世也是因为走这样的路。

柏毓所提到的女志愿者就是4月22号在灾区被飞石砸中,不幸去世的汪策。当时志愿者车队行至龙门山车队时,遭到山上滚落的飞石袭击,经检查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女志愿者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据了解这名女志愿者名叫汪策,32岁。

柏毓:这条路本身就是险路,真的是特别危险。我大概是到了晚上的十点多钟到了灵关镇,在那儿我就住了一个晚上,因为没有帐篷嘛,大家就是坐在灵关中学的一个阶梯教室里坐了一个晚上,坐到了天亮。但是那天晚上后半夜又发生了两次余震,就感觉到房子在晃大家可能都在趴着睡觉,忽然间房子晃,大家都拼命地往外跑。其实说危险,你救援嘛,你总要经历一些东西嘛,你不能说有危险了你就不去了或者怎么样。你如果觉得这件事有意义,你要承担那样的风险。比如说真的意外了,那你要接受啊,我想我们很多救援队员都没考虑过这些问题吧。如果考虑这些问题的人可能都不去了。家里人会担心得多一些,也会发短信说你没有事吧?我说没问题,我已经进了宝兴县城,我发现宝兴县城比我想得要好一些,这个时候我非常高兴。

不过柏毓毕竟不是专业的志愿者,到了宝兴之后很多时候就是听从安排,有时候他也会接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任务。

柏毓:那队长说你去发卫生巾吧,对,我当然不喜欢这个活了,但是这个当这个卫生巾一箱一箱地拆迁,然后一包包发下去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这个东西挺有意义的,因为好多人排了很长的队来领。然后很多人不好意思,我后来觉得这个也不是不行啊,虽然他们笑话我,但是这个也没关系嘛。就是你不要嫌弃别人让你干什么,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这就挺好的。

和柏毓一样,还有不少的非专业志愿者也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贡献力量。

柏毓:在宝兴县城看到有一个人开着一辆三菱的越野车,挺贵的那种,后备厢拉了几头猪拉过来,这个大家就可以吃土豆炖肉了,我估计平常肯定舍不得。

不过随着救援逐步地展开,不少人开始批评非专业的志愿者涌入灾区,导致道路拥堵,没有帮上忙,反倒是去添了乱。

柏毓:我觉得首先我们也不要一棒子打死,这也不对。我肯定很多人批评李光标啊,去批评李承鹏,我自己觉得我们没有什么权利去批评人家,他们还是响应很迅速的,他们真的是在雪中送炭,能添乱的志愿者好多到不了一线的,如果他只是去合张影拍张照,他只是去作个秀,他不会徒步到灵关镇,他也不会想办法赶到宝兴县的,我们应该倡导的是有序组织的救援,有能力的救援,救援不光是需要爱心,它需要一种能力,这种能力非常重要。

灾难救援依靠的是专业的能力,柏毓对此深有体会,经过这一次的庐山救援,他对专业救援队伍更加崇拜了。

柏毓:我就觉得这些救援队员们挺让人感动的,他们都是什么样的人呢?他们在各个领域都是在工作,然后平常根本就没在一起,紧急的时候他们都是自己自发地买机票过来,装备带得非常齐全,就开始工作了。就是危难时刻才能显身手,而且他们不需要别人记住他们的名字,这样的人我觉得非常值得钦佩,所以我也希望立志成为这样的一个人,我挺崇拜他们的,我自己下一步的目标是要成为一个专业的救援队员。

现在柏毓的同事还在灾区寻找因灾受伤致残的人,他的公司也打算给每一个受伤的灾民无偿提供一台轮椅,而就他自己参加汶川、庐山次地震救援,柏毓和别人有着不同的体会。

柏毓: 我自己是一个北漂,我是20年前来的北京,1993年,这20年当中总是遇到很多人帮助我。大概从十几年前开始,我有车以后我就经常搭顺风车,你会感到很快乐,特别有意思。我本身去汶川之前,我是个失眠患者,然后在汶川回来以后,我失眠就缓解了很多,有时候你看到那真的是房倒屋塌,然后整个家庭被毁,这种情况下,你就会觉得这人世间好像没什么东西放不下的。所以我回来以后我很多想法自己就变得更成熟了吧,也更愿意帮助别人了,你就不会睡不着了,你也不会纠结了。

老子说过出生入死,这人生下来就进入了死亡的倒计时,每一秒钟都是倒计时,人生就是这样,你只要做的事有意义,宁可精彩地活着,活30年,也不愿意特别平庸地活50年、100年。活着就做点有意义的事,要不然你活着的价值就不在了。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记者李锐、峻飞)

热搜:北京,地震,志愿   
ad06
全景中国【北京台】我是地震志愿者